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50.6 (六)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明曉地獄,亦 知趣地獄之徑,亦復知彼地獄眾生之本。 設復眾生造諸惡不善之行,身壞命終,入地 獄中,我亦知之。又復,比丘!我亦知明曉畜生, 亦知趣畜生之道,亦復知畜生之本,作諸 惡元生彼者亦悉曉了。我今亦知餓鬼之 道,其有作惡根元者,生餓鬼中,我亦知 之。我今亦知人道向人之趣,其有眾生得 人身者,我亦知之。我亦知趣天之道,其有 眾生作諸德本,生彼天上,我亦知之。我亦 知涅槃之趣,其有眾生有漏盡成無漏,心 解脫、智慧解脫,於現法中而取證果,我 亦知之。

「比丘當知,我知地獄之趣,以何因 緣而說斯言乎?」

佛告諸比丘:「我今觀察眾 生心意,所謂此人身壞命終,應入地獄中,然 後時觀此人以入地獄中,受苦酸酷考掠 無數,愁憂苦惱不可稱記。猶如一大火坑 無有塵烟,設有人來逕趣斯處,又且有目 之士觀此人所趣,必當墜火終不虛也。然 復後時觀此人以墮火坑,吾所謂人者以 墮火坑。今觀察眾生心意所念,必入地獄 不疑,如我後時觀察此人,以定入地獄, 受苦酸酷不可稱記。云何斯人以入地 獄?是謂我觀趣地獄眾生作諸惡行不善 之業,身壞命終,入地獄中,我悉知之。吾所 說者,正謂此耳。

「我知畜生之道,亦知趣畜 生者,以何緣本而說此乎?於是,比丘!我觀 察眾生心中所念,此人身壞命終,生畜生中。 有我後時觀察此人,以生畜生中,愁憂 苦惱不可稱計。云何斯人以墮畜生中乎? 猶如村落有大圊廁,屎滿其中。設有斯人 徑趣斯處,有目之士,見斯人來徑趣斯處, 此人不久徑墮于廁。然後時觀此人已墮 于廁,受厄窮困不可稱記。云何斯人已 墮于廁?我今觀眾生類亦復如是,斯人命 終應生畜生中。又復時觀已生畜生中, 受苦無量。我今觀畜生眾生皆悉明了。我 所說者,正謂此耳。

「我亦知餓鬼眾生,餓鬼 之道,其身壞命終,生餓鬼者,我亦知之。其 有眾生身壞命終,趣餓鬼之道,我悉知之。 我復於後時觀見此眾生,以入餓鬼受 苦痛、樂痛。云何斯人以入餓鬼中乎?猶如 大村落側有一大樹,生危嶮之處,枝葉凋 落。設有人來,往趣斯處,有目之士遙觀 此人,必趣樹不疑。復後時觀此人,或 坐、或臥,受其苦樂之報。云何斯人以至樹 下坐臥乎?今我觀眾生之類亦復如是,身 壞命終,必趣餓鬼不疑,受其苦樂之報不 可稱記。我知餓鬼趣,餓鬼之道,皆悉分 明,我所說者,正謂此耳。

「我知人道,亦知趣 人道, 其有造行,身壞命終,生人中者,我 亦知之。於是,比丘!我觀眾生類心中所念, 此人必當身壞命終,應生人中。我復於後 時觀此人已生人中。云何斯人已生人中? 猶如村落側有一大樹,在平正處,多諸 陰涼。若有人直從一道來,有目之士見已 便知之,斯人所趣向,定至此樹不疑。我復 於後時觀此人,已至此樹,受樂無量。云 何斯人得至斯處?此亦如是,我觀眾生心 意所念亦如是,身壞命終,必生人中不 疑。我復於後時,觀此人已生人中受樂無 量。我知人趣,亦知趣人之道,今生人中 者,我亦知之,我所說者,正謂此耳。

「我亦知 天,亦知趣天之道,其有眾生作諸功業生 天者,我亦知之。以何因緣而說此乎?我 今觀眾生之類心中所念,此人必當身壞命 終,生善處天上,然後時觀此人身壞命終, 生善處天上,於彼受自然之福,快樂無比。 是謂斯人已生天上,於彼受自然之福,快 樂無比。猶如村落側有好高廣講堂,彫文 刻鏤,懸繒幡蓋,香汁灑地,敷好坐具,氍毹 [登*毛] ,文繡綩綖。若有人直從一道來,有目 之士直從一道來,此人所趣向,定至高廣 講堂必不疑,復於後時觀見此人,已到 講堂上,或坐、或臥,於中受福快樂無比。此 亦如是,吾今觀眾生類身壞命終,應生善 處天上,於彼受樂快不可計。云何斯人 以生善處天上乎?我知天道,趣天之路乎? 我所說者,正謂此耳。

「我今知涅槃,亦知涅 槃之道,亦知眾生應般涅槃者。或有眾生 盡有漏成無漏,心解脫、智慧解脫,現身取 證而自遊化,我悉知之。由何因緣而說此 乎?於是,比丘!我觀眾生類心中所念,此人 盡有漏成無漏,心解脫、智慧解脫,是謂斯 人以盡有漏成無漏。猶如去村落不遠 有大池,水極清徹。若有人直從一道來, 有目之士遙見斯人來,知此人必至池水 不疑,又後時觀此人已至池水,沐浴澡 洗,除諸穢污,去諸垢坋,在側而坐,亦不 與人共相諍競。我今觀眾生類亦復如是, 盡有漏成無漏,心解脫、智慧解脫;生死已 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名色知如真。是謂 斯人已至此處,我知涅槃之道,亦知眾生 般涅槃者,皆悉知之。如來、至真、等正覺有 此之智、無畏、力具,皆悉成就。如來智無有 量,如來能觀過去無限無量不可計事,皆悉 知之。將來現在無限無量皆悉分別。是故,比 丘!當求方便,具足十力、無畏。如是,比丘! 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 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