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45.2 (二)

聞如是:

一時,佛在釋翅闇婆梨果園, 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是時,尊者舍利弗、尊 者目乾連於彼夏坐已,將五百比丘在人 間遊化,漸漸來至釋翅村中。爾時,行來比丘 及住比丘各各自相謂言,共相問訊,又且 聲音高大。爾時,世尊聞諸比丘音響高大, 即告阿難曰:「今此園中是誰音響,聲大乃 爾,如似破木石之聲。」

阿難白佛言:「今舍利 弗及目連將五百比丘來在此,行來比丘、 久住比丘共相問訊,故有此聲耳。」

佛告阿 難曰:「汝速遣舍利弗、目乾連比丘,不須住 此。」

是時,阿難受教已,即往至舍利弗、目乾 連比丘所,即語之曰:「世尊有教,速離此去, 不須住此。」

舍利弗報曰:「唯然受教。」

爾時,舍 利弗、目乾連即出彼園中,將五百比丘涉 道而去。

爾時,諸釋聞舍利弗、目乾連比丘 為世尊所遣,即往至舍利弗、目乾連比丘 所,頭面禮足,白舍利弗曰:「諸賢!欲何所趣 向?」

舍利弗報曰:「我等為如來所遣,各求安 處。」

是時,諸釋白舍利弗言:「諸賢!小留意,我 等當向如來懺悔。」

是時,諸釋即往至世尊 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白世尊言:「唯願世 尊原捨遠來比丘過咎,唯願世尊以時教 誨。其中遠來比丘初學道者,新來入法中, 未覲尊顏,備有變悔之心,猶如茂苗不遇 潤澤,便不成就。今此比丘亦復如是,不覲 如來而去者,恐能有變悔之心。」

是時,梵天 王知如來心中所念,猶如力士屈伸臂 頃,從梵天沒,來至如來所,頭面禮足,在一 面立。爾時,梵天王白世尊言:「唯願世尊 原捨遠來比丘所作愆過,以時教誨!其 中或有比丘未究竟者,便懷變悔之心。彼 人不覩如來顏像,便有變意,還就本業。亦 如新生犢子,生失其母,憂愁不食。此亦如 是,若新學比丘不得覩如來者,便當遠 離此正法。」

爾時,世尊便受釋種之諫,及梵 天王犢子之喻。是時,世尊顧盻,阿難便生斯 念:「如來以受諸人民及天人之諫。」是時, 阿難即往至舍利弗、目乾連比丘所,而語 之曰:「如來欲得與眾僧相見,天及人民 皆陳啟此理。」

爾時,舍利弗告諸比丘曰:「汝 等各收攝衣鉢,共往世尊所,然如來已 受我等懺悔。」

是時,舍利弗、目揵連將五百 比丘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是時, 佛問舍利弗曰:「吾向者遣諸比丘僧,於汝 意云何?」

舍利弗言:「向者如來遣諸眾僧,我 便作是念:『如來好遊閑靜,獨處無為,不樂 在閙,是故遣諸聖眾耳。』」

佛告舍利弗曰: 「汝後復生何念?聖眾是時誰之累?」

舍利弗 白佛言:「時我,世尊!復生此念:『我亦當在 閑靜獨遊,不處市閙中。』」

佛告舍利弗曰: 「勿作是語,亦莫生此念,云我當在閑靜 之處也。如今聖眾之累,豈非依舍利弗、目 乾連比丘乎?」

爾時,世尊告大目乾連曰: 「我遣諸眾僧,汝有何念?」

目乾連白佛言: 「如來遣眾僧,我便生斯念:『如來欲得獨處 無為,故遣聖眾耳。』」

佛告目乾連:「汝後復 生何念?」

目乾連白佛言:「然今如來遣諸 聖眾,我等宜還收集之,令不分散。」

佛告目 乾連:「善哉!目連!如汝所說,眾中之標 首,唯吾與汝二人耳。自今已往,目乾連 當教誨諸後學比丘,使長夜之中永處安 隱之處,無令中退,墮落生死。若有比丘 成就九法者,於現法中不得長大。云何為 九?與惡知識從事親近,非事恒喜遊行,恒 抱長患,好畜財貨,貪著衣鉢,多虛乾妄 亂意非定,無有慧明,不解義趣,不隨時 受誨。是謂,目連!若比丘成就此九者,於 現法中不得長大有所潤及。

「設有比丘 能成就九者便有所成辦。云何為九?與 善知識從事,修行正法不著邪業,恒遊 獨處不樂人間,少病無患,亦復不多畜諸 財寶,不貪著衣鉢,勤行精進無有亂心,聞 義便解更不中受,隨時聽法無有厭足。 是謂,目連!若有比丘成就此九法者,於現 法中多所饒益。是故,目連,當念勤加往 誨諸比丘,使長夜之中致無為之處。」

時,世尊便說此偈:

「常念自覺悟,  勿著於非法,
所修應正行,  得度生死難。
作是而獲是,  作此獲此福,
眾生流浪久,  斷於老病死。
以辦更不習,  復更造非行,
如此放逸人,  成於有漏行。
設有勤加心,  恒在心首者,
展轉相教誡,  便成無漏人。

「是故,目乾連!當與諸比丘而作是誨,當 念作是學。」

是時,世尊與諸比丘說極妙之 法,令發歡喜之心。是時,諸比丘聞法已, 於彼眾中六十餘比丘漏盡意解。

爾時,諸比 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