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vāstivāda Vinaya十誦律

10. Campeyya Khandhaka瞻波法

八法中瞻波法第三

佛在瞻波國。爾時六群比丘。處處作非法羯磨。一人擯一人。一人擯二人三人四人。二人擯二人。二人擯三人四人一人。三人擯三人。三人擯四人一人二人。四人擯四人。是中有比丘。少欲知足行頭陀。聞是事心不喜。訶責言。云何名比丘。處處作非法羯磨。一人擯一人二人三人四人。二人擯二人三人四人一人。三人擯三人四人一人二人。四人擯四人。如是訶已向佛廣說。佛以是事集比丘僧。知而故問六群比丘。汝實作是事不。答言。實作世尊。佛訶責言。云何名比丘。處處作非法羯磨。一人擯一人二人三人四人。二人擯二人三人四人一人。三人擯三人四人一人二人。四人擯四人。佛但訶責而未結戒。

佛在瞻波國。爾時阿葉摩伽國聚落。名王薩婆。是中有舊比丘。名共金。作摩摩帝帝帝陀羅。六群比丘遊行迦尸國向瞻波國。到王薩婆聚落。是比丘遙見彼來。出迎代持衣開房舍示言。此房舍床臥具被枕。汝等隨上座安住。與辦洗浴具。與油澡豆。欲揩摩者即與揩摩。是摩摩帝夜坐禪。晨朝入王薩婆聚落。到諸貴人舍。讚歎六群比丘言。六群比丘是佛弟子。多聞善巧說法辯才無礙。以是故。汝等應與僧怛那食中食。即時諸婆羅門居士信者。與作怛那食中食與僧。六群比丘噉是食已。肥盛得色得力身柔軟。共相謂言。是好善男子。尊重讚歎我等。作如是好食。數日之中更不復續。六群比丘共相謂言。是善男子轉更不好。不復尊重供養讚歎我等。當喚其來。即喚來到。六群問言。汝何故不復尊重供養讚歎我等。答言。此王薩婆聚落婆羅門居士。信我語者約作供養。我力勢正能齊是。更不能得。六群比丘言。汝見罪不。答言。我有何罪。六群言。汝看我等不如本尊重供養讚歎。彼言。我不見罪。六群比丘言。此人不肯直首。當與作不見擯。即與作不見擯。是人作是念。六群比丘無因緣。我不自首。強作不見擯。我何不向瞻波國詣佛所。如是思惟已。隨意住王薩婆聚落已。持衣瞻波國詣佛所。頭面禮佛足一面立。諸佛常法。有客比丘來。如是問訊。可忍不足不。安樂住不。乞食不難。道路不疲極耶。佛如是語。問訊共金比丘。可忍不足不。安樂住不。乞食不難。道路不疲極耶。答言。世尊。可忍可足乞食無難道路不疲。以是事向佛廣說。佛知而故問共金比丘。六群比丘何因緣故擯汝。答言。世尊。無因無緣我無罪。強與我作不見擯。佛言。若六群比丘無因無緣。汝無罪強擯汝者。汝莫愁憂。我與汝作法伴。六群比丘聞與作擯比丘向瞻波國詣佛所。我等亦當往詣佛所。如是思惟隨意住已。持衣遊行向瞻波國詣佛所。頭面禮佛足一面立。諸佛常法。有客比丘來。以如是語問訊。可忍不足不。安樂住不。乞食不難。道路不疲極耶。佛即以是語。問訊六群比丘可忍不足不。安樂住不。乞食不難。道路不疲極耶。六群比丘答言。世尊。可忍可足安樂住。乞食不難道路不疲極。佛知而故問六群比丘。汝等於王薩婆聚落。有與比丘作不見擯耶。答言。實有世尊。問何因緣故擯。答言。無因無緣彼無罪。強為作擯。佛以是事及先因緣集比丘僧。種種因緣呵責六群比丘言。云何名比丘。無因無緣彼無罪強為作擯。云何名比丘。處處作非法羯磨。一人擯一人二人三人四人。二人擯二人三人四人一人。三人擯三人四人一人二人。四人擯四人。若比丘一人擯一人。犯一突吉羅。一人擯二人。犯二突吉羅。一人擯三人。犯三突吉羅。一人擯四人。四突吉羅。二人擯二人。二突吉羅。二人擯三人。三突吉羅。二人擯四人。犯四突吉羅。三人擯一人。一突吉羅。三人擯三人。三突吉羅。三人擯四人。四突吉羅。三人擯一人。一突吉羅。三人擯二人。二突吉羅。四人擯四人。偷蘭遮。作破僧因緣故。