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vāstivāda Vinaya十誦律

2. Uposatha Khandhaka布薩法

十誦律卷第二十二(第四誦之二)

七法中布薩法第二

佛在王舍城。是時世尊。未聽諸比丘布薩。未聽布薩羯磨。未聽說波羅提木叉。未聽會坐。爾時異道梵志問諸比丘。汝有布薩布薩羯磨說波羅提木叉會坐不。答言。不作。異道梵志嫉譏嫌責數言。餘沙門婆羅門。尚有布薩布薩羯磨說波羅提木叉會坐。汝諸沙門釋子。自稱善好有德。而不作布薩布薩羯磨說波羅提木叉會坐。有諸比丘。少欲知足行頭陀。聞是事心慚愧。以是事具白佛。佛以是因緣集僧。集僧已。佛語諸比丘。從今聽作布薩布薩羯磨說波羅提木叉會坐。如我結戒。半月半月應說波羅提木叉。

佛在王舍城。爾時長老大劫賓那。在王舍城阿練若窟中住。十五日布薩時獨處坐禪。作是念。我當往布薩不往耶。當往布薩羯磨不往耶。當往說波羅提木叉不往耶。當往會坐不往耶。清淨成就第一清淨。佛知大劫賓那所念。佛即如其像入三昧。如三昧心忽然不現。於大劫賓那窟前住。從定起。語大劫賓那言。汝作是念。我當往布薩布薩羯磨說波羅提木叉會坐不往耶。清淨成就第一清淨。汝婆羅門大劫賓那。汝去布薩布薩羯磨說波羅提木叉會坐。何以故。汝是大上座。汝若不恭敬不貴重不供養布薩。誰當恭敬供養尊重布薩者。汝布薩去來。是時佛自捉大劫賓那臂將入布薩眾中。佛到僧中在常處坐。佛語諸比丘。從今聽二種布薩。一十四日。二十五日。一食前二食後。一晝二夜。若阿練若處若聚落邊。從今我聽一布薩共住和合結界。如是應作羯磨。隨幾許和合僧一布薩共住處羯磨結界。若一拘盧舍若二拘盧舍。乃至十拘盧舍。是中應一比丘唱四方界相。若垣若林若樹若山若石若道若河若池。是時一比丘。應僧中唱。大德僧聽。某甲比丘唱四方界相。是諸相內是界內。若僧時到僧忍聽。僧是中一布薩共住作結界。如是白。大德僧聽。某甲比丘唱四方界相。是諸相內是界內。是中僧一布薩共住作結界。誰諸長老忍。是中一布薩共住作結界者默然。誰不忍便說。僧是中一布薩共住結界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佛在王舍城。爾時長老大迦葉。留僧迦梨耆闍崛山中。著上下衣。以少因緣故。來詣竹園。值天大雨。不得還山。與僧伽梨別宿。迦葉語諸比丘言。長老。我留僧伽梨耆闍崛山中著上下衣。以少因緣故來詣竹園。值天大雨不得還山。與僧伽梨別宿。我當云何。諸比丘以是事具白佛。佛以是因緣集僧。集僧已。佛問大迦葉。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因緣讚戒讚持戒。讚戒讚持戒已。語諸比丘。從今日聽是中一布薩共住結界內作不離衣宿羯磨。應如是作。一心集僧。集僧已僧中一比丘應唱。大德僧聽。僧一布薩共住。隨共住幾許結界內。是中除聚落及聚落界。取空地及住處。若僧時到僧忍聽。是中僧一布薩共住結界內。作不離衣宿羯磨。如是白。大德僧聽。僧一布薩共住。隨幾許結界內。是中除聚落及聚落界。取空地及住處。是中僧一布薩共住結界內作不離衣宿羯磨。誰諸長老忍。是中一布薩共住結界內作不離衣宿者默然。誰諸長老不忍便說。僧是中一布薩共住結界內作不離衣宿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佛在舍衛國。爾時長老舍利弗病。欲一月遊行。僧伽梨大重。不能持行。語諸比丘。諸長老。我病。欲一月遊行。僧伽梨大重。不能持行。我當云何。諸比丘以是事具白佛。佛以是因緣集僧。集僧已。佛知故問舍利弗。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因緣讚戒讚持戒。讚戒讚持戒已。語諸比丘從今聽老病比丘欲一月遊行不離僧伽梨宿羯磨。應如是作。一心集僧。是老病比丘。從坐起偏袒著衣脫革屣入僧中禮僧足合掌。應如是語。諸長老我某甲。若病若老。欲一月遊行。我僧伽梨大重不能持行。我某甲。若病若老。我從僧乞一月不離僧伽梨宿羯磨。僧我某甲。若老若病。當與我一月不離僧伽梨宿羯磨。憐愍故。第二第三亦如是乞。是時僧應隱實可與不可與。是人若言我病。實不病。若言我老。實不老。若言僧伽梨大重。實不重。不應與是人。若言病老僧伽梨大重。實病老僧伽梨大重。應與。是中應一比丘唱。大德僧聽。是某甲。若病若老。欲一月遊行。是某甲。若病若老。從僧乞一月不離僧伽梨宿羯磨。若僧時到。僧忍聽。某甲。若病若老。與一月不離僧伽梨宿羯磨。如是白。白二羯磨。僧與某甲若病若老一月不離僧伽梨宿羯磨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多羅僧安陀會亦如是。若一月如是乃至九月亦爾。

