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26.10 (一〇)婆迦梨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尊者婆迦梨身得重患,臥在大小便 上,意欲自刀殺,無此勢可自坐起。是時,尊 者婆迦梨告侍者:「汝今可持刀來,吾欲自 殺。所以然者,如今日釋迦文佛弟子之中, 信解脫者無出我上,然我今日有漏心不解 脫。所以然者,然如來弟子遇苦惱時,亦 復求刀自殺。我今用此命為?不能從此 岸至彼岸。」

是時,婆迦梨弟子出家未久,未 知今世、後世,不知從此岸至彼岸,亦復 不知死此生彼,便授刀與之。時,婆迦梨手 執刀已,以信堅固,持刀自刺。

是時,婆迦梨 以刀自刺,而作是念:「釋迦文佛弟子之中, 所作非法,得惡利不得善利,於如來法 中,不得受證而取命終。」是時,尊者婆迦梨 便思惟是五盛陰:是謂此色,是謂色習,是 謂色滅盡;是謂痛、想、行、識,是謂痛、想、行、識集, 是謂痛、想、行、識、滅盡。彼於此五盛陰熟思惟 之,諸有生法皆是死法。知此已,便於有漏 心得解脫。爾時,尊者婆迦梨於無餘涅槃界 而般涅槃。

爾時,世尊以天耳聽聞尊者婆迦 梨求刀自殺。爾時,世尊告阿難:「諸比丘在 舍衛城者,盡集一處,吾欲所勅。」

是時,尊者 阿難受世尊教,即集諸比丘,在普集講堂, 還白世尊曰:「今日比丘已集一處。」

是時,世 尊將比丘僧,前後圍遶,至彼婆迦梨比丘 精舍。當於爾時,弊魔波旬欲得知尊者婆 迦梨神識所在,為在何處?為在人耶?為非 人耶?天、龍、鬼神、乾沓惒、阿須倫、迦留羅、摩 休勒、閱叉?今此神識竟為所在,在何處生遊? 不見東西南北,四維上下,皆悉周遍而不 知神識之處。是時,魔波旬身體疲極,莫知 所在。

爾時,世尊將比丘僧,前後圍遶,至彼精 舍。爾時,世尊觀魔波旬欲得知神識所在。 世尊告諸比丘:「汝等頗聞此精舍之中有大 聲乎?又 光怪?」

諸比丘對曰:「如是。世尊!我 等已見。」

世尊告曰:「此弊魔波旬,欲得知婆 迦梨神識所在。」

是時,尊者阿難白世尊曰:「唯 願世尊說婆迦梨比丘神識為何所在?」

尊告曰:「婆迦梨比丘神識永無所著。彼族姓 子以般涅槃,當作如是持。」

是時,尊者阿難 白世尊曰:「此婆迦梨比丘何日得此四諦?」

世尊告曰:「今日之中得此四諦。」

阿難白佛: 「此比丘抱病經久,本是凡人。」

世尊告曰:「如 是,阿難!如汝所言,但彼比丘 苦甚久,諸 有釋迦文佛弟子之中,信解脫者此人最勝, 然有漏心未得解脫:『我今可求刀自刺。』是 時,彼比丘臨自刺時,即思惟如來功德;捨 壽之日,思惟五盛陰:是謂此色習、此色滅 盡。爾時,彼比丘思惟此已,諸有習之法皆 悉滅盡,此比丘已般涅槃。」

爾時,阿難聞佛 所說,歡喜奉行。

四意斷之法  四闇、老耄法
阿夷、法本末  舍利、婆迦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