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38.9 (九)

聞如是:

一時,佛在波羅 [木*奈] 鹿野園中, 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世尊告諸比 丘:「當思惟無常想,廣布無常想,以思惟 無常想,廣布無常想,便斷欲愛、色愛、無色 愛,盡斷憍慢、無明。何以故?昔者過去久遠世 時,有辟支佛名善目,顏貌端政,面如桃華 色,視 審諦,口作優鉢華香,身作栴檀 香。

「是時,善目辟支佛到時,著衣持鉢,入波 [木*奈] 城乞食。漸漸至大長者家,在門外默 然而立。是時,長者女遙見有道士在門外 立,端政無雙,顏貌殊特,世之希有,口作優 鉢華香,體作栴檀香,便起欲心,向彼 比丘所,便作是說:『汝今端政,面如桃華色, 世之希有!我今雖處女人,亦復端政,可 共合會。然我家中饒多珍寶,資財無量;然 作沙門,甚為不易。』

「是時,辟支佛問曰:『大妹! 今為染著何處?』

「長者女報曰:『我今正著眼 色,又復口中作優鉢華香,身作栴檀香。』

「是時,辟支佛舒左手,以右手挑眼著掌 中,而告之曰:『所愛眼者,此之謂也。大妹!今 日為著何處?猶如癰瘡,無一可貪,然此眼 中,亦漏不淨。大妹當知,眼如浮泡,亦不牢 固,幻偽非真,誑惑世人;眼、耳、鼻、口、身、意皆 不牢固,欺詐不真。口是唾器,出不淨之物; 純含白骨,身為苦器,為磨滅之法,恒盛 臭處,諸虫所擾;亦如畫瓶,內盛不淨。大妹! 今日為著何處?是故,大妹!當專其心,思惟 此法幻偽不真。如妹思惟眼、色無常,所有著 欲之想自消滅。耳、鼻、口、身、意皆悉無常。思 惟此已,所有欲意自當消除;思惟六入,便 無欲想。』

「是時,長者女便懷恐懼,即前禮辟支 佛足,白辟支佛言:『自今已去,改過修善,更 不興欲想。唯願受悔過,如是再三修行。』

「辟 支佛報曰:『止!止!大妹!此非汝咎,是我宿罪, 受此形故,使人見起欲情意。當熟觀眼, 此眼非我,我亦非彼有;亦非我造,亦非 彼為,乃從無有中而生,已有便自壞敗;亦 非往世、今世、後世,皆由合會因緣。所謂合會 因緣者,緣是有是,此起則起,此無則無,此 滅則滅。眼、耳、鼻、口、身、意亦復如是,皆悉空 寂。是故,大妹!莫著眼色,以不著色,便至 安隱之處,無復情欲。如是,大妹!當作是學。』

「爾時,辟支佛與彼女人,說四非常之法已, 昇在虛空,現十八變,還歸所止。

「爾時,彼女 人觀眼、耳、鼻、舌、身、意了無所有,便在閑靜 之處,思惟此法。彼女人復更思惟六情 無主,得四等心,身壞命終,生梵天上。

「比丘 當知,若思惟無常想,廣布無常想,盡斷欲、 色、無色愛,憍慢、無明皆悉除盡。是故,比丘!當 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