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hāsaṅghika Vinaya摩訶僧祇律

Abhisamācārika威儀法

Vagga 1. Saṅghathera上座

摩訶僧祇律卷第三十四

明威儀法之一(上坐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比丘僧集欲作布薩。比丘盡集。時難陀為僧上座不來。有檀越持物來。待僧和合已欲布施。問僧集未。答言未集。復問誰不來。答言。僧上座不來。檀越嫌言。我待僧集欲有所施。而上座不來。待良久便布施而去。上座逼暮方來。竟不行舍羅。復不唱不來。諸比丘說欲清淨。直略說四事而去。年少比丘問言。上座來未。答言。上座來已還去。年少比丘嫌言。云何上座來亦不使人知。去亦不使人知。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難陀來。來已佛問難陀。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從今日後。僧上座應如是知。云何如是知上座法應知。今十四日若十五日布薩。中間布薩若晝若夜。當知處所。若溫室講堂若林中。應廣誦五篇戒下至四事及偈。餘者僧常聞。若城邑聚落中有比丘者。上座應令人唱。今僧十四日若十五日若食前食後。爾許人影在某處布薩。應先使人掃地泥治散眾花已。誰應願誦戒行舍羅。上座應知。說戒時僧未集有檀越來者。上座應為說法共相勞問。若不能者。應請第二上座。若法師為說法布薩時至者。應問檀越欲去住。若言去者。應與願發遣令去。住者應遣出已作布薩。有者應香湯洗舍羅已行。若坐希者應一人行一人收。不得覆頭覆肩行籌。應脫革屣偏袒右肩行籌。受籌人亦如是。先行受具足人籌。然後行沙彌籌行已應白。爾許受具足人。爾許沙彌。合有爾許人。僧上座應誦戒。若不能者。次第二上座誦。若復不能。乃至能誦者應誦。誦時若逼暮天陰風雨。有老病人不堪久坐。住處遠有王難賊難。爾時得略誦。若日早無上諸難者應廣誦。若上座自誦。若餘人誦。若和合竟夜說法論議問答願。上座布薩法應如是。若不爾者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比丘僧集欲作布薩。第一上座來。第二上座不來。時檀越持物來欲布施。問僧集未。答言未集。問誰不來。答言。第二上座不來。檀越嫌言。我欲少有所施。第二上座不來。待良久不來。便布施而去。第二上座逼暮方來。上座嫌言。世尊獨制我。第二上座便不問耶。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是比丘來。來已佛問比丘。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從今日後。布薩時第二上座亦應如是知。云何如是知。一切如上座中廣說。但以第二上座為異耳。若僧上座不能者。第二上座應知。若不如是者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比丘僧集欲作布薩。上座第二上座來。餘人彷徉不時來集。上座第二上座嫌言。世尊獨制我。不制餘人耶。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是諸比丘來。來已佛問。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言。從今日後。布薩事一切僧應如是知。云何如是應知。月一日二日乃至十四日十五日。布薩中間布薩日處所應知。若人問今是幾日。不得逆問昨日是幾日。要當知。若恐忘者。應作籌繩穿懸講堂前若食前。直月知事人日過一籌。布薩日廣誦五篇戒乃至四事及偈。餘者僧常聞。一切如上座中廣說。但一切為異。若上座第二上座復不能者。餘一切盡應知。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祇洹精舍檀越設供飯比丘僧。第一上座不來。羹飯已冷。檀越言。比丘僧集未。答言未集。誰不來。答言。第一上座不來。檀越嫌言。我捨家業來欲飯僧。而比丘不集。上座時至方來。亦不歎食願。狼狽食已便去。年少問言。上座來未。答言。已來食竟便去。年少嫌言。上座來亦不令人知。去亦不令人知。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難陀來。來已佛問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從今日後。僧上座食應如是知。云何如是知。今日誰施食。為二部眾。為一部眾。為別房請。聚落中若精舍中應知。若有人請明日飯僧。僧上座不得即受。應知前請人姓名客舊巷陌處所。恐有人試弄比丘故不應即受。若有人識彼請人男女得受請。受請已不得便隨去。至明旦應遣直月若園民若沙彌往看之。或遭縣官水火盜賊產生死亡不能得辦。若有此難。僧應自辦食。若無者語令乞食。使往問請主食辦未若言是何人是何食。當知彼誑。若僧伽藍有食應辦常食。若無應唱言比丘僧被誑。各自乞食。若請主言尊者正爾辦。是時上座應知時。若冬時應一切集已共去。若春夏時。應前後去。若到彼請家日早食未辦欲餘行。應白比丘。我欲至某甲家。若食辦者莫待我。去已應早還。入檀越家時。上座應知坐左右。若檀越作吉祥會。右敷座者應坐。若為餓鬼會。左敷座者亦應坐。若敷長淨坐具。急者應以手按令緩。徐徐坐不得使裂。若不急者不得頓身坐。或下有器物眠小兒。先應一手按座。不得持膩及餅果著上。不得用拭手。上座當知誰看房誰病。應語與食。若檀越惜者。應語言。長壽。法應與。不得不與。若日早者應著行取。若日晚者應先取發遣令去。僧上座應知前人為何等施。當為應時願。若檀越行食時。多與上座者。上座應問一切僧盡得爾許不。答言止上座得耳。應語言一切平等與。若言盡得者應受。若須少取少。下者應語多與。若乳酪餅肉酥如是比好食。盡應語平等與。僧上座法不得隨下便食。應待行遍唱等供已然後得食。上座法當徐徐食。不得速食竟住看令年少狼狽食不飽。應相望看。不得食竟便在前出去。應待行淨水。隨順願已然後乃出。若為亡人施福者。不應作是吉祥歎。

