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49.4 (四)

聞如是:

一時,佛在拘留沙法行城中,與 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象舍利弗還捨法 服,習白衣行。爾時,阿難著衣持鉢,入城乞 食,漸漸至象舍利弗家。爾時,象舍利弗 兩女人肩上,阿難遙見已,便懷愁憂不歡之 想。象舍利弗見阿難已,極懷慚愧,獨處而 坐。

爾時,阿難乞食周訖,還出城至世尊所, 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阿難白佛言:「向 入城乞食,漸漸至象舍利弗家,見扶兩婦 人肩上,當見之時,甚懷愁憂。」

世尊告曰: 「汝見已,為生何意?」

阿難白佛言:「我念象舍 利弗精進多聞,性行柔和,長與諸梵行之人 說法無厭足。云何如今還捨法服,習白衣 行?時我見已,甚懷愁憂,然此象舍利弗有 大神力,威德無量。自念我昔曾見與釋提桓 因共論。云何今日習欲為惡?」

世尊告曰:「如 是。阿難!如汝所言,但非阿羅漢。夫阿羅漢 者,終不還捨法服,習白衣行。但今,阿難!勿 懷愁悒,象舍利弗却後七日,當來至此 間,盡有漏成無漏行。然此象舍利弗,宿行 所牽,故致此耳。今行具滿,當盡有漏。」

爾時, 象舍利弗却後七日,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 一面坐。須臾,退坐白佛言:「唯然,世尊!聽在末 行,修沙門行。」爾時,象舍利弗比丘即得作 沙門,尋於坐上得阿羅漢。

爾時,象舍利 弗著衣持鉢,入城乞食。時,有梵志便生 斯念:「此諸釋種子,無處不有,無處不遍,又 遏絕我等所行呪術。吾今當向城中人民 說此沙門瑕 。」爾時,此梵志語城中人民 曰:「汝等諸人頗見象舍利弗乎?昔日自稱 言是阿羅漢,中還捨法服,習白衣行,與 五欲相娛樂;今復更作沙門,家家乞食,佯 現貞廉,觀諸婦人,興欲情想,還至園中, 思惟女色不去心首,亦如乏驢,不任負駄, 寂然臥住。此釋種子亦復如是,佯現乞食, 觀諸女色,思惟挍計。」

爾時,象舍利弗聞此 梵志有惡聲響,便生此念:「此人極為愚 癡,興嫉妬心;見他得利養,起慳嫉心;若己 得利養,便懷歡喜,至白衣家主行誹謗。吾 今當制令不為惡,無令此人受罪無量。」

爾時,象舍利弗飛在空中,告梵志曰:

「無眼無巧便,  興意謗梵行,
自造無益事,  久受地獄苦。」

爾時,象舍利弗說此偈已,便自退還,還歸所 在。

是時,城中人民聞梵志誹謗,又聞象舍利 弗說偈,各生斯念:「若當如梵志語者,然後 現神足難及;又我等見還捨法服,習白衣 行。」是時,眾多人民各各相將至象舍利弗所, 頭禮足下,在一面坐。爾時,眾多人民問象 舍利弗曰:「頗有阿羅漢還捨法服,習白衣 行?」

象舍利弗報曰:「無有阿羅漢還捨法 服,習白衣行。」

是時,諸人民白象舍利弗言: 「阿羅漢頗由本緣而犯戒乎?」

象舍利弗報 言:「以得阿羅漢,終不犯戒。」

諸人民復白 言:「在學地之人,由本緣故而犯戒乎?」

舍利弗報言:「有。若住學地之人,由本緣 故而犯禁戒。」

時,諸人民復言:「尊者先以是 阿羅漢,復捨法服,習白衣行,於五欲自 相娛樂;今復出家學道,本先有神足,今何 故乃爾?」

爾時,象舍利弗便說此偈:

「遊於世俗禪,  至竟不解脫,
不得滅盡跡,  復習於五欲。
無薪火不燃,  無根枝不生,
石女無有胎,  羅漢不受漏。」

爾時,諸人民復問象舍利弗曰:「尊先非羅 漢乎?」

象舍利弗報曰:「我先非羅漢也。諸居 士當知,五通與六通,各各差別,今當說十 一通。夫五通仙人欲愛已盡,若生上界,復來 墮欲界。六通阿羅漢如來弟子者,得漏盡 通,即於無餘涅槃界而般涅槃。」

時,諸人民復 白言:「我等觀察舍利弗所說,世間無有阿 羅漢捨法服,習白衣行。」

時,象舍利弗報曰: 「如是。如汝所言,無有阿羅漢還捨法服, 習白衣行者。有十一法,阿羅漢所不習者。 云何為十一?漏盡阿羅漢終不捨法服,習 白衣行;漏盡阿羅漢終不習不淨行;漏盡阿 羅漢終不殺生:漏盡阿羅漢終不盜;漏盡阿 羅漢食終不留遺餘;漏盡阿羅漢終不妄 語;漏盡阿羅漢終不群類相佐;漏盡阿羅 漢終不吐惡言;漏盡阿羅漢終不有狐疑; 漏盡阿羅漢終不恐懼;漏盡阿羅漢終不受 餘師,又不更受胞胎。是謂,諸賢士!漏盡阿 羅漢終不處十一之地。」

爾時,諸人民白象舍 利弗言:「我等聞尊者所說,觀外道異學, 如觀空瓶而無所有,今察內法如似蜜 瓶,靡不甘美,今如來正法亦復如是。今彼 梵志受罪無量。」

爾時,象舍利弗飛在虛空,結 加趺坐,便說此偈:

「不解彼此要,  習於外道術,
彼此而鬪亂,  智者所不行。」

爾時,拘留沙人民白象舍利弗言:「所說過多, 實為難及,猶盲者得眼,耳聾者得聽。今 尊者所說亦復如是,無數方便而說法教。 我等今日自歸如來、法及比丘僧,唯願尊 者聽為優婆塞,盡形壽不復殺生。」

爾時,象 舍利弗與諸人民說微妙之法,令發歡喜 之心,各從坐起,禮足而去。

爾時,尊者阿難 聞梵志謗象舍利弗,然無所至,尚不能 熟視象舍利弗,況與共論!即往世尊所,以 此因緣,具白如來。爾時,世尊告阿難曰:「夫 論平等阿羅漢,當說象舍利弗是也。所以 然者,今象舍利弗已成阿羅漢,昔所傳羅 漢名者今日已獲,世俗五通非真實行,後 必還失;六通者是真實行。所以然者,此象 舍利弗先有五通,今獲六通。汝亦當學及 象舍利弗。此是其義,當念奉行。」

爾時,阿難聞 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