佛在舍衛國。佛語諸比丘。若僧欲促界廣界。先捨本界。後界若大若小。應作如是捨。一心集僧。僧中一比丘唱。大德僧聽。此中僧一布薩共住和合結界。若僧時到僧忍聽。僧一布薩共住解界捨界。如是白。大德僧聽。僧一布薩共住。此中僧結界。今僧一布薩共住處解界捨界。誰諸長老忍。一布薩共住處解界捨界者默然。誰不忍便說。僧一布薩共住處解界捨界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諸比丘於無僧坊聚落中。初作僧坊未結界。爾時界應幾許。佛言。隨聚落界是僧坊界。諸比丘無聚落空處。初作僧坊未結界。爾時界應幾許。佛言。方一拘盧舍。是中諸比丘不應別作布薩及僧羯磨。若別布薩及僧羯磨。諸比丘犯罪。

佛告諸比丘。說波羅提木叉有四種。何等四。一非法別眾說波羅提木叉。二非法和合眾。三有法別眾。四有法和合眾說波羅提木叉。非法別眾說波羅提木叉不成說。非法和合眾說波羅提木叉不成說。有法別眾說波羅提木叉不成說。有法和合眾說波羅提木叉。成說波羅提木叉。復有五種說波羅提木叉。云何五僧一心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序。餘殘僧先聞。已說波羅提木叉。僧和合布薩竟。僧一心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序說四波羅夷。餘殘僧先聞。已說波羅提木叉。僧和合布薩竟。僧一心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序說四波羅夷說十三僧伽婆尸沙。餘殘僧先聞。已說波羅提木叉。僧和合布薩竟。僧一心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序說四波羅夷說十三僧伽婆尸沙說二不定三十捨墮。餘殘僧先聞。已說波羅提木叉。僧和合布薩竟。第五廣說。

有一住處。布薩時諸比丘。小無所知不善如羺羊。云何小無所知不善如羺羊。是諸比丘。不知布薩。不知布薩羯磨不知說波羅提木叉。不知會坐。是諸比丘。是中住處布薩時。不應住。若諸比丘是住處布薩時住。一切比丘不得布薩得罪。

如是小比丘。辭和尚阿闍梨欲遊行。和尚阿闍梨應問。汝共誰伴去。何等比丘共遊行。是諸比丘說伴字。若是伴比丘。不知布薩。不知布薩羯磨。不知說波羅提木叉。不知會坐。諸和尚阿闍梨應留。若和尚阿闍梨不留。犯突吉羅。若留故去犯突吉羅。若和尚阿闍梨留。是比丘故去。何時得罪。佛言。出界外天明時。犯突吉羅。

