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43.4 (四)提婆達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 所,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提婆達 兜以失神足,阿闍世太子日遣五百釜食 而供養之。是時,眾多比丘聞提婆達兜以 失神足,又為阿闍世所供養,共相將詣 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是時,眾多比丘 白佛言:「提婆達兜者極大威力,今為阿闍 世王所供養,日遣五百釜食。」

爾時,世尊聞 此語已,告諸比丘:「汝等莫興此意,貪提婆 達兜比丘利養;彼愚人由此利養自當滅 亡。所以然者,於是,比丘!提婆達兜所以出 家學者,不果其願。

「比丘當知,猶如有人出 其村落,手執利斧,往詣大樹,先意所望,欲 望大樹,及其到樹,持枝葉而還。今此 比丘亦復如是,貪著利養,由此利養,向他 自譽,毀呰他人,比丘所行宜,則不果其 願。彼由此利養故,不求方便、起勇猛 心,如彼人求寶不得,為智者所棄。

「設有 比丘得利養已,亦不自譽,復不毀他人; 或時復向他人自稱說:『我是持戒之人,彼 是犯戒之士。』比丘所願者而不果獲,如人捨 根,持枝還家,智者見已:『此人雖持枝還家, 然不識根。』此中比丘亦復如是,以得利養, 奉持戒律,并修梵行,好修三昧。彼以此三 昧心向他自譽:『我今得定,餘人無定。』比丘 所應行法亦不果獲。猶如有人其求實 木,往至大樹,望其實,捨其枝葉,取其根 持還。智者見已,便作是說:『此人別其根。』今 此比丘亦復如是,興起利養,奉持戒律,亦 不自譽,復非毀他人,修行三昧,亦復如是, 漸行智慧。夫智慧者,於此法中最為第一。 提婆達兜比丘於此法中竟不獲智慧、三 昧,亦復不具戒律之法。」

有一比丘白世 尊言:「彼提婆達兜者,云何不解戒律之法? 彼有神德成就諸行,有此智慧。云何不解 戒律之法?有智慧則有三昧,有三昧則有 戒律。」

世尊告曰:「戒律之法者,世俗常數;三 昧成就者,亦是世俗常數;神足飛行者,亦是 世俗常數;智慧成就者,此是第一之義。」

是時, 世尊便說此偈:

「由禪得神足,  至上不究竟,
不獲無為際,  還墮五欲中。
智慧最為上,  無憂無所慮,
久畢獲等見,  斷於生死有。

「比丘當知,以此方便,知提婆達兜不解 戒律之法,亦復不解智慧、三昧之行。汝等比 丘,莫如提婆達兜貪著利養。夫利養者, 墮人惡處,不至善趣。若著利養,便習邪 見,離於正見;習於邪治,離於正治;習於邪 語,離於正語;習於邪業,離於正業;習於邪 命,離於正命;習邪方便,離正方便;習於 邪念,離於正念;習於邪定,離於正定。是故, 比丘!勿起利養之心,制令不起;已起利 養之心,求方便而滅之。如是,比丘!當作 是學。」

當說此微妙之法,六十餘比丘捨除 法服,習白衣行;復有六十餘比丘,漏盡意 解,諸塵垢盡,得法眼淨。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 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