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38.10 (一〇)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波斯匿王告御車人曰:「汝今辦羽 寶之車,吾欲出外遊觀。」

是時,彼人受王教 勅,即辦羽寶之車,前白王曰:「已嚴駕羽 寶之車,王宜知是時。」

波斯匿王將此人便 出舍衛城,至彼園觀,觀諸樹木,皆無聲 響,亦無人民,寂然空虛。見已,便憶如來說 諸法之本。是時,彼人在王後,執扇而扇王。 「此園果樹木皆無聲響,亦無人民,寂然空 虛,我今欲請如來、至真、等正覺在此遊化, 然不知如來今為所在?我欲往覲。」

侍人報 曰:「釋種有村名曰鹿堂,如來在彼遊化。」

斯匿王告曰:「此鹿堂去此近遠?」

侍人白王: 「如來住處去此不遠,計其道里有三由旬。」

是時,波斯匿王告曰:「速辦羽寶之車,我今 欲見如來。」

是時,彼人受王教已,即辦駕車, 前白王曰:「車今已駕,王知是時。」王即乘車 往詣彼村。

爾時,眾比丘輩於露地而經行, 是時王下車至眾多比丘所。到已,頭面禮足, 在一面住。是時,王白比丘曰:「如來為所 在?吾欲見之。」

眾多比丘報曰:「世尊在此講 堂中住,可往見之,勿以為難。王欲去時, 徐舉其足,無令有聲。」是時,波斯匿王還顧 視彼侍人,是時侍人便作是念:「王今獨與世 尊相見,我應住此。」

是時,王獨往至世尊所。 爾時,世尊以天眼觀見波斯匿王在門外 立。是時,世尊即從座起與王開門。王見世 尊,頭面禮足,自稱姓名:「我是波斯匿王。」三 自稱號。

世尊告曰:「汝今是王,我今釋種出家 學道。」

時王白佛:「唯願世尊延壽無窮,使天、人 得安。」

世尊告曰:「使大王當延壽無窮,以法 治化,莫以非法。諸有以法化者,皆生天上 善處,正使命終之後,名稱不朽。世人所傳 云:『昔有國王以法治化,未曾有枉。』設有 人民住此王境界,歎王功德,思憶不忘者, 王身在天上,增六事功德。云何為六?一者 天壽,二者天色,三者天樂,四者天神足,五者 天豪,六者天光。是故,大王!當以法治,莫以 非法。我今日身中有此功德,應受人恭 敬禮拜。」

王白佛言:「如來功德應受人拜。」

尊告曰:「汝今云何言如來應受人禮拜?」

白佛言:「如來有六功德,應得受人禮拜。云 何為六?如來正法甚為和雅,智者所修行, 是謂如來初功德,可事、可敬。

「復次,如來聖 眾極為和順,法法成就;戒成就、智慧成就、 解脫成就、解脫見慧成就。所謂聖眾者四雙 八輩,此是如來聖眾,可敬、可貴,世間之大福 田,是謂如來第二功德。

「復次,如來有四部之 眾,所施行法皆習行之,更不重受觸擾如 來,是謂如來第三功德。

「復次,世尊!我見剎 利之姓、婆羅門、居士、沙門,高才蓋世,皆來集 論議:『我等當以此論往問如來,設彼沙門 瞿曇不報此論者,則有缺也;設當能報 者,我等當稱其善。』是時,四姓來至世尊所, 而問此論,或有默然者。爾時,世尊與彼說 法,彼聞法已,更不復問事,況復欲論,皆 師事如來,是第四功德。

「復次,諸六十二見, 欺誑世人,不解正法,由此致愚。然如來能 除此諸邪見業,修其正見,是謂第五如來 功德。

「復次,眾生身、口、意行惡,彼若命終,憶 如來功德,離三惡趣,得生天上;正使極惡 之人,得生天上,是謂第六如來功德。其有 眾生見如來者,皆起恭敬之心,而供養之。」

世尊告曰:「善哉!善哉!大王!乃能如來前作師 子吼,演如來功德。是故,大王!常當興心向 於如來。如是,大王!當作是學。」

爾時,世尊與 王波斯匿說微妙之法,使令歡喜。是時,大 王聞佛說法已,即從座起,禮世尊足,便 退而去。

未久,佛告比丘:「汝等當持此法 供養,善諷誦念。所以然者,此波斯匿王之所 說也。汝等亦當與四部眾廣演其義。如是, 諸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 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