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16.4 (四)驢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人有似 驢者,有似牛者,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諸比 丘對曰:「如是。世尊!」是時,諸比丘從佛受教。

世尊告曰:「彼云何名人像驢者?若有一人, 剃除鬚髮,著三法衣,以信牢固,出家學 道。爾時,彼人諸根不定,若眼見色,隨起色 想,流馳萬端,爾時眼根則非清淨,生諸亂 想,不能制持,眾惡普至,亦復不能護於 眼根。耳聞聲,鼻嗅香,舌知味,身知細滑, 意知法,隨起識病,流馳萬端,爾時意根則 非清淨,生諸亂想,不能制持,眾惡普至,亦 復不能護於意根。無有威儀禮節之宜,行 步進止,屈伸低仰,執持衣鉢,都違禁戒,便 為梵行人所見譏彈:『咄,此愚人像如沙門?』 便取彈舉:『設是沙門者,宜不應爾。』彼作是 說:『我亦是比丘!我亦是比丘!』猶如驢入牛 群之中而自稱曰:『我亦是牛!我亦是牛!』然觀 其兩耳復不似牛,角亦不似,尾亦不似,音 聲各異。爾時,群牛或以角觝,或以脚蹋,或 以口嚙者。今此比丘亦復如是,諸根不定,若 眼見色,隨起色想,流馳萬端,爾時眼根則 非清淨,生諸亂想,不能制持,眾惡普至,亦 復不能護於眼根。耳聞聲,鼻嗅香,舌知 味,身了細滑,意知法,隨起識病,流馳萬端, 爾時意根則非清淨,生諸亂想,不能制持, 眾惡普至,亦復不能護念意根。無有威 儀禮節之宜,行步進止,屈伸低仰,執持禁戒, 便為梵行人所見譏彈:『咄,此愚人像如沙 門?』便見彈舉:『設是沙門者,宜不應爾。』爾 時彼作是說:『我是沙門。』猶如驢入於牛群, 是謂人像驢者也。

「彼人云何像牛者耶?若 有一人,剃除鬚髮,著三法衣,以信牢固,出 家學道。爾時,彼人諸根寂定,飲食知節,竟日 經行,未曾捨離意遊三十七道品之法。若眼 見色,不起色想,亦無流馳之念,爾時眼根 則應清淨,生諸善想,亦能制持,無復諸惡, 常擁護於眼根。耳聲、鼻香、口味、身細滑、意 法不起識病,爾時意根則得清淨。彼人便 到諸梵行人所,諸梵行人遙以見來,各自 揚聲:『善來,同學!』隨時供養,不使有短,猶 如良牛入牛眾中,而自稱說:『我今是牛!』然 其毛尾、耳角、音聲都悉是牛,諸牛見已,各來 舐體。此亦如是,剃除鬚髮,著三法衣,以信 牢固,出家學道。爾時,彼人諸根寂定,飲食 知節,竟日經行,未曾捨離意遊三十七道 品之法。若眼見色,不起色想,亦無流馳之 念,爾時眼根則得清淨,生諸善想,亦能制 持,無復諸惡,常擁護於眼根。耳聲、鼻香、口 味、身細滑、意法不起識病,爾時意根則得 具足,是謂此人像牛者也。如是,諸比丘!當 學如牛,莫像如驢也。如是,諸比丘!當作是 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