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41.4 (四)

聞如是:

一時,佛在釋翅迦毘羅越城尼拘 屢園,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是時,眾多比 丘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 眾多比丘白世尊言:「我等欲詣北方遊化。」

世尊告曰:「宜知是時。」世尊復告比丘曰: 「汝等為辭舍利弗比丘乎?」

諸比丘對曰:「不 也。世尊!」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往辭舍 利弗比丘。所以然者,舍利弗比丘恒與諸 梵行人教誡其法,說法無厭足。」

爾時,世尊 與諸比丘說微妙之法,諸比丘聞法已,即 從座起,禮世尊足,遶佛三匝,便退而去。

時,舍利弗在釋翅神寺中遊。爾時,眾多比丘 往至舍利弗所,共相問訊,在一面坐。是時, 眾多比丘白舍利弗言:「我等欲詣北方人 間遊化,今以辭世尊。」

舍利弗言:「卿等當 知,北方人民、沙門、婆羅門皆悉聰明,智慧難 及,復有人民憙來相試。若當來問卿:『諸 賢師,作何等論?』設當作是問者,欲云何報 之?」

諸比丘報曰:「設當有人來問者,我當 以此義報之:『色者無常,其無常者即是苦 也;苦者無我,無我者空,以空無我、彼空, 如是智者之所觀也。痛、想、行、識亦復無常、苦、 空、無我,其實空者彼無我、空,如是智者之所 學也。此五盛陰皆空、皆寂,因緣合會皆歸於 磨滅,不得久住。八種之道,將從有七,我師 所說正謂此耳。』若剎利、婆羅門、人民之類,來 問我義者,我等當以此義報之。」

是時,舍利 弗語眾多比丘曰:「汝等堅持心意,勿為輕 舉。」

是時,舍利弗具足與諸比丘說微妙之 法,即從座起而去。

是時,眾多比丘去不遠, 舍利弗告比丘:「當云何行八種之道及七 種之法?」

是時,眾多比丘白舍利弗言:「我等 乃從遠來,欲聞其義,唯願說之。」

舍利弗報 曰:「汝等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吾今當說。」是 時,比丘而受其教。

舍利弗告曰:「若一心念 正見者,念覺意不亂也;等治者,念一心一 切諸法,法覺意也;等語者,身意精進,精進覺 意也;等業者,一切諸法得生,喜覺意也;等 命者,知足於賢聖之財,悉捨家財,安其形 體,猗覺意也;等方便者,得賢聖四諦,盡除 去諸結,定覺意也;等念者,觀四意止,身無 牢固,皆空無我,護覺意也;等三昧者,不獲 者獲,不度者度,不得證者使得證也。設當 有人來問此義:『云何修八種道及七法?』汝 等當如是報之。所以然者,八種道及七 法,其有比丘修此者,有漏心便得解脫。

「我今重告汝,其有比丘修行思惟八種道 及七法者,彼比丘便成二果而無狐疑, 得阿羅漢。且捨此事。若不能多,一日之 中行此八種道及七法者,其福不可稱計, 得阿那含、若阿羅漢。是故,諸賢,當求方便, 行此八種道及七法者,於取道無有狐疑。」

爾時,諸比丘聞舍利弗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