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31.6 (六)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猶如四大毒蛇極 為凶暴,舉著一函中。若有人從四方來, 欲令活、不求死,欲求樂、不求苦,不愚不 闇,心意不亂,無所繫屬。

「是時,若王、若王大 臣喚此人而告之曰:『今有四大毒蛇極為 兇暴,汝今當隨時將養沐浴令淨,隨時飲 食無令使乏,今正是時,可往施行。』是時, 彼人心懷恐懼,不敢直前,便捨,馳走莫 知所湊深。復重告彼人作是語:『今使 五人皆持刀劍而隨汝後,其有獲汝者,當 斷其命,不足稽遲。』

「是時,彼人畏四大毒蛇, 復畏五人捉持刀劍者,馳走東西,不知如 何?復告彼人曰:『今復使六怨家使隨汝 後,其有得者當斷其命;欲所為者可時 之。』是時,彼人畏四大毒蛇,復畏五人持刀 杖者,復畏六怨家,便馳走東西,彼人若 見空墟之中,欲入中藏。若值空舍,若破牆 間無堅牢處,若見空器,盡無所有,若復有 人與此人親友,欲令免濟,便告之曰:『此 間空閑之處多諸賊寇,欲所為者今可隨 意。』

「是時,彼人復畏四大毒蛇,復畏五人持 刀杖者,復畏六怨家,復畏空墟村中,便馳 走東西。彼人前行,若見大水極深且廣,亦無 人民及橋梁可度得至彼岸,然復彼人所 立之處多諸惡賊。是時,彼人作是思惟:『此 水極為深廣,饒諸賊寇,當云何得度彼 岸?我今可集聚材木草蘘作栰,依此栰 從此岸得至彼岸。』是時,彼人便集薪草作 栰已,即得至彼岸,志不移動。

「諸比丘當知, 我今作喻,當念解之。說此義時,為有何 義?言四毒蛇者,即四大是也。云何為四大? 所謂地種、水種、火種、風種,是謂四大。五人持 刀劍者,此是五盛陰也。云何為五?所謂色 陰、痛陰、想陰、行陰、識陰是也。六怨家者,欲愛 是也。空村者,內六入是也。云何為六?所謂六 入者,眼入、耳入、鼻入、口入、身入、意入。

「若有智 慧者而觀眼時,盡空無所有,亦不牢固; 若復觀耳、鼻、口、身、意時,盡空無所有,皆虛、 皆寂,亦不牢固。云水者,四流是也。云何為 四?所謂欲流、有流、無明流、見流。大栰者,賢 聖八品道是也。云何為八?正見、正治、正語、正 方便、正業、正命、正念、正定,是謂賢聖八品道 也。水中求度者,善權方便精進之力也。此岸 者,身邪也;彼岸者,滅身邪也。此岸者,阿闍世 國界也:彼岸者,毘沙王國界也。此岸者,波旬 國界也;彼岸者,如來之境界也。」

是時,諸比丘 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