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51.4 (四)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比丘尼心五 弊而不斷,不除心五結,彼比丘、比丘尼 日夜於善法減而無增益。云何心五弊 而不斷?於是,比丘!有狐疑心於如來所, 亦不解脫,亦不入其正法,彼人心不在諷 誦,是謂斯比丘心弊不斷。

「復次,比丘!有 疑心於正法,亦不解脫,亦不入其正法,彼 人亦不諷誦,是謂斯人心弊不斷。

「復次, 比丘!有疑心於聖眾,亦不解脫,亦不施意 向和合眾,亦復不在道品法中,是謂斯比 丘心弊不斷。

「復次,比丘!犯於禁戒,不自悔 過,彼比丘已犯禁戒,不自改悔,亦不施心 在道品之中,是謂斯比丘心弊不斷。

「復 次,比丘!心意不定而修梵行:『我以此梵行 之德,生於天上,若諸神祇。』然彼比丘以此 心行修於梵行,心不專在道品之中;心已 不在道品之中,是謂心弊不斷。如是比 丘心五弊不斷。

「云何比丘五結不斷?於 是,比丘!懈怠不求方便,彼比丘已有懈怠, 不求方便,是謂斯比丘心結不斷。

「復次,比 丘!恒喜多妄,貪在眠寐;彼比丘以喜多 妄,貪在眠寐,是謂斯比丘第二心結不 斷。

「復次,比丘!意不定,恒喜多亂;彼比丘心 已亂不定,是謂比丘第三心結不斷。

「復次, 比丘!根門不定;彼比丘已根門不定,是謂 比丘第四心結不斷。

「復次,比丘!恒喜在市, 不在靜處,是謂比丘第五心結不斷。

「若 比丘、比丘尼,有此五心弊、五心結不斷,彼 比丘、比丘尼晝夜之中善法斷絕,無有增益。 猶如雞子若八、若十二,不隨時覆蔭,不 ,不隨時將護,彼雞雖生此念:『使我 雞子得全無他。』然此雞子終不安隱。所以 然者,皆由不隨時將護之所致,後復斷壞 不成其子。此亦如是,若比丘、比丘尼、五心 結不斷、五心弊不除,晝夜之中於善法減, 無有增益。

「若復比丘、比丘尼,五心結斷、五心 弊除,晝夜之中善法增益,無有損減。猶如 雞子若八、若十二,隨時將護,隨時育養,隨 時蔭覆,彼雞雖生斯念:『使我雞子全不 成就。』然彼雞子自然成就,安隱無為。所以然 者,隨時長養,令得無為,時諸雞子尋得出 外。此亦如是,若比丘、比丘尼,五心弊斷、五 心結除,彼比丘、比丘尼於長夜之中善法 增益,無有損減。

「是故,比丘、若比丘尼、當施 設心無有猶豫狐疑於佛、猶豫狐疑於 眾。具足於戒律,心意專正,無有錯亂,亦 不興意希望餘法,亦不僥倖修梵行:『我 當以此行法作天、人身,神妙尊豪。』

「若復有 比丘、比丘尼無有狐疑猶豫於佛、法、聖眾, 亦無犯戒,無所漏失。我今告汝,重囑累 汝,彼比丘當趣二處:若生天上、若在人中。 猶如人處極熱之中,兼復飢渴,遇得陰涼 之處,得冷泉水飲。彼人雖生斯念:『我雖遇 陰涼冷水飲之,猶不斷飢渴。』但彼人暑 熱已盡,飢渴已除。此亦如是,若比丘、比丘尼 無狐疑猶豫於如來所者,彼比丘便趣二 處:若生天上、若處人中。若比丘、比丘尼,當 求方便,斷心五弊,除心五結。如是,諸比 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 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