一人擯一人。是非法羯磨不應作。一人擯二人三人四人。是非法羯磨不應作。二人擯二人三人四人一人。是非法羯磨不應作。三人擯三人四人一人二人。是非法羯磨不應作。四人擯四人。是非法羯磨不應作。若一人擯一人。不成羯磨。一人擯二人三人四人。不成羯磨。二人擯二人三人四人一人。不成羯磨。三人擯三人四人一人二人。不成羯磨。四人擯四人。不成羯磨。可四眾作羯磨。是中四比丘成。可五眾作羯磨。是中五比丘成。可十眾作羯磨。是中十比丘成。可二十眾作羯磨。是中二十比丘成。若四眾可作羯磨。是中減四比丘作。是非法羯磨不應作。若白衣作第四人。是非法羯磨不應作。若沙彌若非比丘若外道。若不見擯人不作擯人。惡邪不除擯人不共住人種種不共住人。自言犯重罪人。本白衣污比丘尼。不能男人越濟人。殺父母人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如是人作第四人。是非法羯磨不應作。可五眾作羯磨。減五比丘作者。是非法羯磨不應作。若白衣作第五人是非法羯磨不應作。若沙彌若非比丘若外道。若不見擯人不作擯人。惡邪不除擯人不共住人種種不共住人。自言犯重罪人本白衣污比丘尼。不能男人越濟人。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如是人作第五人。是非法羯磨不應作。可十眾作羯磨。減十眾作者。是非法羯磨不應作。若白衣作第十人。是非法羯磨不應作。若沙彌非比丘若外道。不見擯人不作擯人。惡邪不除擯人。不共住人。種種不共住人。自言犯重罪本白衣污比丘尼人。不能男人越濟人。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如是人作第十人。是非法羯磨不應作。可二十眾作羯磨。減二十眾作者。是非法羯磨不應作。若白衣作第二十人。是非法羯磨不應作。若沙彌非比丘若外道。不見擯不作擯。惡邪不除擯。不共住人。種種不共住人。自言犯重罪。本白衣污比丘尼。不能男人越濟人破內外道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如是人作第二十人是非法羯磨不應作。若可四眾作羯磨減四比丘作者。不成羯磨。若可四眾作羯磨。若白衣作第四人是非法羯磨。不成羯磨不應作。若沙彌乃至惡心出佛身血人。作第四人。是非法羯磨。不成羯磨不應作。若五眾可作羯磨。減五比丘作者。不成羯磨。若可五眾作羯磨。若白衣作第五人。是非法。不成羯磨不應作。若沙彌非比丘若外道。不見擯不作擯。惡邪不除擯。不共住。種種不共住。自言犯重罪。本白衣污比丘尼。不能男人越濟人。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如是等人作第五人。是非法不成羯磨不應作。若可十眾作羯磨。減十眾作者。不成羯磨不應作。若可十眾作羯磨。若白衣作第十人。是非法。不成羯磨不應作。若沙彌非比丘若外道。不見擯不作擯。惡邪不除擯。不共住。種種不共住。自言犯重罪。本白衣污比丘尼。不能男人越濟人。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如是等人作第十人。是非法。不成羯磨不應作。若可二十眾作羯磨者。減二十比丘作羯磨。不成羯磨不應作。若可二十僧作羯磨。若白衣作第二十人。是非法。不成羯磨不應作。若沙彌非比丘若外道。不見擯不作擯。惡邪不除擯。不共住。種種不共住。自言犯重罪。本白衣污比丘尼。不能男人越濟人。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如是等人作第二十人。是非法。羯磨不成不應作。

