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Chapter 31 增上品第三十一

31.1 (一)增上

增壹阿含經卷第二十三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生漏婆羅門往至世尊所,共相問 訊,在一面坐。爾時,婆羅門白世尊曰:「在閑 居穴處,甚為苦哉!獨處隻步,用心甚難。」

世尊 告曰:「如是。梵志!如汝所言:『閑居穴處,甚為 苦哉!獨處隻步,用心甚難!』所以然者,我曩 昔未成佛道時,為菩薩行,恒作是念:『在 閑靜穴處,甚為苦哉,獨處隻步,用心甚難。』」

婆羅門白佛言:「若有族姓子,以信堅固,出 家學道,今沙門瞿曇最為上首,多所饒益, 為彼萠類而作獎導。」

世尊告曰:「如是。婆羅 門!如汝所言:『諸有族姓子,以信堅固,出家 學道,我最為上首,多所饒益,與彼萠類而 作獎導。』設彼見我皆起慚愧,詣山澤之中 閑靜穴處,我爾時便作是念:『諸有沙門、婆 羅門身行不淨,親近閑居無人之處;身行不 淨,唐勞其功,不是真行,畏惡不善法;然我 今日身行非為不淨,親近閑居之處;諸有 身行不淨,親近閑靜之處者,此非我之所 有。所以然者,我今身行清淨,諸阿羅漢身 行清淨者,樂閑居穴處,我最為上首。』如是, 婆羅門!我自觀身所行清淨,樂閑居之處, 倍復喜悅。

「我爾時便作是念:『諸有沙門、婆羅 門,意行不清淨,命不清淨,親近閑居無人 之處,彼雖有此行,猶不真正,惡不善法彼 皆悉備具,此非我有。所以然者,我今所行 身、口、意、命清淨。有沙門、婆羅門,身、口、意、命清 淨,樂在閑居清淨之處,彼則我所有。所以 然者,我今所行身、口、意、命清淨,諸有阿羅漢 身、口、意、命清淨者,樂在閑靜之處,我最為 上首。』如是,婆羅門!當我身、口、意、命清淨,在 閑靜之處時,倍增喜悅。

「爾時,我便作是念:『是 謂沙門、婆羅門多所畏懼,處在閑靜之處, 爾時便畏懼惡不善法;然我今日永無所 畏,在無人閑靜之處,謂諸沙門、婆羅門有 畏懼之心,在閑靜處,謂彼非我有。所以 然者,我今永無畏懼,在閑靜之處而自遊 戲;諸有畏懼之心在閑居者,此非我也。 所以然者,我今以離苦患,不與此同也。』 如是,婆羅門!我觀此義已,無有恐怖,增於 喜悅。

「『諸有沙門、婆羅門毀彼自譽,雖在閑居 之處,猶有不淨之想。然我,梵志!亦非毀他, 復非自譽;諸有自歎復毀他者,此非我有。 所以然者,我今無有慢故,諸賢聖無有慢 者,我最為上首。』我觀此義已,倍復喜悅。

「『諸 有沙門求於利養,不能自休,然我今日無 有利養之求。所以然者,我今無求於人,亦 同知足;然我知足之中,我最為上首。』我觀 此義已,倍復歡喜。

「『諸有沙門、婆羅門心懷懈 怠,不勤精進親近閑靜之處,彼非我有。所 以然者,我今有勇猛之心,故中不懈惓, 諸有賢聖勇猛之心者,我最為上首也。』我 自觀此義已,倍增歡喜。

「我爾時復作是念: 『諸有沙門、婆羅門多諸忘失,居在閑處,雖 有此行,猶有惡不善法;然我今日無有諸 忘失。設復,梵志!有忘失之人者,彼非我有, 諸有賢聖之人不忘失者,我最為上首。』我 今觀此義已,在閑居處,倍增歡喜。

「爾時,我 復作是念:『諸有沙門、婆羅門意亂不定,彼便 有惡不善法,與惡行共并。然我今日意終 不亂,恒若一心;諸有亂意心不定者,彼非我 有。所以然者,我恒一心,設有賢聖心一定 者,我最為上首。』我今觀此已,雖居閑靜之 處,倍增歡喜。

