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51.3 (三)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思惟無常想,廣 布無常想,以思惟、廣布無常想,盡斷欲 愛、色愛、無色愛,無明、憍慢皆悉除盡。猶如以 火焚燒草木,永盡無餘。比丘當知,若思惟 無常想,廣布無常想,盡斷三界愛著。

「昔有 國王名曰清淨音響,統領閻浮地,有八萬 四千城郭,有八萬四千大臣,有八萬四千宮 人婇女,一一婇女各有四侍人。爾時,音響 聖王無有子息。時,彼大王便作是念:『吾今 領此國界,以法治化,無有枉理,然我今日 亦無繼嗣,設我終後,門族斷滅。』時,彼國王以 息因緣故,自歸諸天、龍、神、日、月、星辰,自歸釋、 梵、四天王、山神、樹神,下及藥草果神,願求 福,使我生息。

「爾時,三十三天有一天子,名 曰須菩提,命將欲終,有五應瑞自然逼己。 云何為五?又此諸天華終不萎,此天子華 冠自萎;是時,諸天衣無垢坋,爾時 天子衣 生垢坋;且三十三天身體香潔,光明徹照, 爾時彼天子身體臭處,不可親近;又且三十 三天恒有玉女,前後圍繞作倡伎樂,五欲自 恣,爾時彼天子命將欲終,玉女離散;又且三 十三天有自然之座,四尺入地,設天子起 座,離地四尺,然此天子命將欲終,不樂本 座。是謂五瑞應自然逼己。

「時,須菩提天 子以有此瑞應,爾時釋提桓因告一天子 曰:『汝今往至閻浮地,語音響王曰:「釋提桓 因致敬無量,興居輕利,遊步康強。閻浮地 無有德之人與王作息,但今三十三天有 天子,名曰須菩提,今有五瑞應自然逼己, 必當降神 王作息。雖爾,年壯盛時必 當出家學道,修無上梵行。」』諸天對曰:『如是, 天王,受天王教。』猶如力士屈申臂頃,從 三十三天沒,來至閻浮地。

「爾時,音響大王 在高樓上,及持蓋一人。是時,彼天在樓上虛 空中,告王曰:『釋提桓因致敬無量,遊步康 強,興居輕利。閻浮地無有德之人與王作 息,今三十三天有天子名須菩提,今有五 瑞應以逼於己,當降神下應與王作息。 但年壯盛時必當出家學道,修無上梵行。』 時,音響王聞此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 即報天曰:『今來所告,甚過大幸,但降神與 我作息,欲求出家,終不違逆。』是時,彼天還 至釋提桓因所,即白天王:『音響王者甚愛 所白,音響王言:「但使降神,欲出家者終 不違逆。」』

「時,釋提桓因便往至須菩提天子所, 語須菩提天子言:『汝今發誓願生音響人 王宮中。所以然者,音響人王無有子息, 恒以正法治化,汝昔有福,造眾功德,今應 降神生彼宮中。』須菩提天子曰:『止!止!天王! 我不樂願生人王宮中,意欲出家學道,在 王宮者學道甚難。』釋提桓因告曰:『汝但發願 生彼王宮中。我當將護,令汝出家學道。』比 丘當知,爾時,須菩提天子即發誓願生王 宮中。

「是時,音響人王與第一夫人,共相交 接,覺身懷妊。是時,夫人白音響王曰:『大 王當知,我今覺身懷妊。』時王聞已,踊躍歡 喜,不能自勝,更以殊特布好坐具,食以甘 美如王無異。是時,夫人經八、九月生一 男兒,極為端正,顏貌奇特,世之希有。時,音 響王召諸外道梵志群臣使令占相,以此 因緣本末,具向諸相師說。諸婆羅門報曰: 『唯願大王當察此理!今生太子世之殊特, 昔為天子名須菩提,今尋前號名須菩 提。』時諸相師立姓號已,各從座起而 去。

「時,王子須菩提為王所敬重,未曾離 目前。是時,音響王便作是念:『我昔日已 來無有子息,緣子息故,禱謝諸天,使有 一子,經歷爾許時,今方生子;然天帝所 記,當出家學道。我今要設巧便,使不出 家學道。』是時,音響王為太子故,設三時 宮殿;寒時設溫殿,熱時設涼殿,不寒不熱 時設適時宮殿。與設四種宮女居處,第一 宮有六萬婇女,第二有六萬婇女,第三有 六萬婇女,第四有六萬婇女,各有侍從四 人,作轉關坐具,令彼太子於上而臥。若須 菩提王子意欲在前遊戲,是時諸婇女輒在 前立,是時彼座具隨身迴轉,前有六萬婇 女及侍者有四;若彼意欲在後遊戲,是時 座床輒隨身迴轉;若復欲與諸婇女共相 娛樂,是時座具隨身迴轉,使王子須菩提 意在五欲,不樂出家。

