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

52.2 (二)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 園,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舍衛城內 有比丘尼名曰婆陀,將五百比丘尼於彼 遊化。時,婆陀比丘尼在閑靜之處,而自思惟, 結加趺坐,繫念在前,自憶無數宿命之事, 復自笑。有比丘尼遙見婆陀比丘尼笑,見 已,便往至比丘尼所:「今婆陀比丘尼獨在樹 下而笑,將有何緣?」

時,五百比丘尼即相將 至婆陀比丘尼所,頭面禮足。爾時,五百比丘 尼白婆陀曰:「有何因緣獨坐樹下而笑耶?」

爾時,婆陀比丘尼告五百比丘尼曰:「我向者 在此樹下,自憶無數宿命之事,復見昔日 所經歷身,死此生彼,皆悉觀見。」

時,五百比 丘尼復白言:「唯願當說曩昔之緣。」

時,婆陀比 丘尼告五百比丘尼曰:「過去久遠九十一劫 有佛出世,名曰毘婆尸如來、至真、等正覺、明 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 佛、眾祐,出現於世。爾時,世界名槃頭摩,人 民熾盛不可稱計。爾時,如來遊彼國界,將 十六萬八千比丘眾,前後圍繞而為說法。時 佛名號流布四遠:『毘婆尸佛者眾相具足,是 一切人良祐福田。』

「爾時,彼國界中有童子名 曰梵天,顏貌端正,世之希有。時,彼童子手 執寶蓋而行諸街巷中。時有居士婦亦復 端正,亦從此道行,眾人皆共觀看。時童子 便作是念:『我今亦復端正,手執寶蓋,眾人 皆不觀視我身,此諸人民皆共觀此女人。我 今要當作方便,使人觀視我。』時彼童子即 出彼城,往至毘婆尸佛所,手執寶華,供養 七日七夜,亦作誓願:『設當毘婆尸佛有此 神足,有此神力,是世間、天上福田,持此功 德,使我將來之世作女人身,人民見之莫 不喜踊。』

「爾時,彼童子七日七夜供養彼佛 已,隨命長短,後便生三十三天,於彼作 女人身,極為端正,玉女中第一,以五事功 德勝彼天女。云何為五?所謂天壽、天色、天 樂、天威福、天自在。時三十三天見已,各自說 曰:『此天女者,極為殊妙,無與等者。』其中或 有天子作是說:『此天女我應得以為天 后。』各相競爭。時大天王說曰:『汝等勿共鬪 訟,其中能說極妙法者,便以此天女與 之作婦。』

「爾時,有一天子便說斯偈:

「『若起若復坐,  寤寐無有歡,
 設我眠睡時,  然後乃無欲。』

「爾時,復有天子而說斯偈:

「『汝今故為樂,  於眠無念想,
 我今興欲念,  如似打戰鼓。』

「爾時,復有天子而說斯偈:

「『設復打戰鼓,  猶有休息時,
 我欲馳速疾,  如水流不停。』

「爾時,復有天子而說斯偈:

「『如水漂大木,  猶有休息時,
 我恒思想欲,  如殺象不眴。』

「爾時,諸天中最尊天子與諸天人而說斯 偈:

「『汝等猶閑暇,  各能說斯偈,
 我今不自知,  為存為亡乎?』

「爾時,諸天人白彼天子曰:『善哉!天子!所說 偈者極為清妙。今日此天女奉貢天王。』爾 時,天女即入天王宮。汝等諸天勿有猶豫。 所以然者,爾時童子供養佛上寶蓋者,豈 異人乎?莫作是觀。爾時童子身者,即我身 是也。

「過去三十一劫有式詰如來,出現於 世,遊化於野馬世界,與大比丘眾十六萬 人俱。爾時,彼天女後便命終而生人中,受 女人身,極為端正,世之希有。時式詰如來到 時,著衣持鉢,入野馬城乞食。時彼天女人 復為長者婦,以好飲食,奉上式詰如來,普 作誓願:『持此功德之業,所生之處莫墮三 惡趣,顏貌端正,與人殊異。』

「爾時,彼女人後 便命終生三十三天,於彼復作女人身,極 為端正,有五事功德勝彼諸天。爾時天 女,豈異人乎?莫作是觀。所以然者,彼女 人者,則我身是。

「即於彼劫毘舍羅婆如來 出現於世,爾時天女隨壽長短,命終之後 來生人中,受女人身,顏貌端正,世之希有。 復與長者居士作婦。爾時,長者婦復以妙 衣好服奉上如來,發此誓願:『使我將來之 世得作女身。』時彼婦女命終之後生三十 三天,顏貌端正,勝彼天女。爾時彼女人者, 豈異人乎?莫作斯觀。所以然者,爾時女人 者,則我身是。

「時彼女人隨壽長短,命終之後, 來生人中,在波羅 [木*奈] 大城,與月光長者作 婦婢,顏貌麁醜,人所惡見。自毘舍羅婆去 世,更無佛。爾時,各佛遊化。時月光長者婦 告其婢曰:『汝在外遊行,求覓沙門!顏貌端 正,入吾意者,將來在家,吾欲供養。』爾時,彼 婢即出家中,在外求覓沙門!遇見各佛城 內遊乞,然顏貌麁惡,姿色醜弊。時彼婢使 語各佛曰:『大家欲見,願屈至家。』即入白 主:『沙門已至,可往相見。』

