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40.8 (八)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當修行死想, 思惟死想。」

時,彼座上有一比丘白世尊言: 「我常修行、思惟死想。」

世尊告曰:「汝云何思惟、 修行死想?」

比丘白佛言:「思惟死想時,意欲 存七日,思惟七覺意,於如來法中多所饒 益,死後無恨。如是,世尊!我思惟死想。」

世尊 告曰:「止!止!比丘!此非行死想之行,此名為 放逸之法。」

復有一比丘白世尊言:「我能堪 任修行死想。」

世尊告曰:「汝云何修行、思惟死 想?」

比丘白佛言:「我今作是念:『意欲存在六 日,思惟如來正法已,便取命終,此則有 所增益。』如是思惟死想。」

世尊告曰:「止!止! 比丘!汝亦是放逸之法,非思惟死想也。」

有比丘白佛言:「欲存在五日。」或言四日,或 言三日、二日、一日者。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止!止!比丘!此亦是放逸之法,非為思惟死 想。」

爾時,復有一比丘白世尊言:「我能堪 忍修行死想。」比丘白佛言:「我到時,著衣持 鉢,入舍衛城乞食已,還出舍衛城,歸所 在,入靜室中,思惟七覺意而取命終,此則 思惟死想。」

世尊告曰:「止!止!比丘!此亦非思惟、修行死 想。汝等諸比丘所說者,皆是放逸之行,非是 修行死想之法。」

是時,世尊重告比丘:「其能 如婆迦利比丘者,此則名為思惟死想。彼 比丘者,善能思惟死想,厭患此身惡露不淨。 若比丘思惟死想,繫意在前,心不移動,念 出入息往還之數,於其中間思惟七覺意, 則於如來法多所饒益。所以然者,一切 諸行皆空、皆寂,起者、滅者皆是幻化,無有真 實。是故,比丘!當於出入息中思惟死想,便 脫生、老、病、死、愁、憂、苦、惱。如是,比丘!當知作 如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