佛言。從今別住人作第四人。不應作別住羯磨。若別住竟人作第四人。不應作別住羯磨。行摩那埵人作第四人。不應作別住羯磨。行摩那埵竟人作第四人。不應作別住羯磨。若不共住人作第四人。不應作別住羯磨。極少四清淨同見比丘。得作別住羯磨。從今若別住人作第四人。不應作摩那埵羯磨。若別住竟人作第四人。不應作摩那埵羯磨。行摩那埵人。行摩那埵竟人。作第四人。不應作摩那埵羯磨。不共住人作第四人。不應作摩那埵羯磨。極少四清淨同見比丘。得作摩那埵羯磨。從今若別住人作第四人。不應作本日治羯磨。別住竟人作第四人。不應作本日治羯磨。若行摩那埵人作第四人。不應作本日治羯磨。行摩那埵竟人作第四人。不應作本日治羯磨。不共住人作第四人。不應作本日治羯磨。極少四清淨同見比丘。得作本日治羯磨。從今日若別住人作第二十人。不應作出罪羯磨。若別住竟人若行摩那埵人。若行摩那埵竟人。作第二十人。不應作出罪羯磨。若不共住人作第二十人。不應作出罪羯磨。極少二十清淨同見比丘。得作出罪羯磨。佛語諸比丘。清淨同見四比丘。是名眾僧。若五比丘清淨同見。是名眾僧。若十比丘清淨同見。是名眾僧。若二十比丘清淨同見。是名眾僧。是中四比丘清淨同見僧中。可如法作諸羯磨。除自恣羯磨。除受大戒羯磨。除出罪羯磨。是中五比丘清淨同見僧中。可如法作諸羯磨。除中國受大戒羯磨。除出罪羯磨。是中十比丘清淨同見僧中可如法作諸羯磨。除出罪羯磨。是中二十比丘清淨同見僧中。可如法作一切羯磨。

爾時長老優波離問佛言。世尊。頗有僧不如法作羯磨耶。佛語優波離。有五種僧。一者無慚愧僧。二者羺羊僧。三者別眾僧四者清淨僧。五者真實僧。無慚愧僧者。破戒諸比丘。是名無慚愧僧。羺羊僧者。若比丘凡夫鈍根無智慧。如諸羺羊聚。在一處無所知。是諸比丘不知布薩。不知布薩羯磨。不知說戒。不知法會。是名羺羊僧。別眾僧者。若諸比丘一界。內處處別作諸羯磨。清淨僧者。凡夫持戒人及凡夫勝者。是名清淨僧。真實僧者學無學人。是名真實僧。是中前三種僧。能作非法羯磨。後二種不能作非法羯磨。佛告優波離。復有四種羯磨。非法羯磨。如法羯磨。別眾羯磨。和合羯磨。非法羯磨者。若白羯磨離白作。是名非法羯磨。若白二羯磨離白作者。是亦非法。復有作白不唱說羯磨是亦非法。若唱說羯磨不作白。是亦非法。若白四羯磨離白作者。是亦非法。若白已不三唱說羯磨。是亦非法。若三唱說羯磨不作白是非法羯磨。若應與現前比尼與憶念比尼是非法羯磨。應與憶念比尼與現前比尼。是非法羯磨。應與憶念比尼與不癡比尼。是非法羯磨。應與不癡比尼與現前比尼。是非法羯磨。應與不癡比尼與自言比尼。是非法羯磨。應與自言比尼與不癡比尼。是非法羯磨。應與自言比尼與實覓比尼。是非法羯磨。應與實覓比尼與自言比尼。是非法羯磨。應與實覓比尼與苦切羯磨。是非法羯磨。應與苦切羯磨與實覓比尼。是非法羯磨。應與苦切羯磨與依止羯磨。是非法羯磨。應與依止羯磨與苦切羯磨。是非法羯磨。應與依止羯磨與驅出羯磨。是非法羯磨。應與驅出羯磨與依止羯磨。是非法羯磨。應與驅出羯磨與下意羯磨。是非法羯磨。應與下意羯磨與驅出羯磨。是非法羯磨。應與下意羯磨與別住羯磨。是非法羯磨。應與別住羯磨與下意羯磨。是非法羯磨。應與別住羯磨與摩那埵羯磨。是非法羯磨。應與摩那埵羯磨與本日治羯磨。是非法羯磨。應與出罪羯磨與本日治羯磨。是非法羯磨。應與出罪羯磨與摩那埵羯磨。是非法羯磨。若僧種種事起。不如法不如比尼不如佛教斷。皆名非法。是名非法羯磨。如法羯磨者。若白羯磨用白作。是如法羯磨。若白二羯磨白已一唱。是如法羯磨。若白四羯磨白已三唱。是如法羯磨。若應與現前比尼與現前比尼。是如法羯磨。若應與憶念與憶念。應與不癡與不癡。應與自言治與自言治。應與實覓比尼與實覓比尼。應與苦切羯磨與苦切。應與依止羯磨與依止。應與下意羯磨與下意。應與驅出羯磨與驅出。應與別住羯磨與別住。應與摩那埵與摩那埵。應與本日治與本日治。應與出罪與出罪。是名如法羯磨。若僧中種種事起。如法如比尼如佛教斷。是名如法羯磨。別眾羯磨者。是羯磨中所須比丘。不和合一處。可與欲者不與欲。現前比丘遮成遮。是名別眾羯磨。復有別眾羯磨。是羯磨中所須比丘和合一處。可與欲者不與欲。現前比丘遮成遮。是名別眾羯磨。復有別眾羯磨。是羯磨中所須比丘和合一處。可與欲者與欲。現前比丘遮成遮。是名別眾羯磨。和合羯磨者。所須比丘和合一處。可與欲者與欲現前比丘能遮不遮是名和合羯磨。

