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32.7 (七)文荼

聞如是:

一時,尊者那羅陀在波羅梨 國長者竹林中。

爾時,文茶王第一夫人而 取命終,王甚愛敬,念未曾去懷。是時,有一 人至王所,而白王言:「大王當知,第一夫 人今已命終。」

是時,王聞夫人無常,即懷愁 憂,告來人曰:「汝速輿夫人死屍,著麻油 中,使我見之。」

是時,彼人受王教命,即往持 夫人身,著麻油中。

爾時,王聞夫人逝喪,極 懷愁惱,不食不飲,復不持法,不理王 事。

是時,左右有一人名曰善念,恒與大王 執劍,白大王曰:「大王當知,此國界中有沙 門,名那羅陀,得阿羅漢,有大神足,博識多 知,無事不練,辯才勇慧,語常含笑。願王當 往至彼,聽其說法。若王聞法,無復愁憂苦 惱。」

王報之曰:「善哉!善哉!善說此語。汝今,善 念!先往語彼沙門。所以然者,夫轉輪聖王 欲有所至,先當遣人,不先遣信而至者, 此事不然。」

時,善念報曰:「如大王教。」即受王 教,往至長者竹園中,至那羅陀所,頭面禮 足,在一面立。

爾時,善念白尊者那羅陀言:「尊 當知之,大王夫人今已命終,緣此苦惱,不 食不飲,亦復不治王法、國事,今欲來覲省 尊顏,唯願善與說法,使王無復愁苦。」

那羅 陀報言:「欲來者,今正是時。」

是時,善念已聞教 令,即頭面禮足,便退而去。往至王所,而白 王言:「已語沙門!王宜知之。」

是時,即勅善 念:「汝速嚴駕寶羽之車,吾今欲往與沙門 相見。」

是時,善念即嚴駕寶羽之車,前白王 言:「嚴駕已辦,王知是時。」

是時,王乘寶羽之 車,出城詣那羅陀所,步入長者竹園中。夫 人王法,除五威容,捨著一面,至那羅陀所, 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是時,那羅陀告王曰: 「大王當知,夢幻之法起於愁憂,泡沫之法及 以雪揣而起愁憂,亦復不可以華法之想 起於愁憂。所以然者,今有五事最不可 得,是如來之所說也。云何為五?夫物應盡, 欲使不盡者,此不可得;夫物應滅,欲使 不滅者,此不可得;夫老之法,欲使不老 者,此不可得;復次,病法,欲使不病者,此不 可得;復次,死法,欲使不死者,此不可得。 是謂,大王!此有五事最不可得,是如來之 所說。」

爾時,那羅陀便說此偈:

「不以愁憂惱,  而獲其福祐,
設有懷愁憂,  外境得其便。
若使有智者,  終不思惟是,
外敵便有愁,  而不得其便。
威儀禮節具,  好施無悋心,
當求此方便,  使獲其大利。
設使不可得,  我及彼眾人,
無愁便無患,  行報知如何。

「又大王當知,應失之物便失之,已失便愁、 憂、苦、惱,痛不可言。我所愛者今日已失,是 謂失物便失之,於中起愁、憂、苦、惱,痛不可 言。是謂,大王!第一愁刺,染著心意,凡夫之 人有此法,不知生、老、病、死之所來處。

「又復 聞賢聖弟子所應失物便失之,是時彼人不 起愁、憂、苦、惱,當作是學:我今所失非獨 一已,餘人亦有此法;設我於中起愁憂者, 此非其宜,或能使親族起愁憂,怨家歡喜, 食不消化,即當成病,身體煩熱,由此緣本, 便致命終。爾時,便能除去憂畏之刺,便脫 生、老、病、死,無復災患苦惱之法。

「復次,大王! 應滅之物便滅之,已滅便愁、憂、苦、惱,痛不可 言。我所愛者今日已滅,是謂滅物便滅之, 於中起愁、憂、苦、惱,痛不可言。是謂,大王! 第二愁刺,染著心意。凡夫之人有此法,不 知生、老、病、死之所來處。

