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hāsaṅghika Vinaya摩訶僧祇律

Bhikkhu Vibhaṅga比丘分

Pācittiya 70波夜提七十

佛住舍衛城。廣說如上。爾時尊者優陀夷與一知識同聚落婆羅門。婆羅門女出嫁。至異聚落。遣信語父若阿闍梨。時時來看。我如二不定法中。因緣廣說。乃至佛告優陀夷。癡人。在家俗人尚知出家人所應行法。不應行法汝信心出家而不知出家所應行法。此非法非律。非如佛教。不可以是長養善法。從今日後不聽共女人獨空靜處坐。佛告諸比丘。依止舍衛城住者。皆悉令集。以十利故。為諸比丘制戒。乃至已聞者當重聞。若比丘與女人獨空靜處坐。波夜提。比丘者。如上說。女人者。若母姊妹。若大若小。在家出家。獨者獨一女人。更無餘人。設有餘人。若眠癡狂心亂苦痛。嬰兒非人。畜生雖有是人。故名獨。空靜者。寂靜處。坐者。共坐波夜提。波夜提者。如上說。若比丘與女人共坐竟日。坐者。一波夜提。若比丘女人中間起。更坐一一波夜提。若比丘受請到檀越家坐。女人下食已坐比丘前。復起益食。如是復起復坐。一一波夜提。一女人比丘邊坐一女人來往益食。女人出時比丘應起。起時不得輒爾起。恐彼女疑。謂呼比丘有異想。應先語。姊妹。我欲起。問言何故起。答言。世尊制戒不聽共女人獨空靜處坐。是故起耳。女言。尊者莫起。我自起。起者無罪。減七歲女在階道板上坐。坐已復第二板上坐。坐已復起第三板上坐。如是一一徙處坐。一一波夜提。若家中作務淨人來往不斷者。無罪。若門向道道中行人如比丘乞食頃不斷。彼即當淨人無罪。若比丘女人於閣上共坐。閣下淨人遙見比丘。比丘亦見淨人無罪。比丘女人在閣下坐。閣上人亦如是。或見而非聞。或聞而非見。亦見亦聞。非見非聞見而非聞者。淨人遙見比丘女人共坐。不聞語聲越毘尼罪。聞而非見者。聞語聲不見其人。越毘尼罪。亦見亦聞者。見共坐聞語聲。無罪。非見非聞者。波夜提。盲淨人。越毘尼罪聾淨人。越毘尼罪。盲聾淨人者。波夜提。一盲一聾淨人者無罪。若淨人眠者。當動令覺此罪。亦是聚落。亦阿練若處。亦是時亦非時。亦是晝亦是夜。是屏處非露處。是空靜非眾多是近非遠。是故說。

故奪及疑悔  不捨藏畏怖
水戲指相擬  共行同室宿
空靜處亦然  第七跋渠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