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19.3 (三)斷愛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釋提桓因至世尊所。到已,頭面禮 足,在一面住,白世尊曰:「云何比丘斷於愛 欲,心得解脫,乃至究竟安隱之處,無有諸 患,天、人所敬?」

爾時,世尊告釋提桓因曰:「於 是,拘翼!若是比丘聞此空法解無所有,則 得解了一切諸法,如實知之。身所覺知苦 樂之法,若不苦不樂之法,即於此身觀悉 無常,皆歸於空。彼已觀此不苦不樂之變,亦 不起想,以無有想,則無恐怖;以無恐怖, 則般涅槃: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 不復受有,如實知之。是謂,釋提桓因!比 丘斷於愛欲,心得解脫,乃至究竟安隱之 處,無有災患,天、人所敬。」

爾時,釋提桓因禮 世尊足已,繞三匝而退。

當於爾時,尊者大目 犍連去世尊不遠結跏趺坐,正身正意,繫 念在前。爾時,尊者大目犍連便作是念:「向者, 帝釋得道跡而問事耶?為不得道跡 而問義耶?我今當試之。」爾時,尊者大目犍 連即以神足,如屈伸臂頃,便至三十三 天。

爾時,釋提桓因遙見大目犍連遠來,即 起奉迎,並作是語:「善來!尊者大目犍連!尊自 不至此,亦大久矣!願欲與尊論說法義,願 在此處坐。」

是時,目犍連問釋提桓因曰:「世 尊與汝說斷愛欲之法,我欲聞之,今正是 時,可與我說之。」

釋提桓因白言:「我今諸天 事猥多,或自有事,或復有諸天事,我所聞 者即時而忘。昔者,目連,與諸阿須倫共鬪, 當鬪之日,諸天得勝,阿須倫退。爾時,我身躬 往自戰,尋復領諸天還上天宮,坐最勝講 堂。因鬪勝故,故名為最勝講堂,階巷成 行,陌陌相值,一一階頭,七百樓閣,一一樓閣 上,各七玉女,一一玉女各有七使人,願尊目 連在彼觀看。」

爾時,釋提桓因及毘沙門天 王在尊者目連後,往至最勝講堂所。是時, 釋提桓因及毘沙門天王,白大目犍連曰:「此 是最勝講堂,悉可遊看。」

目犍連曰:「天王!此 處極為微妙,皆由前身所作福祐故,致此 自然寶堂,猶如人間小有樂處,各自慶賀, 如天宮無異,皆由前身作福所致。」

時,釋提桓因左右玉女,各各馳走,莫知所 如,猶如人間有所禁忌,皆懷慚愧。是時, 釋提桓因所將玉女亦復如是。遙見大目犍 連來,各各馳走,莫知所湊。

時,大目犍連便 作是念:「此釋提桓因意甚放逸,我 宜可使 懷恐怖。」是時,尊者大目犍連即以右脚 指案地,彼宮殿六變震動。是時,釋提桓因 及毘沙門天王皆懷恐怖,衣毛皆竪,而作是 念:「此大目犍連有大神足,乃能使此宮 殿六返震動,甚奇!甚特!未曾有是!」

是時,大 目犍連便作是念:「今此釋身以懷恐怖,我 今宜可問其深義。」「云何,拘翼!如來所說除 愛欲經者,今正是時,唯願與我等說。」

釋提 桓因報言:「目連!我前至世尊所,頭面禮足, 在一面住。是時,我即白世尊曰:『云何比丘 斷於愛欲,心得解脫,乃至究竟至無為處, 無有患苦,天、人所敬?』爾時,世尊便告我言: 『於是,拘翼!諸比丘聞法已,都無所著,亦不 著色,盡解一切諸法,了無所有。以知一切 諸法已,若苦、若樂、若不苦不樂,觀了無常, 滅盡無餘,亦無斷壞。彼以觀此,已都無所 著,已不起世間想,復無恐怖;以無恐怖, 便般涅槃: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 不復受有,如實知之。是謂,釋提桓因!比丘 斷欲,心得解脫,乃至究竟無為之處,無有 患苦,天、人所敬。』爾時,我聞此語已,便禮世 尊足,遶三匝,即退而去,還歸天上。」

是時,尊者 大目犍連以深法之語,向釋提桓因及向 毘沙門具分別之。爾時,目犍連具說法已, 猶如士夫屈伸臂頃,從三十三天沒不現, 便來至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至世尊所, 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爾時,目犍連即於座 上白世尊曰:「如來前與釋提桓因說除欲 之法,唯願世尊當與我說之。」

爾時,世尊告 目犍連曰:「汝當知之,釋提桓因來至我所, 頭面禮足,在一面立。爾時,釋提桓因問我 此義:『云何,世尊!比丘斷愛欲,心得解脫?』爾 時,我告釋提桓因曰:『拘翼!若有比丘解知 一切諸法空無所有,亦無所著,盡解一切 諸法了無所有,以知一切諸法無常,滅盡 無餘,亦無斷壞。彼已觀此,已都無所著, 已不起世間想,復無恐怖;已無恐怖,便般 涅槃: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復 受有,如實知之。是謂,釋提桓因,比丘斷欲, 心得解脫。』爾時,釋提桓因即從坐起,頭面 禮我足,便退而去。還歸天上。」

爾時,大目犍 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