賢善已無常  今是吉祥日
種種設餚  供養良福田

應作如是願。

一切眾生類  有命皆歸死
隨彼善惡行  自受其果報
行惡入地獄  為善者生天
若能修行道  漏盡得泥洹

若生子設福者。不應作如是說。

僮子棄塚間  [口*束]指七日活
不遭蚊虻害  僮子功德力
應如是
僮子歸依佛  如來毘婆施
尸棄毘葉婆  拘樓拘那鋡
迦葉及釋迦  七世大聖尊
譬如人父母  慈念於其子
舉世之樂具  皆悉欲令得
令子受諸福  復倍勝於彼
室家諸眷屬  受樂亦無極

若入新舍設供者。不得作是說。

若火燒屋時  得出中所有
必為己財寶  不為火所焚

應作如是願。

屋舍覆蔭施  所欲隨意得
吉祥賢聖眾  處中而受用
世有黠慧人  乃知於此處
請持戒梵行  修福設飲食
僧口願故  宅神常歡喜
善心生守護  長夜於中住
若入於聚落  及以曠野處
若晝若於夜  天神常隨護

若估客欲行設福者。不應作是說。

一切諸方面  賊難不可行
今正是其時  出家修梵行

應作如是說。

諸方皆安隱  諸天吉祥應
聞已心歡喜  所欲皆悉得
兩足者安隱  四足者亦安
去時得安隱  來時亦安隱
夜安晝亦安  諸天常護助
諸伴皆賢善  一切悉安隱
康健賢善好  手足皆無病
舉體諸身分  無有疾苦處
若有所欲者  去得心所願

東方有七星。常護世間令得如願。一名吉利帝。二名路呵尼。三名僧陀那。四名分婆[口*束]。五名弗施。六名婆羅那。七名阿舍利。是名七星。在東方常護世間。今當護汝令得安隱得利早還。一切星宿皆當護汝。復次東方有八天女。一名賴車摩提。二名尸沙摩提。三名名稱。四名耶輸陀羅。五名好覺。六名婆羅濕摩。七名婆羅浮陀。八名阿毘呵羅。是名八天女。在東方常護世間。有天王名提頭賴吒。揵闥婆王及一切諸天常護汝等。普令安隱得利早還。東方有支提名弓杖。常出光明。諸天恭敬供養。是一切供養天。當護汝令得財利安隱早還。南方有七星。常護世間。一名摩伽。二三同名頗求尼。四名容帝。五名質多羅。六名私婆帝。七名毘舍佉。是名七星。在南方常護世間。今當護汝令安隱得利早還。一切星宿皆當護汝。南方有八天女。一名賴車魔帝。二名施師魔帝。三名名稱。四名名稱持。五名好覺。六名好家。七名好力。八名非斷。常護世間。有天王名毘留荼。俱魔荼鬼神王。共護汝等得利早還。南方有支提名阿毘施。常放光明。諸天恭敬供養。一切供養支提諸天。常護汝等安隱得利早還。西方有七星。常護世間。一名不滅。二名逝吒。三名牟邏。四名堅強精進。五六同名阿沙荼。七名阿毘闍摩。是名七星。常護世間。當護汝等得利早還。一切星宿皆當護汝。西方有八天女。一名阿藍浮婆。二名雜髮。三名阿利吒。四名好光。五名伊迦提舍。六名那婆私迦。七名既色尼。八名沙陀羅。是名八天女。有天王名毘留博叉。常護世間。有龍王名婆留尼。及一切諸龍當護汝等得利早還。西方有山名饒益。日月居中。若有所求得心所願。北方有七星。常護世間。一名檀尼吒。二三同名世陀帝。四名不魯具陀尼。五名離婆帝。六名阿濕尼七名婆羅尼。是名七星。常護世間。當護汝等得利早還。一切星宿皆當護汝。北方有八天女。一名尼羅提毘。二名修羅提毘。三名俱吒毘。四名波頭摩。五名呵尼。六名波利。七名遮邏尼。八名迦摩。是名八天女。有天王名婆留那。常護世間。當護汝等得利早還。北方有山名枳羅蘇。鬼神常居中。一切諸鬼神當護汝等得利早還。二十八宿并日月三十二天女并四大天王治世有名稱。東方提頭羅吒王。西方毘留博叉王。南方毘留荼王。北方婆留那王。八沙門八婆羅門。八大國剎利八帝釋女等。當護汝等得利早還。若取婦施者。不應作是說。

