Dīrghāgama 長阿含經

Chapter 2 第二分

18 (一八)自歡喜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那難陀城波波利菴 婆林,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時,長老 舍利弗於閑靜處,默自念言:「我心決定知過 去、未來、現在沙門、婆羅門智慧、神足、功德、 力, 無有與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等者。」時,舍利 弗從靜室起,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 坐,白佛言:「向於靜室,默自思念:過去、未來、 現在沙門、婆羅門智慧、神足、功德、道力,無有 與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等者。」

佛告舍利弗: 「善哉!善哉!汝能於佛前說如是語,一向受持, 正師子吼,餘沙門、婆羅門無及汝者。云何?舍 利弗!汝能知過去諸佛心中所念,彼佛有如 是戒、如是法、如是智慧、如是解脫、如是解 脫堂不?」

對曰:「不知。」

「云何?舍利弗!汝能知當 來諸佛心中所念,有如是戒、如是法、如是 智慧、如是解脫、如是解脫堂不?」

答曰:「不知。」

「云何?舍利弗!如我今如來、至真、等正覺心中 所念,如是戒、如是法、如是智、如是解脫、如 是解脫堂,汝能知不?」

答曰:「不知。」

又告舍利 弗:「過去、未來、現在如來、至真、等正覺心中所 念,汝不能知,何故決定作是念?因何事生 是念?一向堅持而師子吼,餘沙門、婆羅門若 聞汝言:『我決定知過去、未來、現在沙門、婆羅 門智慧、神足、功德、道力,無有與如來、無所著、 等正覺等者。』當不信汝言。」

舍利弗白佛言: 「我於過去、未來、現在諸佛心中所念,我不能 知,佛總相法我則能知。如來為我說法,轉 高轉妙,說黑、白法,緣、無緣法,照、無照法,如 來所說,轉高轉妙,我聞法已,知一一法,於法 究竟,信如來、至真、等正覺,信如來法善可 分別,信如來眾苦滅成就,諸善法中,此為 最上。世尊智慧無餘,神通無餘,諸世間所有 沙門、婆羅門無有能與如來等者,況欲出 其上?

「世尊說法復有上者,謂制法。制法者, 謂四念處、四正勤、四神足、四禪、五根、五力、七覺 意、八賢聖道,是為無上制。智慧無餘,神通無 餘,諸世間所有沙門、婆羅門皆無有與如 來等者,況欲出其上者?

「世尊說法又有上 者,謂制諸入。諸入者,謂眼色、耳聲、鼻香、舌 味、身觸、意法,如過去如來、至真、等正覺亦制 此入,所謂眼色,——乃至意法;正使未來如來、至 真、等正覺亦制此入,所謂眼色,——乃至意法;今 我如來、至真、等正覺亦制此入,所謂眼色,——乃 至意法。此法無上,無能過者,智慧無餘,神通 無餘,諸世間沙門、婆羅門無能與如來等 者,況欲出其上?

「世尊說法又有上者,謂識 入胎。入胎者,一謂亂入胎、亂住、亂出,二者不 亂入、亂住、亂出,三者不亂入、不亂住而亂出,四 者不亂入、不亂住、不亂出。彼不亂入、不亂住、 不亂出者,入胎之上。此法無上,智慧無餘,神 通無餘,諸世間沙門、婆羅門無能與如來 等者,況欲出其上?

「如來說法復有上者,所 謂道也。所謂道者,諸沙門、婆羅門以種種方 便,入定慧意三昧,隨三昧心修念覺意,依 欲、依離、依滅盡、依出要法;精進、喜、猗、定、捨 覺意,依欲、依離、依滅盡、依出要。此法最上, 智慧無餘,神通無餘,諸世間沙門、婆羅門無 能與如來等者,況欲出其上?

「如來說法復 有上者,所謂為滅。滅者,謂苦滅遲得,二俱 卑陋;苦滅速得,唯苦卑陋;樂滅遲得,唯遲卑 陋;樂滅速得,然不廣普,以不廣普,故名卑 陋。如今如來樂滅速得,而復廣普,乃至天 人見神變化。」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所說微 妙第一,下至女人,亦能受持,盡有漏成無 漏,心解脫、慧解脫,於現法中自身作證:生 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是 為如來說無上滅。此法無上,智慧無餘,神通 無餘,諸世間沙門、婆羅門無能與如來等 者,況欲出其上?

「如來說法復有上者,謂言 清淨。言清淨者,世尊於諸沙門、婆羅門,不 說無益虛妄之言,言不求勝,亦不朋黨,所 言柔和,不失時節,言不虛發,是為言清 淨。此法無上,智慧無餘,神通無餘,諸世間 沙門、婆羅門無有與如來等者,況欲出其 上?