「我爾時復作是念:『諸有沙門、 婆羅門,愚癡闇冥亦如群羊,彼人便有惡 不善法,彼非我有;然我今日恒有智慧,無 有愚癡,處在閑居。設有如此行者,彼是 我有,我今智慧成就,諸有賢聖智慧成就者, 我最為上首。』我今觀此義已,雖在閑居,倍 增歡喜。

「我當在閑居之中時,設使樹木摧 折、鳥獸馳走,爾時我作是念:『此是大畏之 林。』爾時復作是念:『設使畏怖來者,當求 方便,不復使來。』若我經行有畏怖來者,爾 時我亦不坐臥,要除畏怖,然後乃坐。設 我住時有畏怖來者,爾時我亦非經行,亦 復不坐,要使除其畏怖,然後乃坐。設我坐 時有畏怖來者,我不經行,要除畏怖,然 後乃坐。若我臥時有畏怖來者,爾時我亦 非經行,亦復不坐,要使除其畏怖,然 後乃臥。

「梵志當知,諸有沙門、婆羅門,日夜 之中不解道法,我今說彼人極為愚惑。然 我,梵志!日夜之中解於道法,加有勇猛之心, 亦不虛妄,意不錯亂,恒若一心,無貪欲 想,有覺、有觀,念持喜、樂,遊於初禪。是謂, 梵志!是我初心於現法中而自娛樂。若除有 覺、有觀,內有歡喜,兼有一心,無覺、無觀, 定念喜,遊於二禪;是謂,梵志!第二之心於 現法中而得歡樂。我自觀知內無念欲,覺 身快樂,諸賢聖所希望,護念歡樂,遊於 三禪;是謂,梵志!第三之心。若復苦樂已除, 無復憂喜,無苦無樂,護念清淨,遊於四禪; 是謂,梵志!第四增上之心,而自覺知遊於心 意。

「當我在閑居之時,有此四增上之心,我 以此三昧之心,清淨無瑕穢,亦無結使,得 無所畏,自識宿命無數劫事。爾時,我憶宿命 之事,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三 十、四十、五十、百生、千生,成敗之劫,皆悉分別: 我曾生彼,字某、名某,食如是之食,受如是 苦樂,從彼終而此間生,死此生彼。因緣本 末,皆悉明了。

「梵志當知,我初夜時而得初 明,除其無明,無復闇冥,心樂閑居而自覺 知。復以三昧心無瑕穢,亦無結使,心意在 定,得無所畏。復知眾生生者、死者,我復以 天眼觀眾生類,生者、死者,善色、惡色,善趣、惡 趣,若好、若醜,隨行善惡,皆悉分別。諸有眾 生身行惡,口行惡,意行惡,誹謗賢聖,恒 懷邪見,與邪見相應,身壞命終,生地獄中。 諸有眾生身行善行,口修善行,意修善行, 不誹謗賢聖,恒修正見,與正見相應,身 壞命終,生善處天上。復以天眼清淨無瑕 穢,觀眾生類,生者、死者,善色、惡色,善趣、惡趣, 若好、若醜,隨其行本,皆悉知之。

「梵志當知, 若中夜時得第二明,無復闇冥,而自覺知 樂於閑居。我復以三昧心清淨無瑕穢,亦 無結使,心意得定,得無所畏,得盡漏心, 亦知此苦如實不虛,當我爾時得此心 時,欲漏、有漏、無明漏心得解脫,以得解脫, 便得解脫智: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 更不復受胎,如實知之。

「是謂,梵志!我後 夜時得第三明,無復闇冥。云何,梵志!頗有 此心:如來有欲心、瞋恚心、愚心,未盡在閑 居之處?梵志!莫作是觀。所以然者,如來今 日諸漏永除,恒樂閑居,不在人間,然我今 日觀此義已,樂閑居之處。云何為二?又 自遊閑居之處,兼度眾生,不可稱計。」

爾時, 生漏梵志白佛言:「以為眾生愍度一切。」 梵志復白佛言:「止!止!世尊!所說過多,猶如 僂者得申,迷者得道,盲者得眼目,在闇 見明。如是,沙門瞿曇無數方便而為說法, 我今歸佛、法、眾,自今以後受持五戒,不復 殺生,為優婆塞。」

爾時,生漏梵志聞佛所說, 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