「是時,釋提桓因夜半 非人之時,便往至王子須菩提所,在虛空 中告須菩提王子曰:『王子!昔日豈不作是 念乎:「若我在家年壯盛時,當出家學道。」今 日何故在五欲中而自娛樂?意不復願出 家學道乎?然我亦有斯言:「勸樂王子使出 家學道。」今正是時,設不出家學道者,後悔 無益!』釋提桓因說斯語已,便退而去。

「時,王 子須菩提在宮人中便生此念:『音響王者, 已與我作愛欲羅網,因緣此愛欲羅網 故,不得出家學道。我今可斷此羅網,不 與穢濁所拘牽,以信堅固,出家學道,在 空靜之處,勤學經業,使令日新。』

「是時,王子 須菩提重作是念:『音響父王有此六萬婇 女前後圍繞,我今當觀察頗有斯理在世 永存乎?』爾時,王子須菩提遍觀宮裏,無有 女人久存世者。

「時須菩提復作是念:『我 今何故觀於外物?當觀身內因緣所起。今 此身中頗有髮、毛、爪、齒、骨、髓之屬,久存於 世乎?』從頭至足觀三十六物污露不淨。 然自觀察無一可貪,亦無真實,幻偽非真, 皆歸於空,不久存於世。

「是時,王子須菩 提復作是念:『我今當斷此羅網,出家學道。』 是時,須菩提觀此五受陰身,所謂此色苦, 此色習,此色滅,此色出要;痛、想、行、識苦,識 習,識滅,識出要。爾時,觀此五陰身已,所謂 習法皆是盡法,即於座上得辟支佛。

「時,須 菩提辟支佛以覺成佛,便說斯偈:

「『欲我知汝本,  意以思想生,
 我不思想汝,  則汝而不有。』

「是時,辟支佛說此偈已,飛在虛空而去。在 一山中,獨在樹下,於無餘涅槃界而般涅 槃。

「爾時,音響王告傍臣曰:『汝往觀須菩提 宮內,王子為寤寐安隱乎?』爾時,大臣受王 教令,即往至王子宮內,然所寢內室門戶 牢固。時彼大臣還至王所,前白王言:『王子 寤寐安隱,門戶牢固。』時王再三問:『汝往看王 子為善眠乎?』爾時,彼臣復至宮門,然門戶 牢固。復往白王:『王子在宮眠寐不覺,門 戶牢固,至今不開。』時音響王復作是念: 『我息王子少時猶不眠寐,何況今日年壯盛 時有眠寐乎?宜自往看知子吉凶,我子將 不得疾病也?』

「是時,音響王即往至須菩提 宮內,至門外立告一人曰:『汝今施梯踰墻 入內與吾開門。』彼人受王教勅,即施梯 踰墻入內與王開門。時王入內觀內宮中, 所臥床空,不見王子;不見已,告婇女曰: 『王子須菩提今為所在?』諸婇女曰:『我等亦不 知王子所在。』時音響王聞斯語已,自投 乎地,良久乃穌。是時,音響王告群臣曰: 『我息小時猶生斯念:「設我長大,當剃除鬚 髮,著三法衣,以信堅固,出家學道。」然今王 子必當捨我出家學道,汝等各各四面求 索王子竟為所在?』即時,群臣乘駕流馳,處處 求索。

「爾時,有臣逕往至彼山中,中道復 作是念:『若王子須菩提出家學道者,必當在 此學道。』爾時,大臣遙見王子須菩提在一 樹下,結加趺坐。時臣便生斯念:『此是王子 須菩提。』熟視察之,還詣王所,前白王言:『王 子須菩提近在山中樹下,結加趺坐。』時音響 王聞斯語已,即往至彼山中,遙見須菩提 在山樹下,結加趺坐,復自投于地:『我息 昔日自誓願曰:「設我向二十,當出家學道。」 今將不誤。又且天告我言:「汝子必當學道。」』 時音響王直前語須菩提曰:『汝今何故捨我 出家學道。』時辟支佛默然不對。王復告曰:『汝 母極懷愁憂,須見汝乃食。時起詣宮。』時 辟支佛不言不語默然而住。

「時音響王即前 捉手,亦不動搖。王復告群臣曰:『王子今日 已取命終,釋提桓因先來告我:「汝應得息, 但當出家學道。」然今王子已出家學道,今 輿此舍利,詣王國界,當蛇旬之時。』

