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48.6 (六)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 所,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尊者舍利 弗在耆闍崛山中屏猥之處,補納故衣。 爾時,有十千梵迦夷天從梵天沒,來至舍 利弗所,頭面禮足,各圍遶侍焉,又以此偈 而歎頌曰:

「歸命人中上,  歸命人中尊,
我等今不得,  為依何等禪?」

是時,十千梵迦夷天說此語已,舍利弗默 然可之。爾時,諸天以見舍利弗默然可已, 即禮足退去。諸天去未遠,舍利弗即入金 剛三昧。

是時有二鬼,一名伽羅,二名優婆 伽羅。毘沙門天王使遣至毘留勒天王所,欲 論人、天之事。是時,二鬼從彼虛空而過,遙 見舍利弗結加趺坐,繫念在前,意寂然定, 伽羅鬼謂彼鬼言:「我今堪任以拳打此沙 門頭。」

優波伽羅鬼語第二鬼曰:「汝勿興此 意打沙門頭。所以然者,此沙門極有神德, 有大威力,此尊名舍利弗,世尊弟子中聰明 高才無復過是,智慧弟子中最為第一。備 於長夜,受苦無量。」

是時,彼鬼再三曰:「我能 堪任打此沙門頭。」

優波伽羅鬼報曰:「汝今不 隨我語者,汝便住此,吾欲捨汝去此。」

鬼曰:「汝畏此沙門乎?」

優波伽羅鬼曰:「我實 畏之,設汝以手打此沙門者,此地當分 為二分,正爾,當暴風疾雨,地亦振動,諸天 驚動,地已振動,四天王亦當驚怖,四天王已 知於我等,不安其所。」

是時惡鬼曰:「我今堪 任辱此沙門。」善鬼聞已,便捨而去。

時,彼惡鬼 即以手打舍利弗頭。是時,天地大動,四面 有暴風疾雨,尋時來至,地即分為二分,此 惡鬼即以全身墮地獄中。爾時,尊者舍利弗 即從三昧起,整衣服,下耆闍崛山,往詣竹 園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爾時,佛 告舍利弗曰:「汝今身體無有疾病乎?」

舍利 弗言:「體素無患,唯苦頭痛。」

世尊告曰:「伽羅鬼 以手打汝頭。若當彼鬼以手打須彌山者, 即時須彌山便為二分。所以然者,彼鬼有 大力故。今此鬼受其罪報故,全身入阿 鼻地獄中。」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甚奇!甚特! 金剛三昧力乃至於斯。由此三昧力故無 所傷害,正使須彌山打其頭者,終不能 動其毫毛。所以然者,比丘聽之。於此賢 劫中有佛,名拘屢孫如來、至真、等正覺。彼 佛有二大聲聞,一名等壽,二名大智。比 丘等壽,神足第一;比丘大智,智慧第一,如我 今日舍利弗智慧第一,目乾連神足第一。爾 時,等壽、大智二比丘,俱得金剛三昧。當於 一時,等壽比丘在閑靜之處,入金剛三昧。 時,諸牧牛人、牧羊人、取薪草人,見此比丘坐 禪,各各自相謂言:『此沙門今日以取無常。』是 時,牧牛人及取薪人集諸草木, [卄/積] 比丘身 上,以火燒已,而捨之去。

「是時,等壽比丘即 從三昧起,正衣服,便退而去。是時,比丘即 以其日,著衣持鉢,入村乞食。時,諸取薪 草人見此比丘村中乞食,各各自相謂言:『此 比丘昨日以取命終,我等以火焚燒,今日 復還活,今當立字,字曰還活。』若有比丘 得金剛三昧者,火所不燒,刀斫不入,水所 不漂,不為他所中傷。如是,比丘!金剛三 昧威德如是。今舍利弗得此三昧,舍利弗 比丘多遊二處:空三昧、金剛三昧。是故,諸比 丘!當求方便,行金剛三昧。如是,比丘!當 作是學。」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當教汝,如舍利弗 比丘,比丘智慧、大智、分別廣智、無邊智、捷 疾之智、普遊智、利智、甚深智、斷智,少欲知足、 閑靜勇猛、念不分散、戒成就、三昧成就、 智慧、解脫見慧成就、柔和無爭、去惡辯 了、忍諸言語、歎說離惡、常念去離、愍念生 萠、然熾正法、與人說法無有厭足。」

爾時, 世尊便說此偈:

「十千諸天人,  盡是梵迦夷,
自歸舍利弗,  於靈鷲山頂:
『歸命人中上,  歸命人中尊,
我今不能知,  為依何等禪?』
如是弟子花,  莊嚴佛道樹,
如天晝度園,  快樂無有比。」

「弟子華者,即是舍利弗比丘是。所以然者, 此人則能莊嚴佛樹。道樹者,即如來是也;如 來能覆蓋一切眾生。是故,比丘!當念勤加勇 猛精進,如舍利弗比丘。如是,比丘!當作是 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增壹阿含經卷第四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