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hāsaṅghika Vinaya摩訶僧祇律

Bhikkhunī Vibhaṅga比丘尼分

Pācittiya 75波夜提七十五

佛住比舍離。爾時跋陀羅比丘尼於蘇河浴。爾時有五離車童子。於河上看。見已生欲心。比丘尼言。長壽汝去。答言我不去。欲看阿梨耶形體。比丘尼言。汝用看是臭爛身九孔門為。復言不爾。我甚欲見。良久不去。比丘尼作是念。此凡夫愚淺。即以手掩前後而出。其人見已迷悶倒地。血從口出。諸比丘尼語大愛道。大愛道即以是事往白世尊。乃至諸比丘尼問佛。云何是五離車童子。有欲心迷悶倒地乃爾。佛言。非但今日有此欲心。過去世時已曾如是。諸比丘尼白佛言。願欲聞之。佛言。過去久遠。爾時有一天女端正殊特。時有五天子。一名釋迦羅。二名摩多梨。三名僧闍耶帝。四名鞞闍耶帝。五名摩吒。見已各生欲心便作是念。此非可共物。欲心重者當以與之。各言可爾。於是釋迦羅即說頌曰。

我憶婬欲時  坐臥不自安
乃至睡眠時  欲退始得安

摩多梨復說頌曰。

釋迦汝眠時  猶故有暫泰
我憶婬慾時  如陣戰鼓音

僧闍耶帝復說頌曰。

摩多鼓音喻  猶故尚有間
我心染欲時  如駃流漂木

鞞闍耶帝復說頌曰。

汝喻漂浮木  或時有稽留
我憶欲念時  如虻虫不瞬

於是摩吒復說頌曰。

汝等諸所說  全是安樂想
我耽婬欲時  不覺死與生

於是諸天子言。汝最重者即并與之。佛告諸比丘尼。爾時五天子者今五離車是。諸比丘尼白佛言。是比丘尼有何行業端正如是。在大姓家生。以信出家得證無漏。佛告諸比丘尼。過去世時有城名波羅奈。有長者家初取新婦。常有一梳頭人給與飲食。時有辟支佛名宣絺。詣門乞食。其婦見之不大端嚴無恭敬心。既不與食復不語去。梳頭人見已語言。新婦可施與食。答言。醜陋不好。我不能與。即語可賜我食分。我欲與之。答言隨意。亦可棄著水中。其人得食即施辟支佛。於是受食乘空而逝。見其飛騰心大歡喜即發誓言。願我後身生大姓家身體端正。見佛聞法得盡有漏。於是命終即生天上。於百千天女。五事最勝。壽命色力名稱辯才。天上命終生波羅奈城婆羅門家。值迦葉佛出世時。父母出行遊觀。時女在家。迦葉佛入城乞食次到其家。宿殖德故見大歡喜。淨洗銅盤盛種種好食及憍舍耶衣奉上世尊。即說頌曰。

今奉食與衣  眾施中最勝
今供牟尼尊  結習盡得證
如是漏盡證  願我亦復然

此女後嫁適婆羅門家。姑妐嚴惡難事。乃至我用此活為。不如自殺。即持瓔珞及塗身香。并自絞繩。欲行自殺。過見迦葉佛塔。即持嚴身之具供養佛塔。然後自絞。命終之後即生婆羅門家。乃至自說頌曰。

瓔珞衣香花  信供迦葉塔
緣此福報故  今禮世尊足

佛言。從今日後。應作浴衣。乃至已聞者當重聞。若比丘尼作雨浴衣。應量作。長四修伽手。廣二手。若過作截已波夜提。如上僧祇支中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