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hāsaṅghika Vinaya摩訶僧祇律

Bhikkhu Vibhaṅga比丘分

Sekhiya 49學法四十九

佛住毘舍離。廣說如上。爾時難陀優波難陀坐為臥人說法。為世人所譏。云何沙門釋子如伎人坐為臥人說法。此壞敗人有何道法。此聽法人無恭敬心。聞說如是微妙法。云何臥聽。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難陀優波難陀來。來已佛問。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汝云何坐為無病臥人說法。從今日後人臥比丘坐不得為說法。除病。佛告諸比丘。皆悉令集。十利故。與諸比丘制戒。乃至已聞者當重聞。人臥比丘坐不得為說法。除病。應當學。病者世尊說無罪。說法者如上說。若比丘為塔為僧事。若詣王若地主時。彼言比丘為我說法。不得語。令起恐生疑故。若邊有坐人者。當為坐人說法。王雖聽比丘無罪。若放恣諸根坐為無病臥人說法者。越學法。狂癡心亂無罪。是故說。人臥比丘坐不得為說法。除病。應當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