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35.9 (九)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 所,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阿難、多耆 奢時到,著衣持鉢,入城乞食。是時,多耆奢 在一巷中見一女人,極為端正,與世奇特; 見已,心意錯亂,不與常同。

是時,多耆奢即 以偈向阿難說:

「欲火之所燒,  心意極熾然,
願說滅此義,  多有所饒益。」

是時,阿難復以此偈報曰:

「知欲顛倒法,  心意極熾然,
當除想像念,  欲意便自休。」

是時,多耆奢復以偈報曰:

「心為形之本,  眼為候之原,
睡臥見扶接,  形如亂草萎。」

是時,尊者阿難即前進,以右手摩多耆奢 頭。爾時,即說此偈:

「念佛無貪欲,  度彼欲難陀,
覩天現地獄,  制意離五趣。」

是時,多耆奢聞尊者阿難語已,便作是說:「止! 止!阿難!」俱乞食訖,還至世尊所。

是時,彼女人 遙見多耆奢便笑。時,多耆奢遙見女人笑, 便生此想念:「汝今形體骨立皮纏,亦如畫 瓶,內盛不淨,誑惑世人,令發亂想。」爾時,尊 者多耆奢觀彼女人,從頭至足,此形體中 有何可貪?三十六物皆悉不淨。今此諸物 為從何生?是時,尊者多耆奢復作是念:「我 今觀他形,為不如自觀身中,此欲為從何 生?為從地種生耶?水、火、風種生耶?設從地 種生,地種堅強不可沮壞;設從水種生,水 種極濡不可獲持;設從火種生,火種不 可獲持;設從風種生,風種無形而不可 獲持。」是時,尊者便作是念:「此欲者,但從思 想生。」

爾時,便說此偈 (上文火種,類餘應少二字,本同未詳)

「欲我知汝本,  但以思想生,
非我思想汝,  則汝而不有。」

爾時,尊者多耆奢又說此偈,如思惟不淨 之想,即於彼處有漏心得解脫。

時,阿難及 多耆奢出羅閱城至世尊所,頭面禮足, 在一面坐。是時,多耆奢白世尊言:「我今快 得善利,以有所覺。」

世尊告曰:「汝今云何自 覺?」

多耆奢白佛言:「色者無牢,亦不堅固,不 可覩見,幻偽不真;痛者無牢,亦不堅固,亦 如水上泡,幻偽不真;想者無牢,亦不堅固, 幻偽不真,亦如野馬;行亦無牢,亦不堅固, 亦如芭蕉之樹,而無有實;識者無牢,亦不 堅固,幻偽不真。」重白佛言:「此五盛陰無牢, 亦不堅固,幻偽不真。」

是時,尊者多耆奢便 說此偈:

「色如聚沫,  痛如浮泡,  想如野馬,
行如芭蕉,  識為幻法,  最勝所說。
思惟此已,  盡觀諸行,  皆悉空寂,
無有真正,  皆由此身,  善逝所說。
當滅三法,  見色不淨,  此身如是,
幻偽不真,  此名害法,  五陰不牢,
已解不真,  今還上跡。

「如是。世尊!我今所覺正謂此耳。」

世尊告曰: 「善哉!多耆奢!善能觀察此五盛陰本。汝今當 知,夫為行人當觀察此五陰之本,皆不牢 固。所以然者,當觀此五盛陰時,在道樹 下成無上等正覺,亦如卿今日所觀。」爾 時,說此法時,坐上六十比丘漏盡意解。

時,尊者多耆奢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