「如來說法復有上者,謂見定。彼見定者, 謂有沙門、婆羅門種種方便,入定意三昧, 隨三昧心,觀頭至足,觀足至頭,皮膚內外, 但有不淨髮、毛、爪甲,肝、肺、腸、胃、脾、腎五 臟,汗、肪、髓、腦、屎、尿、涕、 、淚,臭 不淨,無一可 貪,是初見定。諸沙門、婆羅門種種方便,入定 意三昧,隨三昧心,除去皮肉外諸不淨,唯 觀白骨及與牙齒,是為二見定。諸沙門、婆羅 門種種方便,入定意三昧,隨三昧心,除去 皮肉外諸不淨及白骨,唯觀心識在何處 住?為在今世?為在後世?今世不斷,後世不 斷;今世不解脫,後世不解脫,是為三見定。諸 沙門、婆羅門種種方便,入定意三昧,隨三昧 心,除去皮肉外諸不淨及除白骨,復重觀 識;識在後世,不在今世;今世斷,後世不斷; 今世解脫,後世不解脫,是為四見定。諸有沙 門、婆羅門種種方便,入定意三昧,隨三昧心, 除去皮肉外諸不淨及除白骨,復重觀識, 不在今世,不在後世;二俱斷,二俱解脫,是 為五見定。此法無上,智慧無餘,神通無餘, 諸世間沙門、婆羅門無與如來等者,况欲 出其上?

「如來說法復有上者,謂說常法。常 法者,諸沙門、婆羅門種種方便,入定意三昧, 隨三昧心,憶識世間二十成劫敗劫,彼作 是言:『世間常存,此為真實,餘者虛妄,所以者 何?由我憶識,故知有此成劫敗劫,其餘過 去我所不知,未來成敗我亦不知。』此人朝 暮以無智說言:『世間常存,唯此為實,餘者 為虛。』是為初常法。諸沙門、婆羅門種種方 便,入定意三昧,隨三昧心,憶識四十成劫 敗劫,彼作是言:『此世間常,此為真實,餘者 虛妄。所以者何?以我憶識故知成劫敗劫, 我復能過是,知過去成劫敗劫,我不知 未來劫之成敗。』此說知始,不說知終,此人 朝暮以無智說言:『世間常存,唯此真實,餘者 虛妄。』此是二常法。諸沙門、婆羅門種種方便, 入定意三昧,隨三昧心,憶識八十成劫敗劫, 彼言:『此世間常,餘者虛妄。所以者何?以我 憶識故知有成劫敗劫,復過是知過去成 劫敗劫,未來劫之成敗我亦悉知。』此人朝暮 以無智說言:『世間常存,唯此為實,餘者虛 妄。』是為三常存法。此法無上,智慧無餘,神通 無餘,諸世間沙門、婆羅門無有能與如來 等者,況欲出其上?

「如來說法復有上者,謂 觀察。觀察者,謂有沙門、婆羅門以想觀察, 他心爾趣,此心爾趣,彼心作是想時,或虛或 實,是為一觀察。諸沙門、婆羅門不以想觀 察,或聞諸天及非人語,而語彼言:『汝心如 是,汝心如是。』此亦或實或虛,是二觀察。或 有沙門、婆羅門不以想觀察,亦不聞諸天 及非人語,自觀己身,又聽他言,語彼人言: 『汝心如是,汝心如是。』此亦有實有虛,是為 三觀察。或有沙門、婆羅門不以想觀察,亦 不聞諸天及非人語,又不自觀、觀他,除覺、 觀已,得定意三昧,觀察他心,而語彼言:『汝 心如是,汝心如是。』如是觀察則為真實,是 為四觀察。此法無上,智慧無餘,神通無餘,諸 世間沙門、婆羅門無有與如來等者,況欲 出其上?

「如來說法復有上者,所謂教誡。教 誡者,或時有人不違教誡,盡有漏成無 漏,心解脫、智慧解脫,於現法中自身作證: 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復受有,是 為初教誡。或時有人不違教誡,盡五下 結,於彼滅度,不還此世,是為二教誡。或 時有人不違教誡,三結盡,薄淫、怒、癡,得 斯陀含,還至此世而取滅度,是為三教誡。 或時有人不違教誡,三結盡,得須陀洹, 極七往返,必成道果,不墮惡趣,是為四教 誡。此法無上,智慧無餘,神通無餘,諸世間 沙門、婆羅門無有與如來等者,況欲出其 上?

「如來說法復有上者,為他說法,使戒清 淨。戒清淨者,有諸沙門、婆羅門所語至誠, 無有兩舌,常自敬肅,捐除睡眠,不懷邪諂, 口不妄言,不為世人記於吉凶,不自稱說 從他所得以示於人,更求他利,坐禪修智, 辯才無碍,專念不亂,精勤不怠。此法無上, 智慧無餘,神通無餘,諸世間沙門、婆羅門無 有與如來等者,況欲出其上?

「如來說法復 有上者,謂解脫智。謂解脫智者,世尊由他 因緣內自思惟言:『此人是須陀洹,此是斯陀 含,此是阿那含,此是阿羅漢。』此法無上,智慧 無餘,神通無餘,諸世間沙門、婆羅門無有 與如來等者,況欲出其上?

