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29.6 (六)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事終不可思 惟。云何為四?眾生不可思議;世界不可 思議;龍國不可思議;佛國境界不可思議。 所以然者,不由此處得至滅盡涅槃。

「云 何眾生不可思議?此眾生為從何來?為從 何去?復從何起,從此終 當從何生?如是,眾生不可思議。

「云何世界 不可思議?諸有邪見之人:世界斷滅、世界不 斷滅,世界有邊、世界無邊,是命、是身,非命、非 身,梵天之所造,諸大鬼神作此世界 ?」

時,世尊便說此偈:

「梵天造人民,  世間鬼所造,
或能諸鬼作,  此語誰當定?
欲恚之所纏,  三者俱共等,
心不得自在,  世俗有災變。

「如是,比丘!世間不可思議。

「云何龍界不可 思議?云何此雨為從龍口出耶?所以然 者,雨渧不從龍口出也。為從眼、耳、鼻出 耶,此亦不可思議。所以然者,雨渧不從眼、 耳、鼻出,但龍意之所念,若念惡亦雨,若念 善亦雨,亦由行本而作此雨。所以然者, 今須彌山腹有天,名曰大力,知眾生心之 所念,亦能作雨,然雨不從彼天口出,眼、耳、 鼻出也。皆由彼天有神力故,而能作雨。 如是,比丘!龍境界不可思議。

「云何佛國境界 不可思議?如來身者,為是父母所造耶?此亦 不可思議。所以然者,如來身者,清淨無穢 受諸天氣。為是人所造耶?此亦不可思議。 所以然者,以過人行。如來身者,為是大 身,此亦不可思議。所以然者,如來身者,不 可造作,非諸天所及。如來壽為短耶?此 亦不可思議。所以然者,如來有四神足。如 來為長壽耶?此亦不可思議。所以然者,然 復如來故興世間周旋,與善權方便相應。 如來身者,不可摸則,不可言長、言短。音 聲亦不可法則,如來梵音,如來智慧、辯才 不可思議,非世間人民之所能及。如是佛 境界不可思議。

「如是。比丘!有此四處不可 思議,非是常人之所思議。然此四事無善 根本,亦不由此得修梵行,不至休息之 處,乃至不到涅槃之處,但令人狂惑,心意 錯亂,起諸疑結。

「所以然者,比丘當知,過去 久遠,此舍衛城中有一凡人,便作是念:『我 今當思議世界。』是時,彼人出舍衛城,在一 華池水側,結跏趺坐,思惟世界:『此世界云 何成?云何敗?誰造此世界?此眾生類為從 何來?為從何出?為何時生?』是時,彼人思 議,此時便見池水中有四種兵出入。是 時,彼人復作是念:『我今狂惑,心意錯亂,世間 無者,我今見之。』時,彼人還入舍衛城,在里 巷之中作是說:『諸賢當知,世界無者,我今 見之。』

「是時,眾多人報彼人曰:『云何世間無 者,汝今見之?』時,此人報眾多人曰:『我向者 作是思惟:「世界為從何生?」便出舍衛城,在 華池側,作是思議:「世界為從何來?誰造 此世界?此眾生類從何而來?為誰所生?若 命終者當生何處?」我當思議,此時,便見 池水中有四種兵出入,世界無者,我今見 之。』是時,眾多人報彼人曰:『如汝實狂愚,池 水之中那得四種兵?諸世界狂愚之中,汝 最為上!』

「是故,比丘!我觀此義已,故告汝 等耳。所以然者,此非善本功德,不得修 梵行,亦復不得至涅槃處。然思議此者, 則令人狂,心意錯亂。然比丘當知,彼人實 見四種之兵。所以然者,昔日諸天與阿須 倫共鬪,當共鬪時,諸天得勝,阿須倫不 如。是時,阿須倫便懷恐怖,化形極使小,從 藕根孔中過。佛眼之所見非餘者所及。

「是故,諸比丘!當思議四諦。所以然者,此 四諦者,有義、有理,得修梵行,行沙門法,得 至涅槃。是故,諸比丘!捨離此世界之法,當 求方便,思議四諦。知是,諸比丘!當作是 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