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24.2 (二)毗沙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拔祇國界有鬼,名為毘沙。在彼國 界,極為兇暴,殺民無量,恒日殺一人,或日 殺二人、三人、四人、五人、十人、二十人、三十人、 四十人、五十人。爾時,諸鬼神、羅剎充滿彼國。

是時,拔祇人民皆共集聚,而作是說:「我等 可得避此國至他國界,不須住此。」

是時, 毘沙惡鬼知彼人民心之所念,便語彼人民 曰:「汝等莫離此處至他邦土。所以然者, 終不免吾手。卿等日日持一人祠吾,吾 要不觸擾汝。」

是時,拔祇人民日取一人祠 彼惡鬼。是時,彼鬼食彼人已,取骸骨 擲著他方山中,然彼山中骨滿谿谷。

爾時, 有長者名善覺,在彼住止,饒財多寶,積 財千億,騾、驢、駱駝不可稱計,金、銀、珍寶、車 、馬瑙、真珠、虎珀亦不可稱。爾時,彼長者 有兒,名那優羅,唯有一子,甚愛敬念,未曾 離目前。爾時,有此限制,那優羅小兒,次應 祠鬼。

是時,那優羅父母沐浴此小兒,與著 好衣,將至塚間,至彼鬼所。到已,啼哭喚呼, 不可稱計,並作是說:「諸神,地神,皆共證明: 我等唯有此一子,願諸神明當證明此;及 二十八大鬼神王當共護此,無令有乏, 及四天王咸共歸命,願擁護此兒,使得免 濟;及釋提桓因亦向歸命,願濟此兒命;及梵 天王亦復歸命,願脫此命;諸有鬼神護世 者亦向歸命,使脫此厄;諸如來弟子漏盡 阿羅漢,我今亦復歸命,使脫此厄;諸辟支 佛無師自覺亦復自歸,使脫此厄;彼如來 今亦自歸,不降者降,不度者度,不獲者獲, 不脫者脫,不般涅槃者使般涅槃,無救者 與作救護,盲者作眼目,病者作大醫王, 若天、龍、鬼神、一切人民、魔及魔天,最尊、最上, 無能及者,可敬可貴,為人作良祐福田, 無有出如來上者。然如來當鑒察之,願 如來當照此至心。」是時,那優羅父母即以 此兒付鬼已,便退而去。

爾時,世尊以天 眼清淨,復以天耳徹聽,聞有此言,那優羅 父母啼哭不可稱計。爾時,世尊以神足力, 至彼山中惡鬼住處。時,彼惡鬼集在雪山北 鬼神之處。是時,世尊入鬼住處而坐,正身正 意,結跏趺坐。

是時,那優羅小兒漸以至彼惡 鬼住處。是時,那優羅小兒遙見如來在惡鬼 住處,光色炳然,正身正意,繫念在前,顏色端 政,與世有奇,諸根寂靜,得諸功德,降伏諸 魔,如此諸德不可稱計。有三十二相、八十 種好,莊嚴其身,如須彌山,出諸山頂,面如 日月,亦如金山,光有遠照。見已,便起歡喜 心向於如來,便生此念:「此必不是毘沙惡 鬼。所以然者,我今見之,極有歡喜之心,設 當是惡鬼者,隨意食之。」

是時,世尊告曰:「那 優羅!如汝所言,我今是如來、至真、等正覺,故 來救汝,及降此惡鬼。」

是時,那優羅聞此語 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便來至世尊所,頭 面禮足,在一面坐。

是時,世尊與說妙義。所謂 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穢惡,漏不淨 行,出家為要,去諸亂想。爾時,世尊以見那 優羅小兒心意歡喜,意性柔軟,諸佛世尊常 所說法,苦、習、盡、道,是時世尊具與彼說。彼 即於坐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彼以見法、 得法,成就諸法、承受諸法,無有狐疑,解 如來教,歸佛、法、聖眾,而受五戒。

是時,毘沙 惡鬼還來到本住處。爾時,惡鬼遙見世尊 端坐思惟,身不傾動。見以,便興恚怒,雨雷 電霹靂向如來所,或雨刀劍;未墮地之 頃,便化優鉢蓮華。是時,彼鬼倍復瞋恚,雨 諸山河石壁;未墮地之頃,化作種種飲食。 是時,彼鬼復化作大象,吼喚向如來所。爾 時,世尊復化作師子王。是時,彼鬼倍化作 師子形向如來所。爾時,世尊化作大火聚。 是時,彼鬼倍復瞋恚,化作大龍而有七首。爾 時,世尊化作大金翅鳥。

是時,彼鬼便生此念: 「我今所有神力,今以現之,然此沙門衣毛 不動,我今當往問其深義。」是時,彼鬼問世 尊曰:「我今毘沙欲問深義,設不能報我 者,當持汝兩脚擲著海南。」

