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43.5 (五)船筏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船筏譬 喻,汝等善思念之,戢在心懷。」

諸比丘對曰: 「如是。世尊!」諸比丘從佛受教。

世尊告曰:「彼 云何名為船筏譬喻?若汝等行路為賊所 擒,當執心意,無起惡情;當起護心,遍 滿諸方所,無量無限不可稱計,持心當 如地,猶如此地亦受於淨,亦受於不淨,屎 尿穢惡皆悉受之,然地不起增減之心,不 言此好、此醜。汝今所行亦當如是,設為賊 所擒獲,莫生惡念,起增減心。亦如地、水、火、 風,亦受於惡,亦受於好,都無增減之心; 起慈、悲、喜、護之心,向一切眾生。所以然者, 行善之法猶可捨之,何況惡法而可翫習。 如有人遭恐難之處,欲度難處至安 隱之處,隨意馳走,求其安處。彼見大河極 為深廣,亦無船、橋而可得渡至彼岸者;然 所立之處極為恐難,彼岸無為。

「爾時,彼人 思惟方計:『此河水極深且廣,今可收拾材 木草葉,縛筏求渡,依此筏已,從此岸得 至彼岸。』爾時,彼人即收拾材木草葉,縛筏 而渡,從此岸至彼岸。彼人已渡岸,復作 是念:『此筏於我,多所饒益,由此筏得濟 厄難,從有恐之地,得至無為之處。我今不 捨此筏,持用自隨。』云何,比丘!彼人所至到 處,能用此筏自隨乎?為不能耶?」

諸比丘對 曰:「不也。世尊!彼人所願,今已果獲,復用筏自 隨乎?」

佛告比丘:「善法猶可捨,何況非法。」

時,有一比丘白世尊言:「云何當捨於法,而 況非法?我等豈非由法學道乎?」

世尊告曰: 「依憍慢滅憍慢、慢慢、增上慢、自慢、邪見慢、 慢中慢、增上慢,以無慢滅慢慢,滅無慢、正 慢,滅邪慢、增上之慢,盡滅四慢。我昔未成 佛道,坐樹王下時,便生此念:『欲界之中誰 最豪貴,我當降伏?』此欲界之中,天及人民,皆 悉靡伏。時,我復重作是念:『聞有弊魔波旬, 今當與彼戰。』以降波旬,一切憍慢豪貴之 天,一切靡伏。時我,比丘!於座上笑,使魔波 旬境界皆悉震動。」

虛空之中聞說偈聲:

「『捨真淨王法,  出家學甘露,
 設剋廣願者,  空此三惡趣。
 我今集兵眾,  瞻彼沙門顏,
 設不用我計,  執脚擲海表。』

增壹阿含經卷第三十八

增壹阿含經卷第三十九
馬血天子品第四十三之二

「是時,弊魔波旬瞋恚熾盛,即告師子大將曰: 『速集四部之眾,欲往攻伐沙門!又當觀察 為有何力勢,堪任與我共戰鬪耶?』我爾時 復更思惟:『與凡人交戰猶不默然,何況欲 界豪貴者乎?要當與彼少多爭競。』時我,比 丘!著仁慈之鎧,手執三昧之弓、智慧之箭, 俟彼大眾。是時,弊魔、大將兵眾十八億數,顏 貌各異,猿猴、師子來至我所。

「爾時,羅剎之眾, 或一身若干頭,或有數十身而共一頭,或 兩肩有三頸,當心有口,或有一手;或有 兩手者;或復四手;或兩手擎頭,口銜死蛇,或 頭上火然,口出火光;或兩手擘口,欲前 噉之;或披腹相向,手執刀劍,擔持戈矛; 或執舂杵;或擔山、負石、擔持大樹者;或 兩脚在上,頭在下;或乘象、師子、虎、狼、毒虫; 或步來者;或空中飛。是時,弊魔將爾許之眾, 圍遶道樹。

