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48.5 (五)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 所。

是時,師子長者往至舍利弗所,頭面禮足, 在一面坐。爾時,師子長者白舍利弗言:「唯 願尊者當受我請?」

是時,舍利弗默然受請。 是時,長者見尊者默然受請,便從坐起,禮 足而退,復至大目乾連、離越、大迦葉、阿那 律、迦旃延、滿願子、優婆離、須菩提、羅 云、均頭沙彌,如此上首者請五百人。是時, 師子長者即還,辦具種種極妙飲食,敷好 座具,又白:「時到,諸真人羅漢靡所不監, 今食具已辦,唯願屈顧,臨覆下舍。」

爾時,諸 大聲聞各著三衣,持鉢入城至長者家。時, 長者見諸最尊坐已定,手自斟酌,行種種 飲食。見諸聖眾食已訖,行清淨水。人施一 [疊*毛] ,前受呪願。

是時,尊者舍利弗與長者 說極妙之法,便從坐起而去。還詣靜室。

時,羅云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 時,世尊問曰:「汝今為從何來?」

羅云報云:「師 子長者今日來見請。」

佛告之曰:「云何,羅云! 飲食為妙?為不妙?為細耶?為麁耶?」

羅云報 曰:「飲食極妙,又且豐多。今此白 [疊*毛] ,從彼得 之。」

佛告羅云:「眾僧斯有幾人?上坐是誰?」

羅云白佛言:「和上舍利弗最為上首,及諸 神德弟子有五百人。」

佛告羅云。「云何,羅云! 彼長者獲福為多乎?」

羅云白佛言:「唯然,世 尊!彼長者得福之報不可稱計。施一羅漢 其福難限,何況大神妙天人所敬奉?今五百 人均是真人,其福有何可量?」

佛告羅云, 「今施五百羅漢之功德,若從眾中僧次, 請一沙門,請已,供養;計此眾中差人之福, 及與五百羅漢之福,百倍、千倍、巨億萬倍、不 可以譬喻為比。所以然者,眾中所差,其 福難限,獲甘露滅盡之處。羅云當知,猶如 有人自誓說曰:『吾要當飲此江河諸水。』彼 人為堪任不乎?」

羅云白佛言:「不也。世尊!所 以然者,此閻浮地極為廣大。此閻浮地有 四大河:一者恒伽,二者新頭,三者私陀, 四者博叉。一一河者,從有五百。然此人 終不能飲水使盡,但勞其功,事終不成 也。」

「彼人復作是說:『我自有方便因緣,可得 飲諸水使盡。』云何有因緣得飲諸水?爾 時,彼人便作是念:『我當飲海水。所以然者, 一切諸流,皆歸投乎海。』云何,羅云!彼人能 得飲諸水乎?」

羅云白佛言:「如此方便,可得 飲水使盡。所以然者,一切諸流皆歸乎 海,由此因緣故,彼人得飲水盡。」

佛告之 曰:「如是。羅云!一切私施猶如彼流,或獲 福,或不獲福,眾僧者如彼大海。所以然 者,流河決水以入于海,便滅本名,但有大 海之名耳。羅云!此亦如是,今此十人皆從 眾中出,非眾不成。云何為十?所謂向須陀 洹、得須陀洹、向斯陀含、得斯陀含、向阿那含、 得阿那含、向阿羅漢、得阿羅漢、辟支佛、佛,是 謂十人皆由眾中,非獨自立。羅云!當以此 方便,知其眾中差者,其福不可限量。是故, 羅云!善男子、善女人欲求其福不可稱計, 當供養聖眾。羅云當知,猶如有人以酥 投水,凝,不得廣普,若以油投水,則遍滿其 上。是故,羅云,當念供養聖眾比丘僧。如是, 羅云!當作是學。」

爾時,師子長者聞如來歎 說施眾之福,不歎說餘福。爾時,長者以餘 時,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 師子長者白世尊言:「適聞如來而歎說施 眾之福,不歎別請人之福,自今已後常當 供養聖眾。」

佛告之曰:「我不作爾說:『當供 養聖眾,不供養餘人。』今施畜生猶獲其福, 何況餘人?但我所說者福有多少。所以然 者,如來聖眾可敬、可貴,是世間無上福田。 今此眾中有四向、四得及聲聞乘、辟支佛乘、 佛乘。其有善男子、善女人欲得三乘之道 者,當從眾中求之。所以然者,三乘之道 皆出乎眾。長者!我觀此因緣義,故而說此 語耳。亦不教人應施聖眾,不應施餘人。」

爾時,長者白世尊言:「如是,如尊教勅,自 今已後。若作福業,盡當供養聖眾,不選 擇人施。」

爾時,世尊與彼長者說微妙之法, 令發歡悅之心。長者聞法已,即從座起,頭 面禮足,便退而去。

爾時,師子長者意欲施 立福業。

爾時,諸天來告之曰:「此是向須陀洹之人,此 是得須陀洹,施此得福多,施此得福少。」

時,天人即歎頌曰:

「如來歎擇施,  與此諸德士,
施此獲福多,  如良田生苗。」

爾時,師子長者默然不對。爾時,天人復語長 者:「此是持戒人,此是犯戒人;此向須陀洹人, 此是得須陀洹人;此向斯陀含人,此是得斯 陀含人;此向阿那含,此得阿那含;此向 阿羅漢,此得阿羅漢;此是聲聞乘,此是辟支 佛乘,此是佛乘;施此得福少,施此得福多。」

爾時,師子長者默然不對。何以故爾?但憶如 來教誡,不選擇而施。

爾時,師子長者復以 餘時,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我自 憶念請聖眾飯之,有天來告我言:『此是持 戒,此是犯戒;此人向須陀洹,此人得須陀洹, 乃至三乘皆悉分別。』又說此偈:

「『如來歎擇施,  與此諸德士,
 施此獲福多,  如良田生苗。』

「時我復作是念:『如來教誡不可違戾,豈 當生心選擇施乎?終無是非之心、高下之 意也。』時我復作是念:『我當盡施一切眾 生之類,汝自持戒受福無窮,若使犯戒自 受其殃。但愍眾生,非食不濟命。』」

佛告長 者:「善哉!善哉!長者!行過弘誓,菩薩所施心 恒平等。長者當知,若菩薩惠施之日,諸天來 告之:『族姓子當知,此是持戒人,此是犯戒 人,施此得福多,施此得福少。』爾時,菩薩 終無此心:『此應施,此不應施。』然菩薩執意 而無是非,亦不言此持戒,亦不言此犯戒。 是故,長者!當念平等惠施,長夜之中獲福無 量。」

是時,師子長者憶如來教誡,熟視世尊, 意不移動,即於座上,得法眼淨。是時,師子 長者即從座起,頭面禮足,便退而去。

爾時, 長者去未久,佛告諸比丘曰:「此師子長 者憶平等施故,又視如來從頭至足,即 於座上得法眼淨。」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我優婆塞中第一弟子平等施者,所謂師子 長者是。」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