「又復聞賢聖弟子 所應滅物便滅之,是時彼人不起愁、憂、苦、 惱,當作是學:我今所滅非獨一已,餘人 亦有此法,設我於中起愁憂者,此非其宜。 或能使親族起憂,怨家歡喜,食不消化,即 當成病,身體煩熱,由此緣本,便致命終。爾 時,便能除去憂畏之刺,便脫生、老、病、死,無 復災患苦惱之法。

「復次,大王!應老之物便老, 已老便愁、憂、苦、惱,痛不可言。我所愛者今日 已老,是謂老物便老,於中起憂、愁、苦、惱,痛 不可言。是謂,大王!第三愁憂之刺,染著心 意,凡夫之人有此法,不知生、老、病、死之所 來處。

「又復聞賢聖弟子所應老物便老,是 時彼人不起愁、憂、苦、惱,當作是學:我今所 老非獨一已,餘人亦有此法,設我於中起 愁者,此非其宜。或能親族起憂,怨家歡 喜,食不消化,即當成病,身體煩熱,由此緣 本,便致命終。爾時,便能除去憂畏之刺,脫 生、老、病、死,無復災患苦惱之法。

「次復,大王!應 病之物便病,已病便愁、憂、苦、惱,痛不可言。 我所愛者今日以病,是謂病物便病,於中 起愁、憂、苦、惱,痛不可言。是謂,大王!第四愁 憂之刺,染著心意。凡夫之人有此法,不知 生、老、病、死之所來處。

「又復聞賢聖弟子所應 病物便病,是謂彼人不起愁、憂、苦、惱,當 作是學:我今所病非獨一已,餘人亦有 此法,設我於中起愁憂者,此非其宜。或能 使親族起憂,怨家歡喜,食不消化,即當成 病,身體煩熱,由此緣本,便致命終。爾時,便 能除去愁畏之刺,脫生、老、病、死,無復災患 苦惱之法。

「復次,大王!應死之物便死,已死 是謂死物,於中起愁、憂、苦、惱,痛不可言。是 謂,大王!第五愁憂之刺,染著心意。凡夫之人 有此法,不知生、老、病、死之所來處。

「又復聞 賢聖弟子所應死者便死,是時彼人不起憂 愁苦惱,當作是學:我今死者非獨一已,餘 人亦有此法,我設於中起愁憂者,此非其 宜。或能使親族起憂,怨家歡喜,食不消化, 即當成病,身體煩熱,由此緣本,便致命終。 爾時,便能除去愁畏之刺,脫生、老、病、死,無 復災患苦惱之法。」

是時,大王白尊者那羅陀 曰:「此名何法?當云何奉行?」

那羅陀言:「此經 名曰除憂之患,當念奉行。」

時王報言:「實如 所說,除去愁憂。所以然者,我聞此法已, 所有愁苦今日永除。若尊者有所教勅者,數 至宮中,當相供給,使國土人民長受福無 窮。唯願尊者廣演此法,永存於世,使四部 之眾長夜安隱,我今自歸尊者那羅陀。」

那羅 陀曰:「大王!莫自歸我,當自歸於佛。」

時王問 曰:「今佛在何處?」

那羅陀曰:「大王當知,迦 毘羅衛大國,轉輪聖王種出於釋姓,彼王 有子,名曰悉達,出家學道,今自致成佛,號 釋迦文,當自歸彼。」

大王復問:「今在何方?去 此幾所?」

那羅陀曰:「如來已取涅槃。」

大王曰: 「如來取滅度何其速疾?若當在世者,經數 千萬由旬,當往覲省。」

是時,即從坐起,長跪 叉手,而作是說:「我自歸如來、法及比丘僧, 盡形壽聽為優婆塞,不復殺生。國事猥多, 今欲還宮。」

那羅陀曰:「今正是時。」是時,王從 坐起,禮足遶三匝而去。

爾時,文茶王聞那 羅陀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