「彼山 中諸神祇,現半身白王曰:『此是辟支佛,非 是王子;蛇旬舍利法,不如王子法。所以 然者,我是過去諸佛弟子,諸佛亦有此教。 世有四人應與起偷婆。云何為四?如來、至 真、等正覺應起偷婆;辟支佛應起偷婆;如 來弟子漏盡阿羅漢應起偷婆,當蛇旬轉 輪聖王身時,蛇旬如來、辟支佛身,亦復如 是。』

「爾時,音響王復語天曰:『當云何供養蛇 旬轉輪王身?』樹神報曰:『轉輪聖王與作鐵 槨,盛滿香油,沐浴轉輪聖王身,以白淨劫 波育衣,纏裹其身,復以綵畫之衣而覆其 上,而著槨中,復以鐵蓋而蓋其上,處處 施釘,復以百張白疊而裹其槨,以種種 雜香積在乎地,以鐵槨安著其中,七日七 夜之中,華香供養,懸繒、幡蓋,作倡伎樂。過 七日後,復取王身而蛇旬之,以取舍 利,蛇旬復經七日七夜不絕,於四徼道 中而起偷婆,復以香華、幡蓋種種供養。大 王當知,供養轉輪聖王舍利,其事如是;諸 佛如來、辟支佛、阿羅漢亦復如是。』

「時音響王 語彼天曰:『以何因緣供養轉輪聖王身?以 何因緣供養佛、辟支佛、阿羅漢身?』天報王 曰:『轉輪聖王以法王治,自不殺生,復教他 人使不行殺;自不與不取,復教他人使 不竊盜;己不婬妷,復教他人不犯他妻; 己不妄言、綺語、惡口、兩舌鬪亂彼此、嫉妬、恚、 癡,己意專正,恒行正見,亦使他人習其正 見。是謂,大王!由此因緣,轉輪聖王應起偷 婆。』

「王問天曰:『復以何因緣漏盡阿羅漢應 起偷婆?』天報王曰:『漏盡阿羅漢比丘欲愛 已盡,瞋恚、愚癡已除,已度有至無為,是 世間良祐福田,由此因緣,漏盡阿羅漢應 起偷婆。』

「王復問曰:『以何因緣辟支佛應起 偷婆?』天報王曰:『辟支佛者無師自覺,出世甚 難,得現法報,脫於惡趣,令人生天上,由 此因緣,辟支佛應起偷婆。』

「王復問曰:『以何 因緣如來應起偷婆?』天報王曰:『如來十力具 足,此十力者非聲聞、辟支佛所能及逮,轉 輪聖王所不能及,世間群萌所不能及 也。如來四無所畏在大眾中,能師子吼轉於 梵輪。如來不度者度,不脫者脫,不般涅槃 者令般涅槃,無救護者與作覆蔭,盲者作 眼目,與諸疾病作大醫王,天及世人、魔、 若魔天,靡不宗奉,可敬可貴,迴於惡趣 令至善處。是謂,大王!由此因緣,如來應起 偷婆。是謂,大王!由此因緣本末,四種之人應 起偷婆。』爾時,音響王語彼天曰:『善哉!善哉! 神天!我今受汝教,令供養此舍利,當如 供養辟支佛。』

「爾時,音響王告諸人曰:『汝等 各輿須菩提辟支佛舍利往王國界。』群臣 聞王教已,臥著金床,輿詣國界。是時,音 響王即勅使作鐵槨,盛滿香油,沐浴辟支 佛身,以劫波育衣纏裹其身,復以雜綵好 衣,而覆其上,安處鐵槨中,復以鐵蓋而蓋 其上,處處安釘,極令牢固,以百張白疊 而覆其上,取種種好香以辟支佛身而著 其中,七日七夜香華供養;過七日後,蛇旬 辟支佛舍利,復供養七日作倡伎樂,於四 衢道頭起一偷婆,後以香華、繒綵、幡蓋,作 倡伎樂而供養之。

「比丘當知,其有眾生恭 敬供養辟支佛舍利者,命終之後即生三十 三天上,其有眾生思惟無常之想,迴三惡 趣,生天人中。諸比丘!汝等莫作斯觀。爾時 音響王者,豈異人乎?則我身是。其思惟無 常想者,多所饒益。我今觀此義已,告諸比 丘,當思惟無常想,廣布無常想。以思惟 無常之想,便欲愛、色愛、無色愛盡斷,無 明、憍慢永無遺餘,猶如以火焚燒草木、高 好講堂窓牖門間。比丘!思惟無常想亦復 如是,盡斷欲愛、色愛、無色愛,永無遺餘。是 故,比丘!當盡心意,無令違失。」當說斯法 時,於彼座上六十餘比丘漏盡意解。

爾時,諸 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