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40.9 (九)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波斯匿王即勅群臣:「速嚴寶羽之 車,吾欲往世尊所,禮拜問訊。」

是時,大王即 出城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 如來與無央數之眾,圍遶說法。是時,七尼 健子,復有七裸形人,復有七黑梵志,復有 七裸形婆羅門,去世尊不遠而過。

是時,波 斯匿王見此諸人去世尊不遠而過,即白 佛言:「觀此諸人經過不住,皆是少欲知足, 無有家業。今此世間阿羅漢者,此人最為上 首。所以然者,於眾人中極為苦行,不貪 利養。」

世尊告曰:「大王!竟未識真人羅漢, 不以裸形露體名為阿羅漢。大王當知,此 皆非真實之行,當念觀察久遠來變。又復 當觀可親、知親、可近、知近。所以然者,過 去久遠世時有七梵志,在一處學,年極衰弊, 以草為衣裳,食以菓蓏,起諸邪見,各生此 念:『我等持此苦行之法,使後作大國王,或 求釋、梵、四天王。』

「爾時,有阿私陀天師,是諸婆 羅門祖父,知彼梵志心中所念,即從梵天上 沒,來至七婆羅門所。是時,阿私陀天師去天 服飾,作婆羅門形,在露地經行。是時,七梵 志遙見阿私陀經行,各懷瞋恚,而作是語: 『此是何等著欲之人,在我等梵行人前行, 今當呪灰滅之。』是七梵志即手掬水灑彼, 梵志呪曰:『汝今速為灰土!』然婆羅門遂懷 瞋恚,天師顏色倍更端政。所以然者,慈能 滅瞋。是時,七梵志便作是念:『我等將不為 禁戒退轉乎?我等正起瞋恚,彼人便自端 政。』

「爾時,七人與天師便說此偈:

「『為天乾沓和,  羅剎鬼神乎?
 是時名何等,  我等欲知之。』

「是時,阿私陀師即時報偈曰:

「『非天乾沓和,  非鬼羅剎神,
 天師阿私陀,  今我身是也。

「『我今知汝心中所念,故從梵天上來下耳。 梵天去此極為玄遠,彼帝釋身亦復如是, 轉輪聖王亦不可得,不可以此苦行作 釋、梵、四天王。』

「是時,天師阿私陀便說此偈:

「『心內若干念,  外服而麁獷,
 但勤修正見,  遠離於惡道。
 心戒清淨行,  口行亦復然,
 遠離於惡念,  必當生天上。』

「是時,七梵志白天師曰:『審是天師乎?』報曰:『是 也。但今梵志不以裸形得生天上;未必 修此苦行,得生梵天之處,又非露暴形體, 作若干苦行,得生彼處;能攝心意,使不 移動,便生天上。不可以卿等所習得生 彼處。』大王!觀察此義,不以裸形名為阿羅 漢,其凡夫之人欲知真人者,此事不然, 然復真人能分別所習凡夫之行。又復凡 夫之人不能知凡夫之行,真人便能知凡 夫之行。但大王知之,當方便知久遠已來, 非適今也。當以觀之。如是,大王!當以方 便學之。」

爾時,波斯匿王白世尊言:「如來所 說甚為快哉!非世人所能曉了。然國事猥 多,欲還所止。」

佛告王曰:「王宜知時。」

爾時, 王即從坐起,禮世尊足,便退而去。

爾時,波 斯匿王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