有諸比丘。一住處安居。先念。某諸比丘誦波羅提木叉。是諸比丘初布薩時。無一比丘能誦波羅提木叉。諸比丘應遣舊比丘近住處受說波羅提木叉。若略若廣。受得來者善好。若不得。是諸比丘不應是中夏安居住。若是諸比丘是處夏安居。一切比丘。一一布薩時不得布薩。得罪。是時諸比丘。若聞客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知布薩知布薩羯磨知說波羅提木叉知會坐。舊比丘應迎軟語問訊。代擔衣示房舍臥具。長老。是汝等房舍臥具。細陛繩床陛床繩被褥隨上座次第安住。是中舊比丘。應為辦洗浴具澡豆湯水塗身蘇油如供給法。應作明旦與前食後食供給供養好。若不供給供養。舊比丘一切得罪。何以故。無佛時是人補佛處。是客比丘。二部波羅提木叉能廣分別。以是故。應供給供養。有一住處四比丘。布薩時是比丘。應一處和合廣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有一住處三比丘。布薩時。不應說波羅提木叉。是諸比丘。應一處集三語布薩。應如是作。若上座欲作布薩。從座起偏袒著衣脫革屣合掌。應如是語。長老憶念。今僧布薩日。若十四日若十五日。長老。知我清淨。憶持無遮道法清淨。作布薩戒。眾滿故。第二長老憶念。今僧布薩日。若十四日若十五日。長老知我清淨。憶持無遮道法清淨。作布薩戒。眾滿故。第三長老憶念。今僧布薩日。若十四日若十五日。長老。知我清淨。憶持無遮道法清淨。作布薩戒。眾滿故。若下座欲作布薩。從座起偏袒著衣脫革屣。兩手捉上座兩足。應如是語。長老憶念。今僧布薩日。若十四日若十五日。長老。知我清淨。憶持無遮道法清淨。作布薩戒。眾滿故。第二長老憶念。今僧布薩日。若十四日若十五日。長老。知我清淨。憶持無遮道法清淨。作布薩戒。眾滿故。第三長老憶念。今僧布薩日若十四日若十五日。長老。知我清淨。憶持無遮道法清淨。作布薩戒。眾滿故。

有一住處二比丘。布薩時。不應說波羅提木叉。是二比丘。應一處集三語作布薩。與上三比丘同。

有一住處一比丘。布薩時是比丘。應掃塔掃布薩處掃地竟次第敷繩床。應辦火燈籠燈炷燈。筋辦籌。如是思惟。若諸比丘來。未作布薩。是比丘共布薩說波羅提木叉。若不來。是中有高處立望。若見有比丘。喚言疾疾來。諸長老。今日布薩。若不見。應待至暮還坐本處。如是心念口言。今日僧布薩。若十四日若十五日。我亦今日布薩。如是一比丘作布薩竟。

佛在舍衛國。佛語諸比丘。是夜多過。應說波羅提木叉。是時一比丘。從坐起偏袒合掌白佛言。有諸病比丘不來。佛言。應取清淨來。如是應取。應語比丘與清淨來。答言與。是名得清淨。若言為我僧中說清淨。是名得清淨。若身動與。是名得清淨。若口言與是名得清淨。若身不與口不與。是名不得清淨。是時一切比丘。應往就病比丘若將來。莫別彼比丘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若別彼比丘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一切比丘得罪。

