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Chapter 45 馬王品第四十五

45.1 (一)

增壹阿含經卷第四十一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 所,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彼城中有 婆羅門,名曰摩醯提利,善明外道經術,天 文、地術靡不貫練,世間所可周旋之法,悉 皆明了。彼婆羅門女,名曰意愛,極為聰朗, 顏貌端正,世之希有。

是時,婆羅門經籍有 是語:「有二人出世甚為難遇,實不可值。 云何為二人?所謂如來、至真、等正覺,轉輪聖 王。」「若轉輪聖王出世之時,便有七寶自然 嚮應。我今有此女寶,顏貌殊妙,玉女中最 第一。如今無有轉輪聖王,又我聞:『真淨王子 名曰悉達,出家學道,有三十二大人之相、八 十種好,彼若當在家者,便當為轉輪聖王; 若出家學道者,便成佛道。』我今可將此女 與彼沙門。」

是時,婆羅門即將此女,至世尊 所,前白佛言:「唯願沙門受此玉女。」

佛告婆 羅門曰:「止!止!梵志!吾不須此著欲之人。」

時, 婆羅門復再三白佛言:「沙門!受此玉女,方 比世界,此女無比。」

佛告梵志:「已受汝意, 但吾已離家,不復習欲。」

爾時,有長老比丘 在如來後,執扇扇佛。是時,長老比丘白世 尊言:「唯願如來受此女人,若如來不須 者,給我等使令。」

是時,世尊告長老比丘: 「汝為愚惑,乃能在如來前吐此惡意。汝云 何轉繫意在此女人所?夫為女人有九惡 法。云何為九?一者女人臭穢不淨,二者女人 惡口,三者女人無反復,四者女人嫉妬,五者 女人慳嫉,六者女人多喜遊行,七者女人多 瞋恚,八者女人多妄語,九者女人所言輕 舉。是諸,比丘!女人有此九法弊惡之行。」

時,世尊便說此偈:

「常喜笑啼哭,  現親實不親,
當求他方便,  汝勿興亂念。」

是時,長老比丘白世尊言:「女人雖有此九弊 惡之法,然我今日觀察此女無有瑕疵。」

告比丘:「汝今愚人,不信如來神口所說乎? 吾今當說。過去久遠婆羅 [木*奈] 城中有商 客名曰普富,將五百商人入海採寶。然 彼大海側有羅剎所居之處,恒食噉人民。 是時,海中風起吹此船筏,墮彼羅剎部中。 是時,羅剎遙見商客來,歡喜無量,即隱羅剎 之形,化作女人,端正無比,語諸商人曰: 『善來,諸賢!此寶渚之上,與彼天宮不異, 多諸珍寶,數千百種饒諸飯食。又有好女 皆無夫主,可與我等共相娛樂。』

「比丘當知, 彼商客眾中,其愚惑者,見女人已,便起想 著之念。是時,普富商主便作是念:『此大海 之中非人所居之處,那得有此女人止 住?此必是羅剎,勿足狐疑。』是時,商主語女 人言:『止!止!諸妹!我等不貪女色。』

「是時,月八 日、十四日、十五日,馬王在虛空周旋,作此 告勅:『誰欲渡大海之難,我能負度。』比丘當 知,當爾之時,彼商主上高樹上,遙見馬 王,聞音響之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往 趣馬王所。到已,語馬王曰:『我等五百商人 為風所吹,今來墮此極難之處,欲得渡 海,唯願渡之。』是時,馬王語彼商人曰:『汝 等悉來,吾當渡至海際。』

「是時,普富長者語 眾商人曰:『今馬王近在,悉來就彼共渡 海難。』

「是時,人眾報曰:『止!止!大主!我等且在此 間自相娛樂,所以在閻浮提勤苦者,欲求 於快樂之處;珍奇、寶物及於玉女,此間悉備, 便可此間五欲自娛樂。後日漸漸合集財貨, 當共度難。』

「時,彼大商主告諸人曰:『止!止!愚 人!此間無有女人;大海之中云何有人居 處?』諸商人報曰:『且止!大主!我等不能捨此 而去。』

「是時,普富商主便說偈言:

「『我等墮此難,  無男無女想,
 斯是羅剎種,  漸當食我等。

「『設當汝等不與我共去者,各自將護。設我 身、口、意所犯者,悉皆原捨,莫經心意。』

「是 時,諸商人與說共別之偈:

「『與我問訊彼,  閻浮親里輩,
 在此而娛樂,  不得時還家。』

「是時,商主復以偈報曰:

「『汝等實遭厄,  惑此不肯歸,
 如此不復久,  盡為鬼所食。』

「說此偈已,便捨而去。往至馬王所,頭面禮 足,即乘而去。是時,諸人遙見其主已乘馬 王,其中或有喚呼,或復有不稱怨者。

「是 時,最大羅剎之主,復向諸羅剎而說此偈:

「『已墮師子口,  出外甚為難,
 何況入我渚,  欲出實為難。』

「是時,羅剎之主,即化作女人之形,極為端 正,又以兩手指胸說曰:『設不食汝等,終 不為羅剎也。』

「是時,馬王即負商主,度至 海岸。泰爾,餘五百商人盡受其困。

「爾時,波 [木*奈] 城中有王名梵摩達,治化人民。是時, 羅剎尋從大商主後:『咄!失我夫主!』是時,賈 主即還詣家。是時,羅剎化抱男兒,至梵摩 達王所,前白王言:『世間極有災怪,盡當滅 壞。』王告之曰:『世間有何災怪,盡當滅壞 耶?』羅剎白王:『為夫所棄,有我無過於夫 主。』是時,梵摩達王見此女人極為殊妙,興 起想著,語女人曰:『汝夫主者,乃無人義 而捨汝去。』是時,梵摩達王遣人呼其夫曰: 『汝實棄此好婦乎?』商主報曰:『此是羅剎,非 女人也。』羅剎女復白王言:『此人無夫主之 義,今日見棄,復罵我言云是羅剎。』王問之 曰:『汝實不用者,吾當攝之。』商主白王:『此是 羅剎,隨王聖意。』

「是時,梵摩達王即將此女 內著深宮,隨時接納,不令有怨。是時,羅 剎非人時取王食噉,唯有骨存,便捨而去。

「比丘!勿作斯觀。爾時商主者,舍利弗比丘 是也。爾時羅剎者,今此女人是也。爾時梵摩 達王者,今長老比丘是也。是時馬王者,今 我身是。爾時五百商人者,今五百比丘是。 以此方便,知欲為不淨想,今故興意起於 想著乎?」

爾時,彼比丘即禮佛足,白佛世 尊言:「唯願受悔,恕其重過,自今已後更不 復犯。」

是時,彼比丘受如來教已,即在閑 靜之處,尅 自修,所以族姓子,勤修梵行 者,欲得修無上梵行。是時,彼比丘便成阿 羅漢。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