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39.9 (九)婆蜜

聞如是:

一時,尊者童真迦葉在舍衛國晝 闇園中。

是時,迦葉夜半而經行。爾時,有天來 至迦葉所,在虛空中語迦葉言:「比丘當知, 此舍夜便有烟,晝日火然。婆羅門語智者曰: 『汝今持刀鑿山,當鑿山時,必當見有 負物,當拔濟之。汝當鑿山,當鑿山時,必 當見山,汝今當捨山。汝今當鑿山,當鑿 山時,必見蝦蟇,今當捨蝦蟇。汝今當鑿 山,當鑿山時,當見肉聚,已見肉聚,當捨 離之。汝今當鑿山,當鑿山時,當見枷,已 見枷,便捨離之。汝今當鑿山,已鑿山,當 見二道,已見二道,當捨離之。汝今當鑿 山,已鑿山,當見樹枝,已見樹枝,當捨 離之。汝今當鑿山,已鑿山,見龍,已見龍, 勿共語,當自歸命,慕令得所。』比丘!當善 思念此義;設不解者,便往至舍衛城,到世 尊所,而問此義。若如來有所說 ,善念行之。 所以然者,我今亦不見有人、沙門、婆羅門、 魔、若魔天能解此義者,除如來及如來弟 子。若從我聞。」

是時,迦葉報天曰:「此事甚佳。」

爾時,迦葉清旦至世尊所。到已,頭面禮足,在 一面坐。以此因緣,具白世尊。爾時,迦葉問 世尊曰:「今當問如來義,天之所說,何所趣 向?何以故舍夜有烟,晝便火然?何以故名 為婆羅門?何以故名為智者?又言鑿山 者,其義何所趣向?言刀者,亦所不解?何以 故名為負物?又言山者,其義云何?何以故復 言蝦蟇?何以故復言肉聚?何以故復言枷? 何以故復言二道?樹枝義其義云何?何以 故名龍?」

世尊告曰:「舍者,即是形體也。四大色 所造,受父母血脈漸漸長大,恒當養食,不 令有乏,是分散法。夜有烟者,眾生之類 心之所念是。晝日火然者,身、口、意所造行 是也。婆羅門者,是阿羅漢也。智者,是學人也。 鑿山者,精進之心是也。刀者,智慧是也。負物 者,是五結也。山者,是憍慢也。蝦蟇者,瞋恚心 是也。肉聚者,貪欲是也。枷者,五欲是也。二道 者,疑是也。樹枝者,是無明也。龍者,是如來、至 真、等正覺是。彼天所說,其義如是。汝今當 熟思惟,不久當盡有漏。」

爾時,迦葉受如來 如是之教,在閑靜之處,而自修行,所以 族姓子,剃除鬚髮,出家學道者,欲修梵行: 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復受胎, 如實知之。爾時,迦葉便成 羅漢。

爾時,迦 葉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