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hāsaṅghika Vinaya摩訶僧祇律

Bhikkhunī Pakiṇṇaka比丘尼跋渠

40四十

佛住舍衛城阿耆羅河彼岸。請二部僧食。比丘比丘尼俱欲渡。比丘言。世尊制戒。不得共船載。比丘二人三人輕船而渡。渡盡比丘尼渡。渡已問歲數。日時已過。時大愛道失食飢羸。到世尊所頭面作禮住一面。佛知而故問。何故飢色。即以是事具白世尊。佛言。從今日後。上座八人。當次第如法。餘者隨到而坐。若五年大會多人集。比丘尼上座八人當次第坐。餘者隨意坐。若八人不隨次第坐。越比尼罪。是故世尊說。

二眾淨不同  三非比丘僧
三非比丘尼  無殘八上座
第五跋渠竟

比丘雜跋渠中。別住蒜傘蓋。乘刀治革屣同床臥坐伎樂九事應出不說。餘十三跋渠殘比丘尼別。五雜跋渠威儀中。阿練若浴室廁屋縫衣簟應出不說。餘盡同比丘尼。二部修多羅及學五百戒。世尊分別說戒序。八波羅夷。十九僧伽婆尸沙。三十尼薩耆波夜提。百四十一波夜提。八波羅提提舍尼。六十四眾學。七止諍法。法隨順法偈在後。比丘尼比尼竟。

摩訶僧祇律私記。

中天竺昔時。暫有惡王御世。諸沙門避之四奔。三藏比丘星離。惡王既死更有善王。還請諸沙門還國供養。時巴連弗邑有五百僧。欲斷事而無律師。又無律文無所承案。即遣人到祇洹精舍。寫得律本于今傳賞。法顯於摩竭提國巴連弗邑阿育王塔南天王精舍。寫得梵本還楊州。以晉義熙十二年歲在丙辰十一月。於場寺出之。至十四年二月末都訖。共禪師譯梵本為秦焉。故記之。佛泥洹後。大迦葉集律藏為大師宗。具持八萬法藏。大迦葉滅後。次尊者阿難亦具持八萬法藏。次尊者末田地亦具持八萬法藏。次尊者舍那婆斯亦具持八萬法藏。次尊者優波崛多世尊記無相佛。如降魔因緣中說。而亦能具持八萬法藏。於是遂有五部名生。初曇摩崛多別為一部。次彌沙塞別為一部。次迦葉維復為一部。次薩婆多。薩婆多者。晉言說一切有。所以名一切有者。自上諸部義宗各異。薩婆多者。言過去未來現在中陰各自有性。故名一切有。於是五部並立紛然競起。各以自義為是。時阿育王言。我今何以測其是非。於是問僧佛法斷事云何。皆言法應從多。王言若爾者。當行籌知何眾多。於是行籌取本眾籌者甚多。以眾多故。故名摩訶僧祇。摩訶僧祇者大眾名也佛說犯戒罪報輕重經。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爾時尊者目連。晡時從禪定覺。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住一面。時尊者大目連白佛言。世尊。意有所疑今欲請問。唯願聽許。佛告目連。聽汝所問。當為汝說。目連即白佛言。世尊。若比丘比丘尼。無慚愧心輕慢佛語犯眾學戒。如是犯波羅提提舍尼波夜提偷蘭遮僧伽婆尸沙波羅夷。得幾不饒益罪。唯願解說。佛告目連。諦聽諦聽當為汝說。若比丘比丘尼。無慚無愧輕慢佛語犯眾學戒。如四天王壽五百歲墮梨中。於人間數九百千歲。佛告目連。若無慚無愧輕慢佛語犯波羅提提舍尼。如三十三天壽千歲墮中。於人間數三億六十千歲。佛告目連。無慚無愧輕慢佛語犯波夜提。如夜摩天壽二千歲墮梨中。於人間數二十億四十千歲。佛告目連。無慚無愧輕慢佛語犯偷蘭遮。如兜率天壽四千歲墮梨中。於人間數五十億六十千歲。佛告目連。無慚無愧輕慢佛語犯僧伽婆尸沙。如不憍樂天壽八千歲墮梨中。於人間數二百三十億四十千歲。佛告目連。無慚無愧輕慢佛語犯波羅夷。如他化自在天壽十六千歲墮梨中。於人間數九百二十一億六十千歲。時尊者目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爾時目連即說偈言。

因緣輕慢故  命終墮惡道
因緣修善者  於此生天上
緣斯修福業  離惡得解脫
不善觀因緣  身壞入惡道

摩訶僧祇律卷第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