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ṃyuktāgama (2nd)別譯雜阿含經

SA-2 16(一六)

如是我聞:

一時,佛遊化摩竭陀國桃河樹林。見放牧人,稱此林中有鴦掘魔羅賊,或傷害人。佛告牧人言:「彼賊或能不見傷害。」即便前進。復見牧人,亦作是語,佛如前答,至於再三。佛故答言:「彼惡人者,或不見害。」

佛到林中,鴦掘魔羅遙見佛來,左手持鞘,右手拔刀,騰躍而來,彼雖奔走,如來徐步,不能得及。鴦掘魔羅極走力盡,而語佛言:「住!住!沙門。」佛語之言:「我今常住,汝自不住。」鴦掘魔羅即說偈言:

「沙門行不止,  自言我常住。
我今實自住,  今言我不住。
云何爾言住,  道我行不住?」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我於諸眾生,  久捨刀杖害,
汝惱亂眾生,  不捨是惡業,
是故我言住,  汝名為不住。
我於有形類,  捨諸毒惡害,
汝不止惡業,  常作不善業,
是故我言住,  汝名為不住。
我於諸有命,  捨除眾惱害,
汝害有生命,  未除黑闇業,
以是我言住,  汝名為不住。
我樂於己法,  攝心不放逸,
汝不見四部,  一切所不住,
是名我實住,  汝名為不住。」

鴦掘魔羅復說偈言:

「我久處曠野,  未見如此人,
婆伽婆來此,  示我以善法。
我久修惡業,  今日悉捨離,
我今聽汝說,  順法斷諸惡。」
以刀內鞘中,  投棄於深坑,
即便稽首禮,  歸命於世尊,
信心甚猛利,  發意求出家。
佛起大悲心,  饒益諸世間,
尋言汝善來,  便得成沙門。

爾時,鴦掘魔羅族姓子,鬚髮自落,被服法衣,已得出家,處於空靜,心無放逸,專精行道,勤修精進。以能專精,攝心正念,修無上梵行,盡諸苦際,於現法中,自身取證明知,己法自知,我生已盡,梵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

時,尊者無害已成羅漢,得解脫樂。即說偈言:

「我今字無害,  後為大殘害,
我今名有實,  真實是無害。
我今身離害,  口意亦復然,
終不害於他,  是真名無害。
我本血塗身,  故名鴦掘摩,
為大駛流,  是故歸依佛。
歸依得具戒,  即逮得三明,
具知佛教法,  遵奉而修行。
世間調御者,  治以刀杖捶,
鐵鉤及鞭轡,  種種諸楚撻。
世尊大調御,  捨離諸惡法,
去離刀杖捶,  真是正調御。
渡水須橋船,  直箭須用火,
匠由斤斧正,  智以慧自調。
若人先造惡,  後止不復作,
是照於世間,  如月雲翳消。
若人先放逸,  後止不放逸,
正念離棘毒,  專心度彼岸。
作惡業已訖,  必應墮惡趣,
蒙佛除我罪,  得免於惡業。
諸人得我說,  皆除怨結心,
當以忍淨眼,  佛說無諍勝。」