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ṃyuktāgama (2nd)別譯雜阿含經

SA-2 13(一三)

如是我聞:

一時,佛遊摩竭提國,與千比丘俱。先是婆羅門耆舊有德,獲阿羅漢,諸漏已盡,盡諸有結,所作已辦,捨於重擔,逮得己利。如來往至善住天寺祠祀林中,頻婆娑羅王聞佛到彼祠祀林間,時,頻婆娑羅王即將騎隊,有萬八千輦輿,車乘萬有二千,婆羅門居士數千億萬,前後圍遶,往詣佛所。至佛所已,捨象馬車,釋其容飾,往至佛所,長跪合掌,白佛言:「世尊!我是摩竭提王頻婆娑羅。」三自稱說。佛言:「如是,如是,摩竭提王頻婆娑羅。」時,頻婆娑羅禮佛足已,在一面坐。摩竭提國諸婆羅門,及以長者,禮佛足已,各前就坐。時,此坐中,或有舉手,或默然坐。

爾時,優樓頻螺迦葉坐於佛所,摩竭提人咸生疑惑,而作是念:「為佛是師,為優樓迦葉是師耶?」爾時,世尊知摩竭提人深心所念,即以偈問迦葉曰:

「汝於優樓所,  久修事火法,
今以何因緣,  卒得離斯業?」

優樓頻螺迦葉以偈答曰:

「我先事火時,  貪嗜於美味,
及以五欲色,  此皆是垢穢,
以是故棄捨,  事火祠火法。」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

「我知汝不樂,  五欲及色味,
汝今所信樂,  當為人天說。」

尊者優樓頻螺迦葉復說偈言:

「我先甚愚癡,  不識至真法,
祠祀火苦行,  謂為解脫因。
譬如生盲者,  不見解脫道,
今遇大人龍,  示我正見法。
今日始覩見,  無為正真迹,
利益於一切,  調御令解脫。
佛出現於世,  開示於真諦,
令諸含生類,  咸得覩慧光。」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

「汝今為善來,  所求事已得,
汝有善思力,  能別最勝法。
汝今應觀察,  大眾之深心,
為其現神變,  使彼生敬信。」

尊者優樓頻螺迦葉即時入定,起諸神通,身昇虛空,坐臥經行,即於東方,行住坐臥,現四威儀。身上出水,身下出火。身下出水,身上出火。入火光三昧,出種種色光,於其東方,現其神變,南西北方,亦復如是。現神足已,在佛前住,頂禮佛足,合掌而言:「大聖世尊是我之師,我於今者是佛之子。」佛言:「如是如是。汝從我學,是我弟子。」佛復命言:「還就汝坐。」

時,摩竭提頻婆娑羅王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