「如來說法復有 上者,謂自識宿命智證。諸沙門、婆羅門種種 方便,入定意三昧,隨三昧心,自憶往昔無 數世事,一生、二生,——乃至百千生成劫敗劫,如 是無數我於某處生,名字如是,種、姓如是, 壽命如是,飲食如是,苦樂如是;從此生彼, 從彼生此,若干種相,自憶宿命無數劫事, 晝夜常念本所經歷。此是色,此是無色;此是 想,此是無想,此是非無想,盡憶盡知。此法無 上,智慧無餘,神通無餘,諸世間沙門、婆羅門 無與如來等者,況欲出其上?

「如來說法復 有上者,謂天眼智。天眼智者,諸沙門、婆羅 門種種方便,入定意三昧,隨三昧心,觀諸 眾生,死者、生者,善色、惡色,善趣、惡趣,若好、若 醜,隨其所行,盡見盡知。或有眾生,成就身 惡行、口惡行、意惡行,誹謗賢聖,信邪倒見, 身壞命終,墮三惡道。或有眾生,身行善、口 言善、意念善,不謗賢聖,見正信行,身壞命 終,生天人中,以天眼淨,觀諸眾生,如實知 見。此法無上,智慧無餘,神通無餘,諸世間沙 門、婆羅門無與如來等者,況欲出其上?

「如 來說法復有上者,謂神足證。神足證者,諸 沙門、婆羅門以種種方便,入定意三昧,隨 三昧心,作無數神力,能變一身為無數身, 以無數身合為一身,石壁無礙,於虛空中 結加趺坐。猶如飛鳥,出入於地;猶如在 水,履水如地;身出烟火,如火積燃;以 手捫日月,立至梵天。若沙門、婆羅門稱是 神足者,當報彼言:『有此神足,非為不有。 此神足者,卑賤下劣,凡夫所行,非是賢聖 之所修習。若比丘於諸世間愛色不染,捨 離此已,如所應行,斯乃名為賢聖神足。於 無喜色,亦不憎惡,捨離此已,如所應行, 斯乃名曰賢聖神足。於諸世間愛色、不愛色, 二俱捨已,修平等護,專念不忘,斯乃名曰賢 聖神足。猶如世尊精進勇猛,有大智慧,有 知、有覺,得第一覺,故名等覺。世尊今亦不 樂於欲,不樂卑賤凡夫所習,亦不勞勤受 諸苦惱。世尊若欲除弊惡法,有覺、有觀,離 生喜、樂,遊於初禪,如是便能除弊惡法,有 覺、有觀,離生喜、樂,遊於初禪;二禪、三禪、四禪,亦 復如是。精進勇猛,有大智慧,有知、有覺,得 第一覺,故名等覺。』」

佛告舍利弗:「若有外道 異學來問汝言:『過去沙門、婆羅門與沙門 瞿曇等不?』汝當云何答?彼復問言:『未來沙 門、婆羅門與沙門瞿曇等不?』汝當云何答? 彼復問言現在沙門、婆羅門與沙門瞿曇 等不?汝當云何答?」

時,舍利弗白佛言:「設有 是問:『過去沙門、婆羅門與佛等不?』當答言: 『有。』設問:『未來沙門、婆羅門 與佛 等不?』當答 言:『有。』設問:『現在沙門、婆羅門與佛等不?』當 答言:『無。』」

佛告舍利弗:「彼外道梵志或復問 言:『汝何故或言有?或言無?』汝當云何答?」

利弗言:「我當報彼:『過去三耶三佛與如來 等,未來三耶三佛與如來等,我躬從佛聞, 欲使現在有三耶三佛與如來等者,無有 是處。』世尊!我如所聞,依法順法,作如是 答,將無 耶?」

佛言:「如是答,依法順法,不違 也。所以然者?過去三耶三佛與我等,未來 三耶三佛與我等,欲使現在有二佛出世, 無有是處。」

爾時,尊者欝陀夷在世尊後 執扇扇佛,佛告之曰:「欝陀夷!汝當觀世尊 少欲知足,今我有大神力,有大威德,而少 欲知足,不樂在欲。欝陀夷!若餘沙門、婆羅 門於此法中能勤苦得一法者,彼便當豎 幡,告四遠言:『如來今者少欲知足,今觀如 來少欲知足,如來有大神力,有大威德,不 用在欲。』」

爾時,尊者欝陀夷正衣服,偏露右 肩,右膝著地,叉手白佛言:「甚奇!世尊!少 有少欲知足如世尊者,世尊有大神力,有 大威德,不用在欲。若復有餘沙門、婆羅門 於此法中能勤苦得一法者,便能豎幡,告 四遠言:『世尊今者少欲知足。』舍利弗!當為 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數說此法,彼 若於佛、法、僧,於道有疑者,聞說此法,無 復疑網。」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汝當為諸比 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數說此法。所以者 何?彼於佛、法、僧,於道有疑者,聞汝所說, 當得開解。」

對曰:「唯然。世尊!」

時,舍利弗即便 數數為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說法, 以自清淨故,故名清淨經。

爾時,舍利弗聞 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