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16.9 (九)思惟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尊者阿那律在拘尸那竭國本所生 處。爾時,釋、梵、四天王及五百天人,并二十八 大鬼神王,便往至尊者阿那律所。到已,頭 面禮足,在一面住。復以此偈歎阿那律 曰:

「歸命人中上,  眾人所敬奉;
我等今不知,  為依何等禪?」

爾時,有梵志名曰闍拔吒,是梵摩喻弟子。 復至尊者阿那律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爾時,彼梵志問阿那律曰:「我昔在王宮生, 未曾聞此自然之香,為有何人來至此間, 為是天、龍、鬼神、人、非人乎?」

爾時,阿那律報梵 志曰:「向者釋、梵、四天王及五百天人,并二十 八大鬼神王,來至我所,頭面禮足,在一面 住。復以此偈而歎我曰:

「『自歸人中上,  眾人所敬奉;
 我等今不知,  為依何等禪?』」

梵志問曰:「以何等故,我今不見其形?釋、梵、 四天王為何所在?」

阿那律報曰:「以汝無有 天眼故也,是故不見釋、梵、四天王及五 百天人,及二十八大鬼神王。」

梵志問曰:「設我 能得天眼者,見此釋、梵、四天王及二十八 大鬼神王耶?」

阿那律報曰:「設當得天眼者, 便能見釋、梵、四天王及五百天人,并二十八 大鬼神王。然復,梵志!此天眼者何足為奇! 有梵天名曰千眼,彼見此千世界,如有 眼之士,自手掌中觀其寶冠。此梵天亦如 是,見此千世界無有罣礙,然此梵天不自 見身所著衣服。」

梵志問曰:「何以故?千眼 梵天不自見形所著服飾?」

阿那律曰:「以其 彼天無有無上智慧眼故,故不自見己 身所著服飾。」

梵志問曰:「設我得無上智慧 眼者,見此身所著服飾不耶?」

阿那律曰:「若 能得無上智慧眼者,則能見己形所著服 飾。」

梵志問曰:「願尊與我說極妙之法,使得 無上智慧之眼。」

阿那律曰:「汝有戒耶?」

梵志問 曰:「云何名之為戒?」

阿那律曰:「不作眾惡, 不犯非法。」

梵志報曰:「如此戒者,我堪奉 持如此之戒。」

阿那律曰:「汝今,梵志!當持禁 戒,無失毫釐,亦當除去憍慢之結,莫計 吾我染著之想。」

時,梵志復問阿那律曰:「何 者是吾?何者是我?何者是憍慢結?」

阿那律曰: 「吾者是神識也,我者是形體之具也。於中起 識生吾、我者,是名為憍慢結也。是故,梵 志!當求方便,除此諸結。如是,梵志!當作 是學。」

梵志即從座起,禮阿那律足,遶三匝 而去。未至所在,於中道思惟此義,諸塵 垢盡,得法眼淨。

爾時,有天昔與此梵志親 友,知識梵志心中所得諸塵垢盡,得法眼 淨。爾時,彼天復往至尊者阿那律所,頭面 禮足,在一面住。即以此偈歎阿那律曰:

「梵志未至家,  中道得道跡;
垢盡法眼淨,  無疑無猶豫。」

爾時,尊者阿那律復以偈告天曰:

「我先觀彼心,  中間應道跡;
彼人迦葉佛,  曾聞此法教。」

爾時,尊者阿那律即其時離彼處,在人間 遊,漸漸至舍衛國,到世尊所,頭面禮足,在 一面住。爾時,世尊具以法語告阿那律,阿 那律受佛教已,便從坐起,頭面禮足,便 退而去。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聲聞中弟 子,得天眼第一者,所謂阿那律比丘是。」

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