有一住處二比丘住。布薩時。不應取清淨不應與清淨。是二比丘應集一處三語布薩。與上三比丘布薩同。

有一住處三比丘住。布薩時。不應取清淨。不應與清淨。是三比丘應一處集三語布薩。與上三比丘布薩同。

有一住處四比丘住。布薩時。不應取清淨。不應與清淨。是諸比丘一處集。廣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若過四人。布薩時應和集。是中病比丘隨意取清淨。應如是取。若一人取一人。是名取清淨。若一人取二三四人。是名取清淨。隨幾人但憶名字。是名取清淨。若取清淨人不欲取。應更與他人清淨。若取清淨人言。我白衣我沙彌。我非比丘我外道。不見擯不作擯。惡邪不除擯不共住。種種不共住。犯重罪本白衣。不能男污比丘尼越濟人。殺父母殺阿羅漢破僧。若言我惡心出佛身血。應更與他清淨。若取他清淨竟而不去。是名清淨不到。若取他清淨竟。若言我白衣我沙彌。我非比丘我外道。不見擯不作擯惡邪不除擯不共住。種種不共住。犯重罪本白衣不能男污比丘尼越濟人。殺父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是名清淨不到。若取他清淨竟。八難中一一難起不去。是名清淨不到。復次取他清淨竟故不去。若放逸若懶若睡若入定。是名清淨不到。是取清淨人。有三因緣得罪。若故不行。若放逸若懶。二因緣無罪。若睡若入定。復次取他清淨竟。到僧中不說。是名清淨到。若取他清淨到僧中。若言。我白衣我沙彌。我非比丘我異道。不見擯不作擯。惡邪不除擯不共住。種種不共住。犯邊罪本白衣不能男污比丘尼越濟人。殺父母殺阿羅漢破僧。若言我惡心出佛身血。是名清淨到。復次取他清淨竟到僧中。八難。若一一難起不說。是名清淨到復次取他清淨竟到僧中若故不說。若放逸若懶若睡若入定。是名清淨到。僧中是中受清淨人。有三因緣得罪。若故不說若放逸若懶二因緣無罪。若睡若入定。

有一住處。布薩時比丘。若王捉若賊若怨怨黨若怨黨之黨捉。僧應遣使詣彼所言。今日僧布薩。汝若當來。若與清淨。若出界。我等不應別布薩。是比丘。若得來若與清淨若出界。如是好。若都不得。諸比丘不應別布薩。若別布薩。一切比丘得罪。

佛語諸比丘。僧莫起有僧事。是時應與長老施越波利婆沙。一比丘從座起偏袒著衣脫革屣合掌白佛言。大德。有諸病比丘不來。與清淨竟。佛言。是比丘自身清淨故與清淨。今是比丘應取欲來。應如是取。語是比丘言。與欲來。若言與欲。是名得欲。若言為我向僧說欲。是名得欲。若身動與。是名得欲。若口言與是名得欲。若身不與口不與。是名不得欲。是一切比丘。應就病比丘邊若將來作羯磨。諸比丘不應別作羯磨。若別作一切比丘得罪。若一人取一人欲是名得欲。若一人取二三四人。是名得欲。隨幾人憶名字。是名得欲。若取欲人不欲取。應更與他人若取欲人若言我白衣我沙彌。我非比丘我異道。不見擯不作擯。惡邪不除擯不共住。種種不共住。犯邊罪本白衣不能男。污比丘尼越濟人。殺父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應更與他欲。若取他欲竟而不去。是名欲不到。取他欲人若言我白衣我沙彌。我非比丘我異道。不見擯不作擯。惡邪不除擯不共住。種種不共住。犯邊罪本白衣不能男。污比丘尼越濟人。殺父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是名欲不到。若取他欲竟。八難若一一難起故不到。是名欲不到。取他欲竟故不去。若放逸若懶若睡若入定。是名欲不到。取他欲人。有三因緣得罪。若故不去若放逸若懶。二因緣無罪。若睡若入定。

復次取他欲竟到僧中不說。是名欲到。取他欲竟到僧中。若言我白衣我沙彌。我非比丘我異道。不見擯不作擯。惡邪不除擯不共住。種種不共住。犯邊罪本白衣不能男。污比丘尼越濟人。殺父母殺阿羅漢破僧我惡心出佛身血。是名欲到。復次取他欲竟到僧中。八難若一一難起故不說。是名欲到。復次取他欲竟到僧中。若故不說若放逸若懶若睡若入定。是名欲到。是中受欲人。有三因緣得罪。若故不說若放逸若懶。二因緣無罪。若睡若入定。

有一住處。僧羯磨時。比丘。若王捉若賊若怨怨黨。若怨黨之黨捉。僧應遣使語彼。今日僧羯磨。汝若得來若與欲若出界。我等不應別羯磨。是比丘若得來若與欲若出界。如是好。若都不得。諸比丘不應別羯磨。若別羯磨。一切比丘得罪。

