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49.8 (八)

聞如是:

一時,佛在鴦藝村中,與大比丘 眾五百人俱。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諸人民皆 稱汝等為沙門。設復問:『汝等是沙門乎?』 汝等亦言:『是沙門。』吾今告汝,沙門之行、婆羅 門之行,汝等當念修習,後必成果,如實不 異。所以然者,有二種沙門:有習行沙門, 有誓願沙門。

「彼云何名為習行沙門?於是, 比丘行來、進止、視瞻、容貌、著衣、持鉢,皆悉如 法,不著貪欲、瞋恚、愚癡,但持戒精進,不犯 非法,等學諸戒,是謂名為習行沙門。

「彼云 何名誓願沙門?於是,或有比丘威儀、戒律、 出入、進止、行步、容貌、視瞻、舉動,皆悉如法,盡 有漏成無漏,於現法中身得證而自遊化: 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復受 有,如實知之。是謂名誓願沙門。是謂,比丘! 二種沙門。」

爾時,阿難白世尊言:「彼云何名 為沙門法行,婆羅門法行?」

佛告阿難:「於是, 比丘飲食知足,晝夜經行,不失時節,行 諸道品。

「云何比丘諸根寂靜?於是,比丘若眼 見色,不起想著,興諸亂念,於中眼根而得 清淨,除諸惡念,不念不善之法。若耳聞聲、 鼻臭香、舌知味、身知細滑、意知法,不起 想著,興諸亂念,於意根而得清淨。如是,比 丘根得清淨。

「云何比丘飲食知足?於是,比 丘量腹而食,不求肥白,但欲使此身趣存 而已,除去故痛,新者不生,得修梵行。猶如 男女身生瘡痍,隨時以膏塗瘡,常欲使瘡 愈故。今此比丘亦復如是,量腹而食,所 以以膏膏車者,欲致遠故,比丘量腹而食 者,欲趣存命故也。如是,比丘飲食知足。

「云 何比丘恒知景寤?於是,比丘初夜、後夜恒 知景寤,思惟三十七道之法。若晝日經 行,除去惡念諸結之想,復於初夜、後夜經 行,除去惡結不善之想,復於中夜右脇著 地,以脚相累,唯向明之想,復於後夜,出 入經行,除去不善之念。如是,比丘知時景 寤。如是,阿難!此是沙門要行。

「彼云何名婆 羅門要行?於是,比丘苦諦如實知之,苦 習、苦盡、苦出要如實而知之,後以解此 欲漏心、有漏心、無明漏心而得解脫,已得解 脫,便得解脫智,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 辦,更不復受胎,如實知之。此名為婆羅門 要行之法。阿難當知,此名為要行之義也。」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沙門名息心,  諸惡永已盡,
梵志名清淨,  除去諸亂想。

「是故,阿難!沙門法行、婆羅門法行,當念修行。 其有眾生行此諸法,然後乃稱為沙門。復 以何故名為沙門?諸結永息故名為沙門。 復以何故名為婆羅門?盡除愚惑之法故 名為梵志;亦名為剎利。復以何故名剎利? 以其斷淫、怒、癡故名為剎利;亦名為沐 浴。以何故名為沐浴?以其洗二十一結 故名為沐浴。亦名為覺。以何故名為覺? 以其覺了愚法、慧法故名為覺。亦名為彼 岸。以何等故名為彼岸?以其從此岸至 彼岸故名為彼岸。阿難!能行此法者,然後 乃名為沙門、婆羅門。此是其義,當念奉行。」

時,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