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hyamāgama中阿含經

Chapter 17晡利多品

206. (二〇六)心穢經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比丘尼不拔心中五穢,不解心中五縛者,是為比丘、比丘尼說必退法。云何不拔心中五穢?或有一疑世尊,猶豫、不開意、不解意、意不靖。若有一疑世尊,猶豫、不開意、不解意、意不靖者,是謂不拔第一心穢,謂於世尊也,如是法、戒、教。若有諸梵行,世尊所稱譽,彼便責數、輕易、觸嬈、侵害,不開意、不解意、意不靖,是謂第五不拔心中穢,謂於梵行也。

「云何不解心中五縛?或有一身不離染、不離欲、不離愛、不離渴。若有身不離染、不離欲、不離愛、不離渴者,彼心不趣向,不靖、不住、不解,自方便斷燕坐。若有此心不趣向,不靖、不住、不解,自方便斷燕坐者,是謂第一不解心縛,謂身也。復次,於欲不離染、不離欲、不離愛、不離渴。若有於欲不離染、不離欲、不離愛、不離渴者,彼心不趣向,不靖、不住、不解,自方便斷燕坐。若有此心不趣向,不靖、不住、不解,自方便斷燕坐者,是謂第二不解心縛,謂欲也。

「復次,有一所說聖義相應,柔軟無疑蓋,謂說戒、說定、說慧、說解脫、說解脫知見、說損、說不聚會、說少欲、說知足、說斷、說無欲、說滅、說燕坐、說緣起,如是比丘,沙門所說者,彼心不趣向,不靖、不住、不解,自方便斷燕坐。若有此心不趣向,不靖、不住、不解,自方便斷燕坐者,是謂第三不解心縛,謂說也。復次,數道俗共會,調亂、憍慠、不學問。若有數道俗共會,調亂、憍慠、不學問者,彼心不趣向、不靖、不住、不解,自方便斷燕坐。若此心不趣向,不靖、不住、不解,自方便斷燕坐者,是謂第四不解心縛,謂聚也。

「復次,少有所得故,於其中間住,不復求昇進。若有少所得故,於其中間住,不復求昇進者,彼心不趣向,不靖、不住、不解,自方便斷燕坐。若此心不趣向,不靖、不住、不解,自方便斷燕坐者,是謂第五不解心縛,謂昇進也。若有比丘、比丘尼不拔此心中五穢,及不解此心中五縛者,是謂比丘、比丘尼必退法也。若有比丘、比丘尼善拔心中五穢,善解心中五縛者,是謂比丘、比丘尼清淨法。

「云何善拔心中五穢?或有一不疑世尊,不猶豫、開意、意解、意靖。若有不疑世尊,不猶豫、開意、意解、意靖者,是謂第一善拔心中穢,謂於世尊也,如是法、戒、教。若有梵行,世尊所稱譽,彼不責數、不輕易、不觸嬈、不侵害,開意、意解、意靖,是謂第五善拔心中穢,謂於梵行也。

「云何解心中五縛?或有一身離染、離欲、離愛、離渴。若有身離染、離欲、離愛、離渴者,彼心趣向,靖、住、解,自方便斷燕坐。若有此心趣向,靖、住、解,自方便斷燕坐者,是謂第一解心中縛,謂身也。復次,於欲離染、離欲、離愛、離渴。若有於欲離染、離欲、離愛、離渴者,彼心趣向,靖、住、解,自方便斷燕坐。若有此心趣向,靖、住、解,自方便斷燕坐者,是謂第二解心中縛,謂欲也。

「復次,有一所說,聖義相應,柔軟無疑葢,謂說戒、說定、說慧、說解脫、說解脫知見、說損、說不聚會、說少欲、說知足、說斷、說無欲、說滅、說燕坐、說緣起,如是比丘,沙門所說者,彼心趣向,靖、住、解,自方便斷燕坐。若有此心趣向,靖、住、解,自方便斷燕坐者,是謂第三解心中縛,謂說也。復次,不數道俗共會,不調亂、不憍慠學問。若有不數道俗共會,不調亂、不憍慠學問者,彼心趣向,靖、住、解,自方便斷燕坐。若有此心趣向,靖、住、解,自方便斷燕坐者,是謂第四解心中縛,謂不聚會也。

「復次,少有所得故,於其中間不住,復求昇進。若有少所得故,於其中間不住,復求昇進者,彼心趣向,靖、住、解,自方便斷燕坐。若此心趣向,靖、住、解,自方便斷燕坐者,是謂第五解心中縛,謂昇進也。若有比丘、比丘尼善拔此心中五穢,及善解此心中五縛者,是謂比丘、比丘尼清淨法。彼住此十支已,復修習五法。

「云何為五?修欲定心成就斷如意足,依離、依無欲、依滅、依捨,趣向非品,修精進定、心定、思惟定成就斷如意足,依離、依無欲、依滅、依捨,趣向非品,堪任第五,彼成就此堪任等十五法。成就自受者,必知必見,必正盡覺,至甘露門,近住涅槃,我說無不至涅槃。猶如雞生十卵,或十二,隨時覆蓋,隨時溫暖,隨時看視,雞設有放逸者,彼中或雞子以[此/束]以足,啄破其卵,自安隱出者,彼為第一。如是比丘成就此堪任等十五法自受者,必知必見,必正盡覺,必至甘露門,近住涅槃,我說無不得涅槃。」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心穢經第五竟(一千三百九十九字)

中阿含經卷第五十六(七千八百四十六字)(第五後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