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ṃyuktāgama (2nd)別譯雜阿含經

SA-2 110(一一〇)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拘尸那竭力士生地,娑羅林中。爾時,如來涅盤時到,告阿難曰:「汝可為我於雙樹間,北首敷座。」於時,阿難受佛勅已,於雙樹間,北首敷座。既敷座已,還至佛所,頂禮佛足,在一面坐。白佛言:「世尊!我於雙樹間,北首敷座,所作已竟。」

爾時,世尊即從坐起,往趣雙樹敷上,北首右脇而臥,足足相累,繫心在明,起於念覺,先作涅盤想。爾時,拘尸那竭國有一梵志名須跋陀羅,先住彼國,其年朽邁,一百二十。時,彼國中諸力士輩供養恭敬,尊重讚歎是阿羅漢。時,須跋陀羅傳聞人說婆伽婆於今日夜當入涅盤,作是念言:「我於法中,有所疑惑,唯有瞿曇,必能解釋,決我所疑。」作是念已,即出拘尸那竭,往詣娑羅林。

尊者阿難在外經行,時,須跋陀見阿難已,即詣其所,白阿難言:「我聞他說,沙門瞿曇於今日中夜當入無餘涅盤,吾今須見,諮決所疑。」阿難答言:「梵志!佛身疲惓,汝今擾惱。」須跋陀羅白阿難言:「我聞如來今日中夜入無餘涅盤,我昔曾聞宿舊仙言:『若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如優曇鉢花,難可值遇。』我有少疑,思得諮決,願聽我見。」如是三請,阿難答言:「莫擾惱佛!」

爾時,世尊以淨天耳遙聞阿難遮須跋陀,不聽前進。佛告阿難:「莫遮彼人,聽其前進,隨意問難。」時,須跋陀羅聞佛慈矜,聽令前進,踊躍歡喜,即至佛所,問訊已訖,在一面坐。白佛言:「世尊!我有少疑,聽我問不?」佛言:「恣汝所問。」須跋陀羅既蒙聽許,白佛言:「世尊!外道六師種種異見,富蘭那迦葉、未迦梨俱賒梨子、阿闍耶毘羅坻子、阿闍多翅舍婆羅、迦尼陀迦旃延、尼乾陀闍提子,斯等六師各各自稱已為世尊竟,為實得一切智不?」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三十一出家,  爾來過五十,
推求諸善法,  戒定行明達。
一切諸世間,  不知實方所,
況知實法者?  若修八正道,
能獲於初果,  乃至第四果;
若不修八正,  初果不可知,
況復第四果?  我於大眾中,
說法師子吼,  如此正法外,
亦無有沙門,  及與婆羅門。」

佛說是時,須跋陀羅遠塵離垢,得法眼淨。時,須跋陀羅整欝多羅僧,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我今已得過三惡道。」時,須跋陀羅白阿難言:「善哉!阿難!汝獲大利,為佛弟子,給侍第一。我於今者,亦得善利,於佛法中,願得出家。」阿難合掌白佛言:「須跋陀羅於佛法中,願樂出家。」爾時,世尊即告須跋陀羅:「善來比丘!鬚髮自落,法衣著身。」即得具戒,得具戒已,即成羅漢。

須跋陀羅即作是念:「我今不忍見於世尊入般涅盤,我當先入。」須跋陀羅即時先入涅盤,如來於後亦入涅盤。爾時,眾中有一比丘。而說偈言:

「雙樹入涅盤,  枝條四遍布,
上下而雨花,  繽紛散佛上。
所以雨花者,  世尊入涅盤。」

釋提桓因復說偈言:

「諸行無常,  是生滅法,  生滅滅已,
乃名涅盤。」

時,梵主天復說偈言:

「世間有生類,  捨身歸終滅,
今者大聖尊,  具足於十力,
世尊無等倫,  今入於涅盤。」

時,尊者阿那律復說偈言:

「法主意止住,  出入息已斷,
如來所成就,  行力悉滿足。
今入於涅盤,  其心無怖畏,
都捨於諸受,  如油盡燈滅,
滅有入涅盤,  心意得解脫。」

時,眾覩已,身毛皆竪。佛入涅盤始經七日,爾時,阿難闍維如來右遶說偈:

「大悲梵世尊!  體同真淨寶,
有大神通力,  火出自然身,
[疊*毛]用纏身,  內外二不燒。」

二誦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