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26.6 (六)老衰法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尊者阿難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 一面住,斯須,復以兩手摩如來足已,復以 口鳴如來足上,而作是說:「天尊之體,何故 乃爾?身極緩爾,如來之身不如本故。」

世尊 告曰:「如是。阿難!如汝所言,今如來身皮肉 已緩,今日之體不如本故。所以然者,夫 受形體,為病所逼。若應病眾生,為病所 困;應死眾生,為死所逼。今日如來,年已衰 微,年過八十。」

是時,阿難聞此語已,悲泣哽 噎,不能自勝,並作是語:「咄嗟,老至乃至於 斯。」

是時,世尊到時,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 食。是時,世尊漸漸乞食,至王波斯匿舍。當 於爾時,波斯匿門前,有故壞車數十乘,捨 在一面。

是時,尊者阿難以見車棄在一面, 見已,白世尊曰:「此車王波斯匿車,昔日作 時極為精妙,如今日觀之,與瓦石同色。」

世尊告曰:「如是,阿難!如汝所言,如今觀所 有車,昔日之時極為精妙,金銀所造,今日壞 敗,不可復用。如是外物尚壞敗,況復內者?」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咄此老病死,  壞人極盛色,
初時甚悅意,  今為死使逼。
雖當壽百歲,  皆當歸於死,
無免此患苦,  盡當歸此道。
如內身所有,  為死之所驅,
外諸四大者,  悉趣於本無。
是故求無死,  唯有涅槃耳,
彼無死無生,  都無此諸行。」

爾時,世尊即就波斯匿王坐。

是時,王波斯匿 與世尊辦種種飲食。觀世尊食竟,王更取 一小座,在如來前坐,白世尊曰:「云何,世尊! 諸佛形體皆金剛數,亦當有老、病、死乎?」

尊告曰:「如是,大王!如大王語,如來亦當有 此生、老、病、死。我今亦是人數,父名真淨,母 名摩耶,出轉輪聖王種。」

爾時,世尊便說此 偈:

「諸佛出於人,  父名曰真淨,
母名極清妙,  豪族剎利種。
死徑為極困,  都不觀尊卑,
諸佛尚不免,  況復餘凡俗。」

爾時,世尊與波斯匿王而說此偈:

「祠祀火為上,  詩書頌為尊,
人中王為貴,  眾流海為首。
眾星月為上,  光明日為先,
八方上下中,  世界之所載。
天及世人民,  如來最為尊,
其欲求福祿,  當供養三佛。」

是時,世尊說此偈已,便從座起而去,還祇 洹精舍,就座而坐。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 四法,在世間人所愛敬。云何為四?少壯之 年,世間人民之所愛敬;無有病痛,人所愛 敬;壽命,人所愛敬;恩愛集聚,人所愛敬。是 謂,比丘!有此四法,世間人民之所愛敬。

「復 次,比丘復有四法,世間人民所不愛敬。云 何為四?比丘當知,少壯之年,若時老病,世 人所不喜;若無病者,後便得病,世人所不 喜;若有得壽命,後便命終,世人所不喜; 恩愛得集,後復別離,是世人所不喜。是謂, 比丘!有此四法與世迴轉,諸天、世人,乃至轉 輪聖王、諸佛世尊,共有此法,是為,比丘!世 間有此四法與世迴轉。

「若不覺此四法時, 便流轉生死,周旋五道。云何為四?聖賢 戒、賢聖三昧、賢聖智慧、賢聖解脫。是為,比 丘!有此四法而不覺知者,則受上四法。我 今及汝等,以覺知此賢聖四法,斷生死根, 不復受有。如今如來形體衰老,當受此衰 耗之報。是故,諸比丘!當求此永寂涅槃,不生、 不老、不病、不死,恩愛別離,常念無常之變。如 是,比丘,當作是念。」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 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