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35.10 (一〇)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 獨園。

爾時,僧迦摩長者子往至世尊所,頭 面禮足,在一面坐。是時,長者子白佛言:「唯願 世尊聽在道次。」

是時,長者子即得為道,在 閑靜之處,剋己修行,成其法果。所以族姓 子剃除鬚髮,出家學道:生死已盡,梵行已立, 所作已辦,更不復受胎,如實知之。是時,僧 迦摩便成阿羅漢。是時,在閑靜之處,便生 此念:「如來出現甚為難遇,多薩阿竭時時 乃出,亦如優曇鉢花時時乃出。此亦如是, 如來出現於世時時乃有,一切行滅亦復難 遇,出要亦難,愛盡、無欲、涅槃,此乃為要。」

時,僧迦摩婦母聞女聟作道人,不復著 欲,捨於家累,又捐我女,如棄聚唾。爾時, 此母往至女所,而語女曰:「汝聟實作道乎?」

其女報曰:「女亦不 為作道不耶?」

其老母 曰:「汝今可自莊嚴著好衣裳,抱此男、女, 往至僧迦摩所。」爾時,母及女共相將至僧 迦摩所。爾時,尊者僧迦摩在一樹下結 加趺坐。是時,婦、母二人在前,默然而立。

時,老母及女觀僧迦摩從頭至足,而語僧 迦摩曰:「汝今何故不與我女共語乎?今 此兒女由汝而生,汝今所為實為非理,人 所不許,汝今所思惟者,非是人行。」

是時,尊 者僧迦摩即時便說此偈:

「此外更無善,  此外更無妙,
此外更無是,  善念無過是。」

是時,婦母語僧迦摩曰:「我女今有何罪?有 何非法?今何故捨之出家學道?」

是時,僧迦 摩便說此偈:

「臭處不淨行,  瞋恚好妄語,
嫉妬心不正,  如來之所說。」

是時,老母語僧迦摩曰:「非獨我女而有 此事,一切女人皆同此耳。舍衛城中人民之 類,見我女者,悉皆意亂,欲與交通,如渴欲 飲,覩無厭足,皆起想著。汝今云何捨之學 道,方更謗毀?設汝今日不用我女者,汝所 生男、女,還自錄之。」

爾時,僧迦摩復說此偈:

「我亦無男女,  田業及財寶,
亦復無奴婢,  眷屬及營從。
獨步無有侶,  樂於閑靜處,
行作沙門法,  求於正佛道。
有男有女者,  愚者所習行,
我常無我身,  豈有男女哉。」

是時,婦、母、男、女聞說此偈已,各作是念: 「如我今日觀察此意,必不還家。」復更觀察 從頭至足,長歎息已,前自長跪,而作是語: 「設身、口、意所造非法者,盡共忍之。」即遶三 匝而退所在。

是時,尊者阿難到時,著衣持 鉢,入舍衛城乞食,遙見老母及女而問之 曰:「向者頗見僧迦摩乎?」

其老母報曰:「雖見 亦不為見。」

阿難報曰:「頗共言語乎?」

老母報 曰:「雖共言語,不入我意。」

是時,尊者阿難便 說此偈:

「欲使火生水,  復使水生火,
空法欲使有,  無欲欲使欲。」

是時,尊者阿難乞食已,還詣祇樹給孤獨園。 往至僧迦摩所,在一面坐。語僧迦摩曰: 「已知如真法乎?」

僧迦摩報曰:「我已覺知如 真法也。」

阿難報曰:「云何覺知如真法乎?」

迦摩報曰:「色者無常,此無常義即是苦;苦 者即無我;無我者即是空也。痛、想、行、識皆 悉無常,此無常義即是苦;苦即無我;無我 者即是空也。此五盛陰是無常義;無常義者 即是苦義;我非彼有,彼非我有。」是時,僧 迦摩便說此偈:

「苦苦還相生,  度苦亦如是,
賢聖八品道,  乃至滅盡處。
更不還此生,  流轉天人間,
當盡苦原本,  永息無移動。
我今見空跡,  如佛之所說,
今得阿羅漢,  更不受胞胎。」

是時,尊者阿難歎曰:「善哉!如真之法善能決 了。」

是時,阿難便說此偈:

「善守梵行跡,  亦能善修道,
斷諸一切結,  真佛之弟子。」

爾時,阿難說此偈已,即從坐起而去。往至 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

爾時,阿難以 此因緣,具白世尊。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欲 平等論阿羅漢,當言僧迦摩比丘是也。能 降伏魔官屬者,亦是僧迦摩比丘。所以然 者,僧迦摩比丘七變往降魔,今方成道。 自今已後,聽七變作道。過此限者,則為 非法。」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聲聞中第一比丘能 降伏魔,今方成道者,所謂僧迦摩比丘 是。」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增壹阿含經卷第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