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17.7 (七)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尊者阿難在閑靜之處,獨自思惟, 便生是念:「諸有生民,興愛欲想,便生欲愛, 晝夜習之,無有厭足。」

爾時,尊者阿難向暮 即從坐起,著衣正服,便往至世尊所。到 已,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尊者阿難白 世尊曰:「向在靜閑之處,便生此念:『諸有眾 生,興欲愛想,便生欲愛,長夜習之,無有厭 足。』」

世尊告曰:「如是。阿難!如汝所言,諸有人 民,興欲愛想,便增欲想,長夜習之,無有厭 足。所以者何?昔者,阿難!過去世時有轉輪聖 王,名曰頂生,以法治化,無有奸罔,七寶 成就。所謂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玉女 寶、居士寶、典兵寶,是謂七寶。復有千子,勇 猛強壯,能降伏諸惡,統領四天下不加刀 杖。阿難當知,爾時頂生聖王便生此念:『我 今有此閻浮提地,人民熾盛,多諸珍寶,我 亦曾從耆年長老邊聞:「西有瞿耶尼土,人 民熾盛,多諸珍寶。」我今當往統彼國土。』爾 時,阿難!頂生適生斯念,將四部兵,從此 閻浮地沒,便往至瞿耶尼土。

「爾時,彼土人 民見聖王來,皆悉前迎,禮跪問訊:『善來,大王! 今此瞿耶尼國,人民熾盛,唯願聖王當於此 治化諸人民,使從法教!』爾時,阿難!聖王頂 生即於瞿耶尼統領人民,乃經數百千年。

「是時,聖王頂生復於餘時便生此念:『我有 閻浮提,人民熾盛,多諸珍寶,亦雨七寶,乃 至于膝;今亦復有此瞿耶尼,人民熾盛,多 諸珍寶。我亦曾從長年許聞:「復有弗于 逮,人民熾盛,多諸珍寶。」我今當往統彼國 土,以法治化。』爾時,阿難!頂生聖王適生斯 念,將四部兵,從瞿耶尼沒,便往至弗于逮。

「爾時,彼土人民見聖王來,皆悉前迎,禮跪問 訊,異口同響而作是語:『善來,大王!今此弗 于逮,人民熾盛,多諸珍寶,唯願大王當於 此治化諸人民,使從法教!』爾時,阿難!頂生 聖王即於弗于逮統領人民,乃經百千 萬歲。

「是時,聖王頂生復於餘時便生此念: 『我於閻浮提,人民熾盛,多諸珍寶,亦雨七 寶,乃至于膝;今亦復有此瞿耶尼,人民熾 盛,多諸珍寶;今亦復有此弗于逮國,人民 熾盛,多諸珍寶。我亦曾從耆年長老邊聞: 「復有欝單越,人民熾盛,多諸珍寶,所為自 由,無固守者。壽不中夭,正壽千歲。在彼壽 終必生天上,不墮餘趣,著劫波育衣,食自 然粳米。」我今當往統領彼國土,以法治化。』

「爾時,阿難!頂生聖王適生斯念,將四部兵, 從弗于逮沒,便往至欝單越。遙見彼土 欝然青色,見已,便問左右臣曰:『汝等普見 此土欝然青色不乎?』對曰:『唯然,見之。』王 告群臣曰:『此是柔軟之草,軟若天衣而無 有異。此等諸賢當於斯坐。』小復前行,遙 見彼土晃然黃色,便告諸臣曰:『汝等普見 此土晃然黃色不乎?』對曰:『皆悉見之。』大 王曰:『此名自然粳米,此等諸賢恒食此食。 如今卿等,亦當食此粳米。』爾時,聖王小復 前行,復見彼土普悉平正,遙見高臺顯望殊 特,復告諸臣:『汝等頗見此土普地平正 乎?』對曰:『如是,皆悉見之。』大王報曰:『此名 劫波育樹衣,汝等亦復當著此樹衣。』

「爾時, 阿難!彼土人民見大王來,皆起前迎,禮跪 問訊,異音同響而作是說:『善來,聖王!此欝 單越,人民熾盛,多諸珍寶,唯願大王當於 此治化諸人民,使從法教!』爾時,阿難!頂生 聖王即於欝單越統領人民,乃經百千 萬歲。

「是時,頂生聖王復於餘時便生此念: 『我今有閻浮地,人民熾盛,多諸珍寶,亦雨 七寶,乃至于膝;今亦復有此瞿耶尼、弗于 逮及此欝單越,人民熾盛,多諸珍寶。我亦 曾從耆年長老邊聞:「有三十三天,快樂無 比,壽命極長,衣食自然,玉女營從,不可稱 計。」我今當往領彼天宮,以法治化。』

「爾時,阿 難!頂生聖王適生斯念,將四部兵,從欝單 越沒,便往至三十三天上。爾時,天帝釋遙 見頂生聖王來,便作是說:『善來,大王!可 就此坐。』爾時,阿難!頂生聖王即共釋提桓 因一處坐。二人共坐,不可分別,顏貌舉動, 言語聲響,一而不異。爾時,阿難!頂生聖王 在彼,乃經數千百歲已,便生此念:『我今 有此閻浮地,人民熾盛,多諸珍寶,亦雨七 寶,乃至于膝;亦有瞿耶尼,亦復有弗于 逮,亦復有欝單越,人民熾盛,多諸珍寶。 我今至此三十三天,我今宜可害此天帝 釋,便於此間獨王諸天。』爾時,阿難!頂生 聖王適生此念,即於座上而自退墮,至閻 浮里地,及四部兵皆悉落墮。爾時,亦失輪 寶,莫知所在,象寶、馬寶同時命終,珠寶自 滅,玉女寶、居士寶、典兵寶斯皆命終。

「爾時,頂 生聖王身得重病,諸宗族親屬普悉運集, 問訊王病:『云何,大王!若使大王命終之後, 有人來問此義:「頂生大王臨命終時,有何 言教?」設有此問,當何以報之?』頂生聖王報 曰:『若使我命終,命終之後有人問者,以此 報之:「頂生王者,領此四天下而無厭足,復 至三十三天,在彼經數百千歲,意猶生 貪,欲害天帝,便自墮落,即取命終。」』

「汝今,阿 難!勿懷狐疑。爾時,頂生王者豈異人乎?莫 作是觀。所以然者,時頂生王者即我身是。 爾時,我領此四天下,及至三十三天,於五 欲中,無有厭足。阿難!當以此方便,證知 所趣,興貪欲心,倍增其想,於愛欲中而無 厭足;欲求厭足,當從聖賢智慧中求。」

爾時, 世尊於大眾中,便說此偈:

「貪婬如時雨,  於欲無厭足;
樂少而苦多,  智者所屏棄。
正使受天欲,  五樂而自娛;
不如斷愛心,  正覺之弟子。
貪欲延億劫,  福盡還入獄;
受樂詎幾時,  輒受地獄痛。

「是故,阿難!當以此方便,知於欲而去欲, 永不興其想。當作是學。」

爾時,阿難聞佛 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