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ṃyuktāgama (2nd)別譯雜阿含經

SA-2 106(一〇六)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時,梵主天於其中夜,威光甚明,來至佛所。爾時,世尊入火光三昧。時,梵主天作是心念:「今者如來入於三昧,我來至此,甚為非時。」當爾之時,提婆達多親友瞿迦梨比丘,謗舍利弗及大目連。此梵主天即詣其所,扣瞿迦梨門喚言:「瞿迦梨!瞿迦梨!汝於舍利弗、目連當生淨信,彼二尊者,心淨柔軟,梵行具足。汝作是謗,後於長夜,受諸衰苦。」瞿迦梨即問之言:「汝為是誰?」答曰:「我是梵主天。」瞿迦梨言:「佛記汝得阿那含耶?」梵主答言:「實爾。」瞿迦梨言:「阿那含名為不還,汝云何還?」梵主天復作是念:「如此等人,不應與語。」而說偈言:

「欲測無量法,  智者所不應,
若測無量法,  必為所燒害。」

時,梵主天說是偈已,即往佛所,頂禮佛足,在一面坐。以瞿迦梨所說因緣,具白世尊。佛告梵言:「實爾,實爾。欲測無量法,能燒凡夫。」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夫人生世,  斧在口中,  由其惡口,
自斬其身。  應讚者毀,  應毀者讚,
如斯惡人,  終不見樂。  迦梨偽謗,
於佛賢聖,  迦梨為重,  百千地獄。
時阿浮陀  毀謗賢聖,  口意惡故,
入此地獄。」

時,梵主天聞是偈已,禮佛而退。

別譯雜阿含經卷第五

此卷末五經及第六卷初五經,皆國、宋本所無而丹本獨有者。第九是《梵問經》,第十是《度須跋經》。今撿《梵問經》者,與彼大本《雜阿含經》第四十四卷之初,同本異譯。《度須跋經》與大本第三十五卷十六幅已下,同本異譯。則國、宋二本無此經者,脫之耳。今依丹藏加之,分入二卷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