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Chapter 16 增壹阿含經火滅品第十六

16.1 (一)難陀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尊者難陀在舍衛城象華園中。是 時,尊者難陀在閑靜處,便生是念:「如來出 世甚為難遇,億劫乃出,實不可見,如來久 遠長夜時乃出耳。猶如優曇鉢花時乃出現, 此亦如是。如來出世甚為難遇,億劫乃出, 實不可見,此處亦難遇,一切諸行悉休息 止,愛盡無餘,亦無染污,滅盡泥洹。」

爾時, 有一魔行天子,知尊者難陀心中所念,便 往至孫陀利釋種女所,飛在虛空,以頌而 嗟歎曰:

「汝今發歡喜,  嚴服作五樂;
難陀今捨服,  當來相娛樂。」

爾時,孫陀利釋種女聞天語已,歡喜踊躍,不 能自勝,便自莊嚴,修飾房舍,敷好坐具,作 倡妓樂,如難陀在家無異。爾時,王波斯 匿集在普會講堂,聞難陀比丘還捨法服, 習于家業。所以然者,有天在空中告 其妻曰。是時,王波斯匿聞是語已,便懷愁 憂,即乘駕白象,往至彼園。到已,便入華象 池中,遙見尊者難陀,便前至難陀所,頭面 禮足,在一面坐。

爾時,尊者難陀告波斯匿 曰:「大王!何故來至此間,顏色變異?復有何 事來至吾所?」

波斯匿報曰:「尊者當知,向在 普集講堂,聞尊者捨法服,還作白衣。聞 此語已,故來至此,不審尊者何所勅告?」

是時,難陀含笑徐告王曰:「不見不聞,大王 何故作此語耶?大王!豈不從如來邊聞:我 諸結已除,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 不復受胞胎,如實而知,今成阿羅漢,心 得解脫。」

波斯匿曰:「我不從如來聞難陀比 丘生死已盡,得阿羅漢,心得解脫。所以然 者,有天來告孫陀利釋種女曰。是時,孫陀 利夫人聞此語已,便作倡妓樂,修治服飾, 敷諸坐具。我聞此語已,便來至尊者所。」

陀告曰:「王不知不聞,何故大王而作是語? 諸有沙門、婆羅門無不樂此休息樂、善逝 樂、沙門樂、涅槃樂,而不自觀此婬火之坑。 復當就者此事不然,骨猶如鎖,肉如聚石, 猶蜜塗刀,坐貪小利,不慮後患。亦如菓 繁折枝,亦如假借不久當還,猶如劍樹之 藪,亦如毒害藥,亦如毒藥,如毒華菓, 觀此婬欲亦復如是。意染著者此事不然, 從火坑之欲乃至毒菓,不觀此事,欲得 度欲流、有流、見流、無明流者,此事不然。以 不度欲流、有流、見流、無明流,而欲得入無 餘泥洹界而般泥洹者,此事不然。大王 當知,諸有沙門、婆羅門觀察此休息樂、善逝 樂、沙門樂、涅槃樂,此事不然。彼以作是觀 察,解了婬坑之火,猶如骨鎖、肉聚、蜜塗利 刀、菓繁折枝、假借不久,亦如劍樹、毒樹,如 毒害藥,悉觀了知,此則有處。已解了知婬 火所興,便能得渡欲流、有流、見流、無明流, 此事必然。彼已渡欲流、有流、見流、無明流, 此事必然。云何,大王!以何見何知而作是 說?今我,大王!已成羅漢,生死已盡,梵行已 立,所作已 ,更不復受母胞胎,心得解脫。」

爾時,王波斯匿心懷歡喜,善心生焉,白尊 者難陀曰:「我今無狐疑如毛髮許,方知尊 者成阿羅漢,今請辭還,國事眾多。」

難陀對 曰:「宜知是時。」

爾時,王波斯匿即從坐起,頭 面禮足,便退而去。波斯匿王去未幾時,時彼 魔天來至尊者難陀所,住虛空中,復以此 偈向難陀曰:

「夫人面如月,  金銀瓔珞身,
憶彼姿容顏,  五樂恒自娛。
彈琴鼓絃歌,  音響甚柔軟,
能除諸愁憂,  樂此林間為。」

是時,尊者難陀便作是念:「此是魔行天人。」覺 知此已,復以偈報曰:

「我昔有此心,  婬泆無厭足;
為欲所纏裹,  不覺老病死。
我度愛欲淵,  無污無所染;
榮位悉是苦,  獨樂真如法。
我今無諸結,  婬怒癡悉盡;
更不習此法,  愚者當覺知。」

爾時,彼魔行天人聞此語便懷愁憂,即於 彼沒不現。

爾時,眾多比丘以此因緣,具白 世尊。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端正比丘者,無 有勝難陀比丘;諸根澹泊,亦難陀比丘是; 無有欲心,亦是難陀比丘;無有瞋恚,亦是 難陀比丘;無有愚癡,亦是難陀比丘;成阿 羅漢,亦是難陀比丘。所以然者,難陀比丘 端正,諸根寂靜。」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聲 聞中弟子端正者,難陀比丘是。諸根寂靜, 是亦難陀比丘。」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 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