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hāsaṅghika Vinaya摩訶僧祇律

Abhisamācārika威儀法

Vagga 7. Padīpa

佛住舍衛城。爾時諸比丘闇中入禪坊倒地。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從今日聽然燈。時六群比丘當直然燈。以口吹滅以手扇滅以衣扇滅。復放下風擾亂諸坐禪比丘。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從今已後然燈法應如是。云何如是。應從最下次第當直當直人應預辦木鑽牛屎於食屋中宿火不得頓然燈。當置火一邊漸次然之然燈時當先然照舍利及形像前燈。禮拜已當出滅之。次然廁屋中。若坐禪時至者。應然禪坊中。應唱言。諸大德願燈隨喜。次然道經行處次然閣道頭。若多油者廁屋中當竟夜然若油少者人行斷當滅。滅已次滅道經行處。次滅閣道頭。次滅禪坊中燈。滅禪坊中燈時不得卒滅。當言諸大德敷褥欲滅燈。便以手遮唱言。燈欲滅燈欲滅。不聽用口吹滅手扇滅及衣扇滅當折頭燋去。至後夜時當復起先然廁屋。次然道經行處。次然閣道頭。次然禪坊中。然禪坊中時不得卒入然。當唱言。諸大德燈欲入燈欲入。次唱說偈曉欲滅時。當先滅閣道頭。次滅行處。次滅廁屋中。次滅禪坊中燈。然燈法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也。

佛住舍衛城。爾時諸比丘禪坊中坐禪低仰而睡。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從今已後。應行禪杖。六群比丘行禪杖時。擣比肋。彼即驚喚殺我長老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乃至佛言。從今日後。應如是行禪杖。作禪杖法應用竹若[竺-二+韋]長八肘物。裹兩頭。下坐應行。行時不得覆頭覆右肩著革屣。當偏袒右肩。若有睡者不得卒急喚起。不得。當併邊以杖拄前三搖復不覺者。若在左邊當拄右膝。若在右邊當拄左膝。覺已當起取杖而行。亦不得覆頭覆右肩。當偏袒而行。若睡者眾多。不得如牛一時併起應兩人三人起。年少應行杖。若和上阿闍梨睡。亦應令起。恭敬法故。應起取杖。弟子不得與杖當自行。行杖人不得隨瞋愛而求其過。當攝六情一心思惟。若有睡眠者應與彼取杖人不得嫌恨。當作是念。彼今與我除陰蓋。益我不少。念已應起行。若有睡者應與。行禪杖法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也。

佛住舍衛城。爾時比丘行禪杖。天寒手戰。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從今日後應作丸。六群比丘行丸時。擲胸擲面。比丘驚言殺我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從今日後。作丸法擲丸法應如是。云何如是。作丸法應用若線若毛若[疊*毛]作。不得令太堅。不得太軟。行法當先與中央人。若有睡者不得趣擲頭面。當擲前前人。恭敬法故應起取。取已還坐。若和上阿闍梨睡者不得置亦應與丸。彼恭敬法故應起。弟子應代行丸。彼應還坐不得俠恨求過。得丸者當作是念。彼今與我除陰覆饒益不少。行丸法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六群比丘禪坊戶前脫革屣。以底相拍。如提乾魚而入。亂坐禪比丘。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乃至佛言。從今已後。禪坊中脫革屣應如是。云何如是。不聽禪坊戶前拍革屣。若地有覆者。當脫持入。不得如提乾魚。當以底相搭。衣覆而入。當著右邊尼師檀下。若地無覆者。當徐徐著入。脫已而坐。禪坊內革屣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六群比丘禪坊內立。抖擻尼師檀作聲。亂諸比丘。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從今已後。禪坊中尼師檀應如是。云何如是。不得禪坊中抖擻尼師檀。當中襞褻置左肩上而去。到已中屈疊敷而坐來時亦當襞褻著肩上而還。若欲置常處者當中掩之。還時當徐舒而坐。禪坊中尼師檀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六群比丘禪坊中故大謦欬作聲。亂諸比丘。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乃至佛言。從今已後。禪坊中謦欬應如是。云何如是。若欲謦欬時不得放恣故大作聲。當掩口徐徐作聲。若大不可制當起出。出已欬竟還入。若猶故不止者。當語知事人已去。謦欬法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六群比丘以草根以縷以屑。散著鼻中連啑作聲。亂坐禪比丘。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從今已後。啑應如是。云何如是。禪坊中啑者不得放恣大啑。若啑來時當忍以手掩鼻。若不可忍者。應手遮鼻而啑。勿使涕唾污濺比坐。若有啑者不得言語。若上座啑者應言和南。下坐者默然。啑法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六群比丘禪坊中欠呿。張口舒臂頻申骨節作聲。亂諸比丘。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乃至佛言。從今已後。頻申欠呿法應如是。云何如是。若坐禪坊內坐欠呿欲來時。不得放恣大欠呿頻申作聲。應當自制。若不可忍者。當手覆口徐徐欠。不得亂比坐。頻申時當先舉一手下已次舉一手。欠呿頻申法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六群比丘禪房中坐。把搔擖擖作聲。亂諸比丘。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乃至佛言。從今已後。應如是把搔。云何如是。不得大把搔令擖擖作聲。不得用指甲及木把搔。若大痒者當以手摩若指頭刮。把搔法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佛住舍衛城爾時六群比丘噉豆多飲酪漿。在禪坊中四角頭坐。迭互放氣細作聲而言。長老。此聲調和甚好不。以手把氣而拄他鼻言。長老香不。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乃至佛言。從今已後。下風事應如是。云何如是。不得故食多氣物用作調戲。禪房中若急下風來者當制。若不可忍者。當向下坐。若下坐處有僧上座者。應還向上座。放氣時不得令大作聲擾亂比坐。若食上下風來者亦向下坐。勿令擾亂比坐。若和上阿闍梨長老比丘前者。當出去在下風勿令臭熏。若共賈客道行。不得在前縱氣。若氣來不可忍者當下道在下風放之。放下風法應如是。若不如是越威儀法。

然燈行禪杖  擲丸持革屣
尼師檀謦欬  啑及頻申欠
把搔及下風  第七跋渠竟

云何是威儀非威儀。威儀者二部比尼隨順行。是名威儀。不隨順行是名非威儀。威儀眾學越惡心無心觸女人一切心悔越比尼威儀竟。

摩訶僧祇律卷第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