「時長者婦見沙門 已,心不歡樂,即語其婢:『此還發遣,吾不布 施。所以然者,由其顏貌麁弊故。』爾時,其 婢語夫人曰:『設夫人不惠施沙門者,我 今日所應食分,盡用惠施。』時彼夫人即出食 分,細 一升。時彼婢便授與沙門,各 佛受此食已,飛在虛空作十八變。時長者 婢復作誓願:『持此功德,所生之處莫墮三 惡趣,使我將來之世,得作女人,極為端 正。』

「時彼各佛手擎鉢飯,遶城三匝,月光 長者將五百商人集普會講堂。時彼城中 男女大小,見各佛擎鉢飯,飛在虛空,見已, 相謂言:『斯是何人功德乃爾乎?遇此各 佛飯食惠施?』

「時長者婢語夫人曰:『出觀 向沙門神德,飛在虛空作十八變,神德無 量。』時長者婦告其婢曰:『今所惠施沙門 之食,設獲福者,盡持與我,我當與汝二日 食直。』其婢報曰:『不堪任以福相與。』夫人告 曰:『與汝四日食直,乃至十日食直。』其婢報曰: 『我不堪任以福相與。』夫人告曰:『我今與汝 百枚金錢。』其婢報曰:『我不須。』夫人復告:『與 汝二百,乃至千枚金錢。』其婢報曰:『我亦不須。』 夫人告曰:『我免汝身,使不作婢。』婢報 曰:『我亦不須求為良人。』夫人復告:『汝作 夫人,我為婢使。』其婢報曰:『我亦不須求為 夫人。』夫人告曰:『我今當取汝撾打,毀兀 耳鼻,截汝手足,當斷汝頭。』其婢報曰:『如 斯之痛,盡堪任受,終不以福而相惠施;身 屬大家,心善各異。』爾時,長者婦即撾其婢。

「時五百商人各作斯論:『此神人者今來乞食, 必當是我家施與。』時月光長者發遣諸人,還 來入家,見夫人取婢鞭打,即問之曰:『以何 因緣而鞭此婢。』時婢便以斯因緣具白。時 月光長者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即攝夫人 以為婢使,使其婢代夫人處。

「爾時,波羅 捺城有王治化,名梵摩達。時彼大王聞月光 長者飯辟支佛,甚懷喜悅,乃遇真人,隨時 惠施。梵摩達王即遣人召月光長者,而告 之曰:『汝實飯神仙真人乎?』長者白王:『實遇 真人,以食惠施。』時梵摩達王尋時賞賜,更增 職位。時長者婢隨壽長短,命終之後生三十 三天,顏貌殊妙,世之希有,五事功德勝彼 諸天。諸妹莫作是觀,爾時長者婢,即我身 是也。

「於此賢劫中有佛出世,名拘樓孫如 來。時彼天女隨壽長短,命終之後生於人 中。爾時,耶若達梵志作女。時此女人復飯 如來,發誓願,求作女人身。後命終生三 十三天,顏貌端正,勝諸天女。復從彼命終, 生於人中。

「爾時,拘那含牟尼佛出現於世。 時彼天女為長者女,復以金華供養拘那 含牟尼佛:『持此功德,所生之處,莫墮三惡 趣,使我後身得作女人身。』時此女人隨壽 長短,命終之後生三十三天,於彼端正,出 眾天女上,有五事功德而不可及。爾時長 者女供養拘那含牟尼佛,豈異人乎?莫作 斯觀,爾時長者女人,則我身是。

「時彼天女隨 壽長短,來生人中,復與長者作婦,顏貌殊 特,世間希有。

「爾時,迦葉如來出現於世。時 長者婦七日七夜,供養迦葉佛,發誓願言: 『使我將來世得作女人身。』時長者婦隨壽 長短,命終之後生三十三天,有五事功德 勝彼天女。爾時長者婦供養迦葉佛者,豈 異人乎?莫作斯觀,爾時長者婦,則我身是。

「於此賢劫釋迦文出現於世,時彼天女命 終之後生羅閱城中,與劫毘羅婆羅門作 女,顏貌端正,出諸女人表。劫毘婆羅門女 正以紫磨金像,至彼女人所,黮如似墨, 意不貪五欲。諸妹莫作斯觀,此女人身豈 異人乎?爾時婆羅門女者,則我身是也。諸妹 當知,緣昔日功報,與比鉢羅摩納作婦,所 謂摩訶迦葉是。尊大迦葉先自出家,後日我 方出家,自憶昔日所經歷女人之身,是以 今故自笑耳。我以無智自蔽,供養六如來, 求作女人身,以此因緣,故笑昔日所經歷。」

爾時,眾多比丘聞婆陀比丘尼自憶宿命無 數世時事,即往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 坐。以此因緣,具白如來。

爾時,世尊告諸比 丘:「汝等頗見聲聞之中比丘尼,自憶無數世 事如斯人乎?」

比丘白佛:「不見。世尊!」

告諸比丘:「我聲聞中第一弟子自憶宿命無 數世事,劫毘羅比丘尼是。」

爾時,諸比丘聞佛 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