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hāsaṅghika Vinaya摩訶僧祇律

Abhisamācārika威儀法

Vagga 3. Kaṭhina衣帶簾

佛住舍衛城。如來五事利益故。五日一行諸比丘房。見比丘敷衣地補。佛言。從今日應作席。作法應用竹[竺-二+韋]長十肘廣六肘。欲縫衣時應在講堂上若溫室禪坊中。敷席已張衣上縫。當洗坐上。若不洗當背坐上勿令近不得在上曬穀曬衣染衣。不得使日炙雨露鳥獸污上。縫衣竟當內著覆處。若無席者應在床上作。若復無者溫室講堂上巨摩塗地縫。縫衣時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比丘坐禪還。持冷他。彼比丘心驚不安。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從今已後當作障隔。作法者。應[竺-二+韋]竹若旃。四角施簾繩繫。坐禪還時開。入中還閉。不得晝閉應舉。夜當下。障隔法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世尊五事利益故。五日一行諸比丘房。見房舍漏壞不治。佛知而故問。是何房舍漏壞乃爾。從今日後。房舍應如是知。云何如是知。不聽見房舍漏壞不治。若草覆者草補。乃至泥覆者泥補。應時時掃屋間蟲網塵埃。地高下者應平治。塞鼠孔泥治。半月當一巨摩塗地。若地燥者當水和塗。若濕者淳用。若是上屋地作紺青色者。當以物裹床足。不得在中然燈經行及著革屣。不得唾地。當用唾壺。若是中屋者。得洗足洗手面盪。下屋者。得然燈經行洗手足面。房舍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世尊五日一行諸比丘房。見房舍講堂壁上涕唾淋落垂地。佛知而故問。是何涕唾不淨乃爾。佛言。從今日後。涕唾法應如是知。云何如是知。壁泥已不泥盡不得唾。若地不泥者當唾一處。以磨之。不得處處污。若作地者應用唾壺。底當安沙若灰礓石。當數棄之。勿令臭穢生蟲清水。淨洗覆乾。不得在中嚼齒木。若禪坊中欲唾者。應唾革屣底拭地。若地有覆者當用唾壺。若在食上欲唾者。不得大喀著地。使比坐比丘惡心。應唾兩足中間以磨之。若大多出不止者。當出外唾已還坐。若和上阿闍梨前欲唾者。當至屏處。若聚落中欲唾者應唾足邊。以磨之若是末吐無罪。若塔院中僧院中見涕唾者。應以足磨之。若二人共見。小者應磨。若小者持戒緩者當自磨。比丘唾時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比丘舉著向孔中。旋風來吹墮地即破。聞食粥揵椎聲欲取。正見一聚碎瓦。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是比丘來。來已佛問比丘。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從今日後。應如是知。云何知。不得舉著向孔中岸邊危處。不得著開戶扇處及行來處。不得用灰洗令脫色。當用樹葉汁無沙巨磨洗。洗時不得在岸邊危處石上。不得在多羅樹下迦毘陀樹下那梨樹下。洗應踞坐。若胡跪離地一手。應先洗和上阿闍梨然後自洗。不得持自中殘水瀉和上阿闍梨中。當持和上阿闍中殘水洗己。乾時亦先收和上阿闍。盛時應先盛。和上阿闍梨。盛時當踞坐持囊帶串臂著膝上盛之。若著臥床上若坐床上。囊當用兩重三重作。欲懸時。當先搖捎橛堅不。然後安之。若無懸處者當著床上。若向中有籠蔬遮者得安。若有龕者得安。勿令相龕當作緣。不得闇中不得不淨手取。應淨洗手。若以葉捻取。時一手捉兩。一手捉一。不得捉四。授時不得卒放。應問言捉未。若言捉已乃放。不得持盛不淨物。亦不得用盛水剃髮洗手足面浴室中用及洗小便處用。護如護眼應當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六群比丘呰毀粥。若見薄者作是言。此非粥。此是遙浮那河。若見粥強者便言。此非粥。是飯折人齒。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是比丘來。來已佛問比丘。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從今已後。粥應如是知。云何知。若聞打食粥揵椎聲時。當知此是二部僧粥。為是一部僧。為是師徒眷屬。知已應去。到已不得形相厚薄。隨得應取。不得越次取。取時不得覆頭覆肩著革屣。應脫革屣偏袒右肩取。若行粥人去駃者。下至脫革屣根。若不及脫者待還。時取。若倩人取。若坐者次第取。若薄者不得言太清如遙浮那河見月影。若強者不得言此是飯折人齒。隨得應取。粥法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爾時比丘在帝釋石室山邊坐禪。時有比丘在前立住。坐禪比丘心不得定。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是比丘來。來已佛問言。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從今日後。當如是住。云何如是住。不得在坐禪比丘前立。不得在僧中當前立。不得當徒眾坐前立。不得當和上阿闍梨前立。及長老比丘前立。不得著革屣叉腰覆頭放兩手在邊。若病者無罪。不得在婬女前住。樗蒱兒前沽酒家前屠兒前獄囚前殺人前住。不得在深邃處立住。住法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摩訶僧祇律卷第三十四


摩訶僧祇律卷第三十五

明威儀法之二

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爾時有比丘。著多羅屐在坐禪比丘前經行。比丘心不得定。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是比丘來。來已佛問言。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從今已後。應如是經行。云何如是。不得在坐禪比丘前經行眾僧前徒眾前和上阿闍梨前長老比丘前經行。若病服酥服吐下藥。得在前經行。行時不得背迴。應面向右迴。若共和上阿闍梨經行時。不得在前不得共並。當隨後行。迴時不得先迴。應在後面向右迴。不得在婬女前經行摴蒱兒前估酒前屠肆前獄卒前殺人前。不得深邃處經行。當在不深不淺處經行。經行法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六群比丘在禪房。中作駱駝坐。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六群比丘來。來已問言。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從今日後。不得作駱駝坐。應加趺坐。若坐久寄極者。當互舒一。不得頓舒兩。若起經行。不得覆頭禪坊中坐。若老病得覆半頭一耳。若屏處樹下覆頭無罪。和上阿闍梨上座前長老比丘若坐若立。不得坐。不得在婬女前乃至深邃處坐。當在不深不淺處坐比丘應如是坐。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六群比丘伏臥仰臥左臥。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是比丘來。來已問言。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從今已後。當如是臥。云何臥。不聽餓鬼臥。不聽阿脩羅臥。不聽貪欲人臥。若仰向者阿脩羅臥。覆地者餓鬼臥。左臥者貪欲人臥。比丘應如師子獸王顧身臥。敷時不聽左敷應右敷。頭向衣架。不得以向和上阿闍梨長老比丘。不得初夜便唱言噓極而臥。當正思惟自業。至中夜乃臥。以右著下如師子王臥。累兩合口舌柱上齗。枕右手舒左手順身上。不捨念慧思惟起想。不得眠至日出。至後夜當起正坐思惟已業。若夜惡眠不自覺轉者無罪。若老病若右有癰瘡無罪比丘臥法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也。

衣帶簾障隔  房舍及涕唾
龕粥行住  坐臥三跋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