長老優波離問佛。何比丘遮可受。何比丘遮不可受。佛言。若僧如法作羯磨。是中有比丘遮不應受。若白衣遮。若沙彌。若非比丘。若外道。不見擯不作擯惡邪不除擯不共住。種種不共住。自言犯重罪。本白衣污比丘尼。不能男人越濟人。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如是等人遮不應受。若界內人遮界外作羯磨不應受。若界外人遮界內作羯磨不應受。若在下人遮高處作羯磨不應受。若在高處人遮下處作羯磨不應受。若遮人不到作羯磨僧所。若到不乞聽。若破戒人遮皆不應受。若破戒人心遮亦不應受。是名不應受。應受遮者。若僧作非法羯磨。是中有比丘遮應受。若僧界內作非法羯磨界內比丘遮應受。若遮比丘到僧所乞聽已遮應受。若持戒比丘遮應受。是名應受。有諸比丘。非法別眾擯比丘。有比丘僧來解。非法別眾。非法和合眾。似法別眾。似法和合眾。如法別眾。如法和合眾。復有諸比丘。非和合眾擯比丘。有比丘僧來解。非法別眾。非法和合眾。似法別眾。似法和合眾。如法別眾。如法和合眾。復有諸比丘。似法別眾擯比丘。有比丘僧來解。非法別眾。非法和合眾。似法別眾。似法和合眾。如法別眾。如法和合眾。復有諸比丘。似法和合眾擯比丘。有比丘僧來解。非法別眾。非法和合眾。似法別眾。似法和合眾。如法別眾如法和合眾。復有諸比丘僧。如法別眾擯比丘。有比丘僧來解。非法別眾。非法和合眾。似法別眾。似法和合眾。如法別眾。如法和合眾。復有比丘僧。如法和合眾擯比丘。有比丘僧來解。非法別眾。非法和合眾。似法別眾。似法和合眾。如法別眾。如法和合眾。佛語優波離。是中一眾。名真實作擯。所謂如法和合眾一眾名真實解擯。所謂如法和合眾解(八法中瞻波法第三竟)。◎

十誦律卷第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