「時,魔波旬在我左側而語我曰: 『沙門速起。』時我,比丘!默然不對。如是再三。 魔語我曰:『沙門畏我不乎?』我告之曰:『我今 執心無所畏懼。』時波旬曰:『沙門!頗見我四 部之眾耶?然汝一己,無有器杖兵刃,禿頭 露形,著此三衣,復言:「吾無所畏。」』

「爾時,我向 波旬,便說此偈:

「『仁鎧三昧弓,  手執智慧箭,
 福業為兵眾,  今當壞汝軍。』

「時,魔波旬復語我曰:『我於沙門多所饒益。 設不從我語者,正爾取汝,灰滅其形。又復 沙門!顏貌端政,年壯可美,出處剎利轉輪王 種,速起此處,習於五樂,我當將和使汝得 作轉輪聖王。』時,我復報波旬曰:『汝所說者, 無常變易,不得久住。亦當捨離,非吾所貪。』 時,弊魔波旬復語我曰:『沙門!今日為何所 求?志願何物?』時我報曰:『吾所願者,無憂畏 處,安隱恬泊,涅槃城中;使此眾生流浪生 死,沈翳苦惱者,導引正路。』

「魔報我曰:『設今 沙門不速起乎坐者,當執汝脚,擲著 海表。』時我報波旬曰:『我自觀察天上、人中, 魔、若魔天、人、若非人,及汝四部之眾,不能 使吾一毛動。』魔報我曰:『沙門!今日欲與 吾戰乎?』我報之曰:『思得交戰。』魔報我曰: 『汝怨是誰?』我復報曰:『憍慢者是。增上慢、自慢、 邪慢、慢中慢、增上慢。』魔語我曰:『汝以何義 滅此諸慢?』時我報曰:『波旬當知,有慈仁三 昧、悲三昧、憙三昧、護三昧、空三昧、無願三昧、 無相三昧,由慈三昧,辦悲三昧;緣悲三昧, 得喜三昧;緣喜三昧,得護三昧。由空三昧, 得無願三昧;因無願三昧,得無相三昧。以 此三三昧之力,與汝共戰。行盡則苦盡,苦 盡則結盡,結盡則至涅槃。』

「魔語我曰:『沙門! 頗以法滅法乎?』時我報曰:『可以法滅法。』魔 問我言:『云何以法滅法?』時我告曰:『以正見 滅邪見,以邪見滅正見;正治滅邪治,邪 治滅正治;正語滅邪語,邪語滅正語;正業 滅邪業,邪業滅正業;正命滅邪命,邪命滅 正命;正方便滅邪方便,邪方便滅正方便;正 念滅邪念,邪念滅正念;正定滅邪定,邪定 滅正定。』魔語我曰:『沙門!今日雖有斯語,此 處難剋也。汝今速起,無令吾擲著海表。』

「時, 我復語波旬曰:『汝作福,唯有一施,今得作 欲界魔王;我昔所造功德,無能稱計。汝今所 說,方言甚難耶!』波旬報曰:『今所作福,汝 今證知;汝自稱說造無數福,誰為證知?』時 我,比丘!即伸右手以指案地,語波旬:『我 所造功德,地證知之。』我當說此語,是時 地神從地涌出,叉手白言:『世尊!我當證知。』 地神語適訖,時魔波旬愁憂苦惱,即退不現。

「比丘!當以此方便知之,法猶尚滅,何況非 法。我長夜與汝說一覺喻經,不錄其文, 況解其義。所以然者,此法玄邃,聲聞、辟支 佛所修此法者,獲大功德,得甘露無為 之處。彼云何名為乘筏之喻?所謂依慢滅 慢,慢已滅盡,無復諸惱亂想之念。猶如野 狸之皮極修治之,以手拳加之,亦無聲 響,無堅 [革*卬] 處。此亦如是,若比丘慢盡,都無 增減。是故,我今告汝等曰:『設為賊所擒獲 者,勿興惡念,當以慈心遍滿諸方,猶如 彼極柔之皮,長夜便獲無為之處。』如是,比丘! 當作是念。」

當說此法時,於彼坐上,三千 天子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六十餘比丘還捨 法服,習白衣行;六十餘比丘漏盡意解,得 法眼淨。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