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50.8 (八)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茂羅破群比丘與諸比丘尼共相 遊處,然諸比丘尼亦復好樂共相遊處。 人民稱譏茂羅破群比丘者,是時諸比丘尼 極懷瞋恚,愁憂不悅。若復有人毀呰諸比 丘尼者,是時破群比丘亦復愁憂不悅。是時, 多眾比丘告破群比丘曰:「汝今云何親近 諸比丘尼?諸比丘尼亦復與汝交接?」

破群報 曰:「我今解如來所說教誡,其有犯婬者,罪 不足言。」

眾多比丘復告曰:「止!止!比丘!勿作 斯言。莫誹謗如來言教,其誹謗如來言教 者,罪咎不少。又復世尊無數方便說婬之 穢,其有習婬,使無罪者,終無此理。汝今可 捨此惡見,備於長夜受苦無量。」然此破群 比丘故與交通,而不改其行。

爾時,眾多比丘 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而白世尊言:「舍衛 城中有一比丘,名曰破群,與諸比丘尼共相 交接,然諸比丘尼亦與破群比丘交接往來。 我等往彼勸喻使改其行,然彼二人遂更增 益,不捨此顛倒之見,亦不順正法之業。」

時,世尊告一比丘:「汝往至彼破群比丘所,云: 『如來喚。』」

爾時,比丘受如來教,即往到破群 比丘所:「汝當知之,如來喚卿。」

破群比丘聞 彼比丘語,即往到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 坐。爾時,世尊問彼比丘曰:「汝審親近諸比 丘尼耶?」

彼比丘對曰:「如是。世尊!」

佛告比丘: 「汝為比丘,云何與比丘尼共相交接?汝今 是族姓子,剃除鬚髮,著三法衣,以信堅固, 出家學道?」

破群比丘白佛言:「唯然,世尊!我是 族姓子,以信堅固,出家學道。」

佛告比丘:「非 汝之法。云何與比丘尼共相交接?」

破群比丘 白佛言:「我聞如來所說,其習婬者,其罪蓋 不足言。」

佛告比丘:「汝愚人!云何說如來習 婬無罪?我無數方便說婬之穢污,汝今云 何作是語:『如來說婬無罪』?汝好守護口過, 無令長夜恒受其罪。」

佛告之曰:「汝今且止! 須吾更問諸比丘。」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曰: 「汝等頗聞吾與諸比丘說婬無罪乎?」

諸比 丘對曰:「唯然,世尊!不聞如來說婬無罪。所 以然者,如來無數方便說婬之穢污。設言無 罪,此義不然。」

佛告諸比丘:「善哉!善哉!諸比 丘!如汝所言,我無數方便說婬之穢污。」

時,世尊重告諸比丘曰:「汝等當知,若有愚 人習於法行,所謂契經、祇夜、偈、授決、因 緣、本末、譬喻、生、方等、未曾有、說、廣普;雖 誦斯法,不解其義;以不觀察其義,亦不 順從其法,所應順法終不從其行。所以 誦斯法者,從欲與人共競諍,意計勝負,亦 不自為己有所濟及,彼誦法已,則犯制限。 猶如有人出彼村落欲求惡蛇,彼若見極 大之蛇,到已,以左手摩抆其尾,然彼蛇 迴頭螫蜇其手,由此緣報,便致命終,此亦 如是,若有愚人翫習其法,十二部經靡不 斟酌,亦不觀察其義。所以然者,由不究 竟正法義故。

「於是,若有善男子將護翫習 其法,契經、祇夜、偈、授決、因緣、本末、譬喻、 生、方等、未曾有、說、廣普;彼人誦此法已,深 解其義;以解彼深義之法,順從其教,無 所違失,所以誦法者,不以勝負之心,與 彼競諍;所以誦習法者,欲自纂修有察 及;所以誦法者,果有所願,由此因緣,漸 至涅槃。猶如有人出彼村落,求覓惡蛇。彼 見蛇已,手執鐵鉗,先鑷其頭,後便捉項, 不令動搖;設彼惡蛇迴尾欲害彼人,終無 所至。所以然者,比丘!由其捉項故!此善 男子亦復如是,誦習、誦讀,靡不周遍,觀 察其義,順從其法,終無違失,漸漸由此因 緣,得至涅槃。所以然者,由其執正法故。 是故,諸比丘!其有解吾義者,當念奉行;其 不解者,重來問我。如來方今現在,後悔無 益。」

爾時,佛告諸比丘:「設有比丘在大眾中 而作是說:『如來所說禁戒,我悉解了,其習婬 者,罪蓋不足言。』彼比丘當語斯比丘:『止! 止!莫作斯言!莫誹謗如來言說斯語,如 來終不說此言。』若此比丘改其所犯者善; 若不改其行者,復當再三諫之。設當改者 善,設不改者墮。若復比丘隱匿其事,不 使露現者,諸人皆墮。是謂,比丘!我之禁戒。」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