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17.10 (一〇)

聞如是:

一時,佛在釋翅尼拘留園,與大 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國中豪貴諸大釋種 五百餘人,欲有所論,集普義講堂。爾時,世 典婆羅門便往詣彼釋種所,語彼釋種言: 「云何,諸君!此中頗有沙門、婆羅門及世俗人, 能與吾共論議乎?」

爾時,眾多釋報世典婆羅 門曰:「此中今有二人,高才博學,居在迦毘 羅越國。云何為二人?一名周利槃特比丘, 二名瞿曇,釋種如來、至真、等正覺。眾中少 知無聞,亦無智慧,言語醜陋,不別去就, 如此槃特之比。又此迦維羅越一國之中, 無知無聞,亦無黠慧,為人醜陋,多諸穢 惡,如此瞿曇之比。汝今可與彼論議。設婆 羅門能與彼二人論議得勝者,我等五百 餘人,便當供養隨時所須,亦當相惠千鎰 純金。」

爾時,婆羅門便生此心:「此迦毘羅越 釋種,悉皆聰明,多諸技術,姦宄虛偽,無 有正行。設吾與彼二人論議而得勝者,何 足為奇,或復彼人得吾便者,便為愚者 所伏。」思此二理,「吾不堪與彼論議也。」作 是語已,便退而去。

是時,周利槃特到時持 鉢,入迦毘羅越乞食。時,世典婆羅門遙見周 利槃特來,便作是念:「我今當往問彼人義。」 時,世典婆羅門便往至比丘所,語周利槃特 曰:「沙門!為字何等?」

周利槃特曰:「止!婆羅門! 何須問字?所以來此欲問義者,時可問 之。」

婆羅門言:「沙門!能與吾共論議乎?」

周利 槃特言:「我今尚能與梵天論議,何況與汝 盲無目人乎?」

婆羅門言:「盲者即非無目人 乎?無目則非盲耶?此是一義,豈非煩重。」

時,周利槃特便騰逝空中作十八變。爾時, 婆羅門便作是念:「此沙門止有神足,不解 論議;設當與吾解此義者,身便當與作弟 子。」

是時,尊者舍利弗以天耳聽聞有是語: 「周利槃特與世典婆羅門作此論議。」是時, 尊者舍利弗即變身作槃特形,隱槃特形, 使不復現,語婆羅門曰:「汝婆羅門!若作是 念:『此沙門止有神足,不堪論議。』者,汝今 諦聽,吾當說之,報汝向議,依此論本,當 更引喻。汝今,婆羅門!名字何等?」

婆羅門曰: 「吾名梵天。」

周利槃特問曰:「汝是丈夫乎?」

羅門曰:「吾是丈夫。」

復問:「是人乎?」

婆羅門報 曰:「是人。」

周利槃特問曰:「云何,婆羅門!丈夫亦 是人,人亦是丈夫,此亦是一義,豈非煩重 乎?然,婆羅門!盲與無目,此義不同。」

婆羅門 曰:「云何,沙門!名之為盲?」

周利槃特曰:「猶如 不見今世、後世,生者、滅者,善色、惡色,若好、 若醜,眾生所造善惡之行,如實而不知,永 無所覩,故稱之為盲。」

婆羅門曰:「云何為 無眼者乎?」

周利槃特曰:「眼者,無上智慧之眼。 彼人無此智慧之眼,故稱之為無目也。」

婆羅門言:「止!止!沙門!捨此雜論,我今欲問 深義。云何,沙門!頗不依法得涅槃乎?」

利報曰:「不依五盛陰而得涅槃。」

婆羅門曰: 「云何,沙門!此五盛陰有緣生耶?無緣生乎?」

周利槃特對曰:「此五盛陰有緣生,非無緣 也。」

婆羅門曰:「何等是五盛陰緣?」

比丘曰:「愛 是緣也。」

婆羅門曰:「何者是愛?」

比丘報曰:「生 者是也。」

婆羅門曰:「何者名為生?」

比丘曰:「即 愛是也。」

婆羅門曰:「愛有何道?」

沙門曰:「賢聖 八品道是。所謂正見、正業、正語、正命、正行、正 方便、正念、正定,是謂名為賢聖八品道。」

爾時, 周利槃特廣為說法已,婆羅門從比丘聞 如此教已,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即於其處, 身中刀風起而命終。是時,尊者舍利弗還復 其形,飛在空中,還詣所止。

是時,尊者周利 槃特比丘往至普集講堂眾多釋種所。到 已,語彼釋言:「汝等速辦蘇油、薪柴,往耶 維世典婆羅門。」

是時,釋種即辦蘇、油,往耶 維世典婆羅門。於四道頭起鍮婆,各各相 率,便往至尊者周利槃特比丘所。到已,頭面 禮足,在一面坐。

時,諸釋種以此偈,向尊 者周利槃特說曰:

「耶維起鍮婆,  不違尊者教;
我等獲大利,  得遇此福祐。」

是時,尊者周利槃特便以此偈而報釋曰:

「今轉尊法輪,  降伏諸外道;
智慧如大海,  此來降梵志。
所作善惡行,  去來今現在;
億劫不忘失,  是故當作福。」

是時,尊者周利槃特廣與彼諸釋種說法已, 諸釋白周利槃特言:「若尊者須衣被、飲食、床 褥、臥具、病瘦醫藥,我等盡當事事供給,唯願 受請,勿拒微情。」時,尊者周利槃特默然可 之。

爾時,諸釋種聞尊者周利槃特所說,歡喜 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