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hāsaṅghika Vinaya摩訶僧祇律

Bhikkhunī Vibhaṅga比丘尼分

Saṅghādisesa 6僧伽婆尸沙六

佛住王舍城。王舍城中有人名羯暮子。取得羯暮女為婦。端正少雙。持食與夫。世尊到時著入聚落衣。持入城次行乞食到其家。時婦作是念。若我夫見佛者。必當起看妨廢飲食當戶而立。於佛有緣。世尊即放光明照其舍內。其夫[門@視]看。見佛便語婦言。汝大不善但欲減損於我。其婦言。我非欲相損。我畏見世尊已妨廢食耳。其夫瞋言。女人情淺。欲少饒益而傷損不少。婦語夫言。大家郎聽我出家。夫語婦言。欲何道出家。婦言。佛法出家。夫言相聽。即往優羅比丘尼所求出家。即度出家受具足。初夜後夜精勤不懈。至八日得盡有漏。自知作證三明六通心得自在依樹下坐。時釋提桓因往到其所。即說頌曰。

帝釋天營從  來下稽首足
觀是羯暮女  出家始八日
善比丘  漏盡證六通
所作已成辦  德力心自在
折伏諸情根  閉目樹下坐
是故今稽首  世間良福田

此比丘尼有好清聲。善能讚唄。有優婆塞請去。唄已心大歡喜。即施與大張好[疊*毛]。時諸天於虛空中。而說頌曰。

今汝得善利  福德甚巍巍
一切染著盡  清淨奉施衣
今王舍城中  清信諸士女
何不來勸請  微妙善法音
親近能離苦  不請則不說
聞已如修習  則致勝妙處

是時諸人家家請唄。聞歡喜已大得利養。諸比丘尼各生嫉心。便作是言。此妖艷歌頌惑亂眾心。諸比丘尼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喚是比丘尼來。來已問言。汝實作世間歌頌耶。答言。我不知世間歌頌。佛言。是比丘尼非世間歌頌。過去世時有波羅奈城王名吉利。有七女。一名沙門。二名沙門友。三名比丘尼。四名比丘尼婢。五名達摩支。六名須達摩七名僧婢。於迦葉佛前發願。如七女經中廣說。時比丘尼人復將去離眾獨宿。有比丘尼語大愛道。大愛道即以是事往白世尊。佛言。喚是比丘尼來。來已問言。汝實離眾獨宿不。答言實爾。佛言。從今日不聽離眾獨宿。復次流離王罰迦維羅衛國。應廣說。爾時諸比丘尼城外獨宿。乃至除王難。復次爾時諸比丘尼著道行。老病不及伴獨宿。心生疑悔問大愛道。大愛道即以是事往白世尊。佛言。不欲無罪。佛語大愛道瞿曇彌。依止舍衛城住比丘尼皆悉令集。乃至已聞者當重聞。若比丘尼離比丘尼一夜宿除餘時。餘時者。若病時賊亂圍城時。是名餘時。是法初罪。比丘尼者如上說。一夜宿者。日未沒至明相出。除餘時者。不欲離宿老羸病賊亂圍城。若城內不得出。城外不得入。是名餘時。是法初罪僧伽婆尸沙。僧伽婆尸沙者如上說。若比丘尼離比丘尼宿。日未沒至明相出。僧伽婆尸沙。日沒以離至明相出。偷蘭遮。若比丘尼僧伽藍中共房宿。當相去一申手內。一夜中當三以手相尋看。不得一時頓三。當初夜一中夜一後夜一。初夜不尋看越比尼罪。中夜不尋看亦越比尼罪。後夜不尋看亦越比尼罪。一切時看無罪。若上閣下閣異宿者。一夜當三過往。如是僧伽藍中宿偷蘭遮。是故世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