枯河無有水  國空王無護
女有兄弟十  亦名無覆護
應作是
女人信持戒  夫主亦復然
由有信心故  能行修布施
二人俱持戒  修習正見行
歡喜共作福  諸天常隨喜
此業之果報  如行不齎糧

若出家人布施者。不得作是說。

使子孫繁熾  奴婢及錢財
牛羊諸六畜  一切皆滋多

應作是願。

家家乞  值瞋或遇喜
將適護其意  出家布施難

僧上座應如是知。若不如是者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時檀越飯僧難陀為上座先坐。優波難陀及餘比丘不時集。上座嫌言。世尊獨制我。不制餘人耶。乃至佛言。從今日後。應一切齊集食。上座應如上說。此中但以第二上座。及一切為異。乃至當留比坐坐處。若行食人過者。不得默然而看。比坐應語。與是不得得食便先食。要待遍已然後食。若時逼者隨下隨食無罪。上座應願。若不能者。第二上座願。若復不能者。下過乃至能者願。如是一切食上座應知。若不如是知者越威儀法。佛住舍衛城。時優波難陀度人出家受具足。受具足已不教誡。如天牛天羊威儀不具足。不知承事和上阿闍梨長老比丘法。又不知入聚落阿練若法。入眾著衣法。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優波難陀來。來已佛問比丘。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從今日後。和上應如是教共行弟子。云何教。受具足已應教誦二部比尼。若不能者教誦一部。復不能者教廣誦五篇戒。復不能者教誦四三二下至四事。日三教。晨起日中向冥。教法者。若阿毘曇。若比尼。阿毘曇者九部經。比尼者波羅提木叉。略廣。若不能者應教知罪輕重。知線經義。知比尼義。知陰界入義。知因緣義。教威儀非威儀應遮受經時共誦時坐禪時。即名教。若不受經共誦坐禪者。下至應教莫放逸。和上不如是教共行弟子者。越威儀法。

復次佛住舍衛城。時優波難陀共行弟子。不數至和上所。優波難陀嫌言。世尊獨制我不制弟子。弟子來我當教。不來我教誰。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是比丘來。來已佛問比丘。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從今日後。共行弟子應如是事和上云何事。共行弟子法應晨起先右入和上戶。入已頭面禮足問安眠不。若受經若問事已應出。小行器唾壺著常處。先以水灑地然後掃。巨摩塗地。洗手已授水齒木竟。持與迎粥食。粥已洗器舉著常處。若有請處者應往迎食。欲入村時授入聚落衣。卷疊院中衣著常處。入聚落時應從師後行。若欲乞食時當白和上。和上應語如法莫放逸。若先還者應與和上敷坐床取淨水辦草葉待和上。和上還已應授與院中衣。取入聚落衣抖擻疊著常處。若熱時應與水洗浴。寒時應然爐火已。若得好食者應授與和上。和上看已應問。汝何處得是好食。若言某甲婬女家寡婦家大童女家不能男家惡名比丘尼邊惡名沙彌尼邊得。和上應語。此非行處不應取彼食。若言為說法故得。應語不得邪命取人食。食時應授水洗手授食。若是熱時與冷水以扇扇之。食已收取草葉洗舉著常處。和上若欲入林坐禪時。應取尼師檀著肩。上持澡罐隨後。到已若受經問義。得已應在一處修習。若欲共他並誦時白和上。和上應問與誰共誦。答言。與某甲共誦。和上觀前人。持律緩者應語莫去。此人不可與作往反。若持律好者。應語誦。還時應取尼師檀著肩上持澡罐隨還。和上欲禮塔時。應與水洗手授華。禮塔已與敷坐床與洗與油塗足。欲眠時應拂拭床褥安枕。應與然燈。內唾壺小行器。和上安隱已然後受經問義。分房當次得時先問和上然後取。二人共得房者。和上應問汝共誰得房舍。答言共某甲。應觀前人。持戒緩者應語莫取。生人過患。若賢善者語取。後更有上座來出去時亦當白。若共行弟子於和上所應如是作。若不作者越威儀法。若弟子眾多。下至一拂拭床。是名事。

佛住舍衛城。時難陀優波難陀受人依止不教誡。如天牛天羊。一一如上和上中廣說。但以阿闍梨為異耳。

佛住舍衛城。爾時難陀優波難陀受人依止弟子不來。師嫌言。世尊獨制我不制弟子。弟子不來我當教誰。如上共行弟子中廣說。但此中以依止弟子為異耳。

上座布薩事  第二一切然
上座食上法  第二一切然
和上所教示  共行應隨順
依止順法教  弟子應奉行初跋渠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