佛在王舍城。爾時長老施越。狂心顛倒。是長老。有時來布薩。有時不來。有時來僧羯磨。有時不來。諸比丘有疑心悔。諸比丘以是事具白佛。佛以是因緣集僧。集僧已。佛知故問施越。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語諸比丘。汝等集與施越作狂羯磨。若更有如是狂比丘。僧亦應與羯磨。如是應作。一心集僧。一比丘唱。大德僧聽。是施越狂心顛倒。有時來布薩。有時不來。有時來僧羯磨。有時不來。諸比丘有疑心悔。若僧時到僧忍聽。僧與施越狂羯磨。若有施越。若別施越。僧隨意作布薩及諸羯磨。如是白。白二羯磨。僧作施越狂羯磨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若未作狂羯磨。不應別布薩及僧羯磨。若已作狂羯磨。若別若共。僧隨意作布薩及僧羯磨。

有一住處。布薩時一切比丘有罪。不知除是罪。有一客比丘。清淨共住同見。是客比丘。知舊比丘中善好有德者。是客比丘應問。長老。若比丘作如是如是事。當得何等罪。答言。比丘作如是如是事。得如是如是罪。彼言。長老。汝自憶作如是如是事不。答言自憶。非我一人得是罪。一切僧亦得是罪。客比丘言。長老。汝說一切僧。於汝何益。汝何不是罪如法懺悔。若舊比丘受客比丘語。是罪如法懺悔。餘諸比丘。見此比丘懺悔。亦應如法懺悔。若如是作好。若不作知有益。舉無益莫強舉。

有一住處。布薩時。比丘憶有罪。是比丘應異比丘邊是罪如法懺悔。如是作竟。應布薩說波羅提木叉。不應閡布薩說波羅提木叉。

有一住處。布薩時有比丘一罪疑。是比丘應語餘比丘。長老我一事疑。後當問是事。如是作竟。應布薩說波羅提木叉。不應破布薩。

有一住處。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時。比丘憶念罪欲出。是比丘應自一心念。我後是罪當如法懺悔。如是作竟。應布薩說波羅提木叉。不應破布薩。若說波羅提木叉時。比丘一罪疑。是比丘應自一心念。後是罪當問。如是作竟。應布薩說波羅提木叉。不應破布薩說波羅提木叉。

有一住處布薩時一切比丘僧有罪。知是罪。不能得客比丘清淨共住同見是罪如法懺悔。是諸比丘應遣一比丘近住處。疾到彼間是罪如法懺悔竟來還。我等從汝邊是罪如法懺悔。是比丘若能辦是事好。若不能辦。僧應使一比丘唱。大德僧聽。我等是住處一切僧得罪知罪。不能得清淨客比丘共住同見是罪如法懺悔。亦不能辦遣舊比丘近住處。疾到彼間是罪如法懺悔竟來還。諸比丘於是比丘邊是罪如法懺悔。若僧時到僧忍聽。僧若後是罪如法懺悔。如是白。如是作竟。應布薩說波羅提木叉。不應破布薩說波羅提木叉。

有一住處。布薩時一切比丘一事中疑。是中應一比丘如是唱。大德僧聽。是中住處一切比丘一事中疑。若僧時到僧忍聽。僧後當問是事。如是白。如是作竟。應布薩說波羅提木叉。不應破布薩。

有一住處。布薩時。舊比丘若四若過。布薩處集。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有異住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是諸比丘。應更說波羅提木叉。如是作竟。先比丘無罪。若諸比丘布薩說波羅提木叉竟。一切坐處未起未去。更有異住處諸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是諸比丘應更說。如是作竟。先比丘無罪。若諸比丘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竟。有起去有未起去。更有異處住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是諸比丘應更說。如是作竟。先比丘無罪。若是諸比丘布薩說波羅提木叉竟。一切坐處起未去。更有異處住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諸比丘應更說。如是作竟。先比丘無罪等亦如是。