世尊告曰:「惡鬼 當知,我自觀察,無天及人民、沙門、婆羅門、 若人、非人,能持我兩脚擲海南者。但今欲 問義者,便可問之。」

是時,惡鬼問曰:「沙門!何 等是故行?何等是新行?何等是行滅?」

世尊告 曰:「惡鬼當知,眼是故行,曩時所造,緣痛成 行;耳、鼻、口、身意,此是故行,曩時所造,緣痛 成行。是謂,惡鬼,此是故行。」

毘沙鬼曰:「沙門! 何等是新行?」

世尊告曰:「今身所造身三、口 四、意三,是謂,惡鬼!此是新行。」

時惡鬼曰:「何 等是行滅?」

世尊告曰:「惡鬼當知,故行滅盡,更 不興起,復不造行,能取此行,永以不生, 永盡無餘,是謂行滅。」

是時,彼鬼白世尊曰: 「我今極飢,何故奪我食?此小兒是我所食,沙 門!可歸我此小兒。」

世尊告曰:「昔我未成道 時,曾為菩薩,有鴿投我,我尚不惜身命, 救彼鴿厄。況我今日已成如來,能捨此小 兒令汝食噉?汝今惡鬼盡其神力,吾終不 與汝此小兒。云何,惡鬼,汝曾迦葉佛時,曾 作沙門,修持梵行,後復犯戒,生此惡鬼。」

時,惡鬼承佛威神,便憶曩昔所造諸行。爾 時,惡鬼至世尊所,頭面禮足,並作是說:「我 今愚惑,不別真偽,乃生此心向於如來,唯 願世尊受我懺悔。」如是三、四。

世尊告曰:「聽 汝悔過,勿復更犯。」爾時,世尊與毘沙鬼說 微妙法,勸令歡喜。

時,彼惡鬼手擎數千兩 金,奉上世尊,白世尊曰:「我今以此山谷 施招提僧,唯願世尊與我受之,及此數千 兩金。」如是再三。

爾時,世尊即受此山谷,便 說此偈:

「園果施清涼,  及作水橋樑,
設能造大船,  及諸養生具。
晝夜無懈息,  獲福不可量,
法義戒成就,  終後生天上。」

是時,彼鬼白世尊曰:「不審世尊更有何教?」

世尊告曰:「汝今捨汝本形,著三衣,作沙門, 入拔秖城,在在處處作此教令:『諸賢當知, 如來出世,不降者降,不度者度,不解脫者 令知解脫,無救者與作救護,盲者作眼目, 諸天、世人、天、龍、鬼神、魔、若魔天、若人、非人,最 尊、最上,無與等者,可敬、可貴,為人作良祐 福田。今日度那優羅小兒及降毘沙惡鬼, 汝等可往至彼受化。』」

對曰:「如是。世尊!」

爾時, 毘沙鬼作沙門,披服著三法衣,入諸里 巷,作此教令:「今日世尊度那優羅小兒,及 降伏毘沙惡鬼,汝等可往受彼教誨。」

當於 爾時,拔祇國界人民熾盛。是長者善覺聞 此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將八萬四千 人民眾生,至彼世尊所。到已,頭面禮足, 在一面坐。爾時,拔祇人民或有禮足者,或 有擎手者。爾時,八萬四千之眾,已在一面坐。

是時,世尊漸與說微妙之法。所謂論者,施論、 戒論、生天之論,欲不淨想,漏為大患。爾時,世 尊觀察彼八萬四千眾,心意歡悅。諸佛世尊 常所說法:苦、習、盡、道,普與彼八萬四千眾 而說此法,各於座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 猶如白淨之衣,易染為色。此八萬四千眾亦 復如是,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得法、見法、分 別諸法,無有狐疑,得無所畏,自歸三尊:佛、 法、聖眾,而受五戒。

爾時,那優羅父長者白世 尊曰:「唯願世尊當受我請。」爾時,世尊默然 受請。

時彼長者以見世尊默然受已,即 從坐起,頭面禮足,退還所在,辦種種飲食, 味若干種,清旦自白:「時到。」

爾時,世尊到時, 著衣持鉢,入拔祇城,至長者家,就座而坐。 是時,長者以見世尊坐定,自手斟酌,行種 種飲食,以見世尊食訖,行清淨水已,便 取一座,在如來前坐,白世尊曰:「善哉!世 尊!若四部之眾,須衣被、飲食、床臥具、病瘦醫 藥,盡使在我家取之。」

世尊告曰:「如是,長 者!如汝所言。」

世尊即與長者說微妙之法, 以說法竟,便從坐起而去。

爾時,世尊如 屈申臂頃,從拔祇不現,還來至舍衛祇 洹精舍。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四部之眾,須 衣被、飲食、床臥具、病瘦醫藥者,當從那優羅 父舍取之。」

爾時,世尊復告比丘:「如我今日 優婆塞中第一弟子,無所愛惜,所謂那優羅 父是。」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