有一住處。布薩時。舊比丘若四若過。布薩處集。欲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少。是諸比丘應聽次第。若布薩說波羅提木叉竟。一切坐處本起未去。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少。是諸比丘舊比丘邊。應作三語布薩。若諸比丘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竟。有起去有未起去。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少。是未起去比丘邊。應三語布薩。若諸比丘布薩說波羅提木叉竟。一切起未去。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少。是諸比丘若能得同心。應更廣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好。若不得同心。應出界三語作布薩。若舊比丘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時。更有舊比丘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若等。應更說。若少應聽次第。

若舊比丘說波羅提木叉時。客比丘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應更說。若等少應聽次第。若舊比丘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時。更有舊比丘客比丘共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少應聽次第。

若客比丘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時。更有客比丘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應更說。等少應聽次第。

若客比丘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時。舊比丘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少應聽次第。若客比丘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時。舊比丘客比丘共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少應聽次第。

若舊比丘客比丘共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時。舊比丘客比丘共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少應聽次第。若舊比丘客比丘共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時。舊比丘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少應聽次第。若舊比丘客比丘共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時。客比丘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應更說。等少應聽次第。有一住處。布薩時。舊比丘若四若過。布薩處集。欲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彼如是念。是中舊比丘若四若過。布薩處集。欲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我等應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淨想比尼想別同別想。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彼應更說。先比丘得罪。彼比丘淨想比尼想別同別想。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竟。若一切坐處未起未去。若有起去有未起去。若一切起未去。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彼比丘應更說。先比丘得罪。

有一住處。布薩時。舊比丘若四若過。布薩處集。欲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彼作是念舊比丘若四若過。布薩處集。欲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我等不應是中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是諸比丘心悔別同別想。是中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彼諸比丘應更說。先比丘得罪。諸比丘心悔別同別想布薩說波羅提木叉竟。一切坐處未起未去。有起去有未起去。若一切起未去。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彼諸比丘應更說。先比丘得罪。

有一住處。布薩時。諸舊比丘若四若過。布薩處集。欲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是諸比丘作是念。我等若應若不應。是中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疑淨不淨別同別想。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彼諸比丘應更說。先比丘得罪。諸比丘疑淨不淨別同別想。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竟。一切坐處未起未去。有起去有未起去。有一切起未去。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是諸比丘應更說。先比丘得罪。

有一住處。布薩時。諸舊比丘若四若過。布薩處集。欲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先住比丘聞。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聞已如是念。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是滅壞除捨別異。我不須是諸比丘。為欲喜破僧。有別同別想。布薩說波羅提木叉。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是諸比丘應更說。先比丘得偷蘭遮罪。近破僧故。是諸比丘欲破僧別同別想。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竟。若一切坐處未起未去。有起去有未起去。有一切起未去。更有異處比丘來。清淨共住同見多。是諸比丘應更說。先比丘得偷蘭遮罪。近破僧故。若舊比丘說波羅提木叉時。舊比丘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若舊比丘說波羅提木叉時客比丘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若舊比丘說波羅提木叉時。舊比丘客比丘共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若客比丘說波羅提木叉時客比丘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

客比丘說波羅提木叉時舊比丘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客比丘說波羅提木叉時。舊比丘客比丘共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若舊比丘客比丘共說波羅提木叉時。舊比丘客比丘共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

舊比丘客比丘共說波羅提木叉時舊比丘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

舊比丘客比丘共說波羅提木叉時客比丘來。若多若等若少。若多等應更說。

舊諸比丘十四日布薩多。客比丘十五日布薩少。客比丘應隨舊比丘。是日應布薩。舊比丘十四日少。客比丘十五日多。舊比丘應隨客比丘。是日不應布薩。舊比丘十五日多。客比丘初日少。客比丘應隨舊比丘是日更布薩。舊比丘十五日少。客比丘初日多。舊比丘應隨客比丘出界作布薩。客比丘十四日多。舊比丘十五日少。舊比丘應隨客比丘是日布薩。客比丘十四日少。舊比丘十五日多。客比丘應隨舊比丘是日不應布薩。客比丘十五日多。舊比丘初日少。舊比丘應隨客比丘是日更作布薩。客比丘十五日少。舊比丘初日多。客比丘應隨舊比丘出界作布薩。

有一住處。布薩時。諸舊比丘。聞客比丘相客比丘因緣。若聲若杖聲若革屣聲若異人聲。是諸比丘不求不覓。便布薩說波羅提木叉。舊比丘得罪。若求得不喚。布薩說波羅提木叉。舊比丘得罪。若求不能得。疑布薩說波羅提木叉。舊比丘得罪。若求不能得。無所疑。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如是舊比丘無罪。若求得客比丘。一心歡喜。應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如是舊比丘無罪。

有一住處。布薩時。諸客比丘。聞舊比丘相舊比丘因緣。若戶鑰聲若釿聲若斧聲誦經聲。是諸客比丘不求不覓。便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客比丘得罪。若求得不喚。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客比丘得罪。若求不能得疑。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客比丘得罪。若求不能得。無疑。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客比丘無罪。若求覓得舊比丘。一心歡喜。應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客比丘無罪。

有一住處。布薩時舊比丘。見客比丘相客比丘因緣。若不識衣若不識杖。若盛油革囊革屣針筒。是諸比丘不求。布薩說波羅提木叉。舊比丘得罪。若求得不喚。布薩說波羅提木叉。舊比丘得罪。若求不能得疑。布薩說波羅提木叉。舊比丘得罪。若求不能得。無所疑。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如是舊比丘無罪。若求得一心歡喜。應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如是舊比丘無罪。

有一住處。布薩時諸客比丘。見舊比丘相舊比丘因緣。若新掃灑地次第敷床。是諸客比丘不求不覓。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客比丘得罪。若覓得不喚。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客比丘得罪。若覓不能得。疑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客比丘得罪若覓不能得。無所疑。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客比丘無罪。若覓得一心歡喜。作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客比丘無罪。

布薩時不應往。此有比丘有住處。彼有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間比丘不共住。布薩時不應往此有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間比丘不共住。

布薩時不應往。此有比丘無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間比丘不共住。

布薩時不應往。此有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有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間比丘不共住。

布薩時不應往。此有比丘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間比丘不共住。

布薩時不應往。此有比丘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間比丘不共住。

布薩時不應往。此有比丘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間比丘不共住。

布薩時不應往。此有比丘有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間比丘不共住。除僧事急事。布薩時不應往。此有比丘無住處。彼比丘無住處。有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間比丘不共住。除僧事急事。布薩時不應往。此有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間比丘不共住。除僧事急事。

布薩時不應往。此有比丘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間比丘不共住。除僧事急事。

布薩時不應往。此有比丘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間比丘不共住。除僧事急事。

布薩時不應往。此有比丘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間比丘不共住。除僧事急事。

布薩時應往。此有比丘有住處。彼有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清淨共住。

布薩時應往。此有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清淨共住。

布薩時應往。此有比丘無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清淨共住。

布薩時應往。此有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清淨共住。

布薩時應往。此有比丘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清淨共住。

布薩時應往。此有比丘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比丘清淨共住。

布薩時應往。此有比丘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彼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有住處無住處。彼非比丘有住處。彼非比丘無住處。彼比丘清淨共住精舍法竟。

佛言。不應白衣前布薩說波羅提木叉。不應沙彌前。非比丘異道。不見擯不作擯。惡邪不除擯不共住。種種不共住。犯邊罪本白衣不能男。污比丘尼越濟人。殺父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如是一切不應在前布薩說波羅提木叉。一切先事作已。僧應布薩說波羅提木叉。若應與現前比尼與竟。應與憶念比尼與竟。若應與不癡比尼與竟。若應與自言比尼與竟。若應與覓罪相比尼與竟。若應與多覓比尼與竟。若應與苦切羯磨與竟。若應與依止羯磨與竟。若應與驅出羯磨與竟。若應與下意羯磨與竟。若應與不見擯羯磨與竟。不作擯惡邪不除擯羯磨與竟。若應與別住羯磨與竟。若應與摩那埵本日治出罪羯磨與竟。僧應布薩說波羅提木叉。若比丘宿受清淨。不應共布薩說波羅提木叉。若眾僧未起如是得。布薩日未到。不應布薩說波羅提木叉。除僧還和合一心聽布薩說波羅提木叉。七法中布薩法竟

十誦律卷第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